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治難題:推禁酒令指真的有效防疫?防疫還是以法限權重要?

2020/3/23 — 21:5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很多人關注林鄭的「禁酒令」,可能短時間沒得在酒吧食肆飲酒,但書生第一時間想到的問題是,政府「修例」立法的權力基礎是什麼?

因為,這、是、相、當、大、地、限、制、人、民、自、由!

這點林鄭自己也不否認,指政府現階段仍正在研究援引什麼法例,以能實施如此「嚴厲的措施」。

廣告

據悉,林鄭應該是想援引 《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的第 8 條《公共衞生緊急事態規例》訂立相關規例。這個條例和半年多前林鄭立《禁蒙面法》時援引的《緊急情況規例條例》有一些相類似的權力,即行政長官可以因應某種「緊急狀態」而繞過立法會另立「規例」。

《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第 8 條賦予政府的權力相當巨大,尤其第 6 項可徵用人民財產,「 (a) 要求任何人將該財產暫時或永久交由徵用該財產的公職人員處置;或 (b) 由徵用該財產的公職人員暫時或永久接管該財產。」它亦可定罪,「《規例》可規定違反《規例》的任何條文即屬犯罪,可處不超過第 3 級罰款及監禁不超過 6 個月。」

廣告

書生當然同意香港應該做足防疫措施,但亦要慎防這個政府籍此機會不明不白地擴張權力。在台灣一系列的防疫措施中,亦有不少台灣法律界人士關注「法治國」的問題,即台灣政府若頒布「緊急命令」是否合憲,有沒有不合理地限制人民的自由。

林鄭說禁止酒吧、食肆賣酒,是為了減少聚會和親密行為。這種理由究竟有多強而有力,令得它有權力限制社會的商業自由?政府掌握什麼證據,可合理地推演出禁止酒吧食肆賣酒,可以有效達到防疫?

當然,我們不是為反對而反對,假如公共衛生真的面臨緊急狀態,政府確實應該獲得更大權力去執行相關政策,以保障市民健康;但林鄭政府近半年多以來一直不受憲法約束,她的鬥爭手段亦是一直想盡辦法運用現時的法律條文,去擴張政府及特首的權力。它的每一個舉動都應該得到相關監察,以防打開先例,不明不白地讓它限制人民自由。

如果我們真心兼持「以法限權」的法治觀,就更加要懂得問這類問題,要清楚知道政府立「規例」的事實基礎是什麼、所限縮的自由是否與人民健康利益成比例、它是否依足程序、規例內容是否足夠明確,符合法治的基本形式條件。

政府必須要交代清楚。書生希望大家嘲笑林鄭的無能方案之餘,亦要小心關注任何政府的模糊舉動,尤其是在立法或法律上的強制限縮人民自由的權力,對此不可不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