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立法會過半可以如何攻堅

2020/3/9 — 10:40

二月中,受到泛民朋友邀請去講一個講座,題目是泛民如何可以在來屆立法會選舉爭取過半﹖席間其他講者,不乏美好夢想,也不乏豪情壯志,更有一句頂萬句的:我們已經在去年區議會選舉創造了一個奇蹟,為何不可以再在九月立法會選舉再下一城,再創另一個奇蹟﹖我為人一向比較實際,願景當然可以講,但若然欠缺一個切實可行的計劃,那就隨時只會淪為一番夢囈,於是,作為brainstorming,我仔細看了一次選舉數據之後,提出了以下分析和可行部署。

【16/3 更新:原文附圖二有關「飲食界」和「批發雲售界」兩個功能組別的數字出錯,見下附圖二,黃色部為更正數字】

2016年立法會選舉時,泛民拿到30席 (後來隨著遭DQ及連串補選失利後議席有所丟失,但這卻是後話),這在計算上是一個很好的起點,那就是假設泛民來屆支持者沒有流失,它起碼可以拿到30席。若然要立法會過半,那就是起碼要取得36席,即是泛民起碼要多拿6席,那麼這6席又可以在哪些戰線有機可乘呢?

廣告

首先,先看看這30席的分布,那分別是地方直選19席;超區議席3席;以及功能組別8席。以下,我們再看看泛民在這三條戰線擴大戰果、再下一城的空間。

地方直選戰線:有機多取兩席

廣告

先看地方直選。(泛民+本土)在上次立選拿到的整體得票率為55%,到了去年區選,雖說他們拿到超過八成議席的歷史性佳績,但得票率其實也只有57%,因此期望來屆立選他們的得票率有大幅增長,似乎並不太過現實,若然有5個百分點增長,那已經是一個頗為不錯的結果。那麼在這個預算之下,地方直選擴大戰果的空間又有多大呢﹖要答這個問題,我們得五大選區逐區去看,大家可以先參考附表1。

香港島:上次因為有黃維基參選,吸走了一些反政府票,泛民在這區的得票率首次跌破一半,只有48%,以這個得票率來計,就算來屆5個百分點增長,再加上沒有像黃維基這類中間派參選,但是議席要由泛民與建制3:3分配,變為4:2分配,難度可謂極高。

九龍東:(泛民+本土)在這區一直得票過半,但可惜因為協調失敗,上次是黃洋達與譚得志兩敗俱傷,再上次則是黃洋達與陶君行同歸於盡,結果連續兩屆議席反輸2:3,反輸建制派一席。因此,若然來屆協調得較好,他們能夠摘下多一席,是大有可能的。

九龍西:(泛民+本土) 上次在這區得票率為57%,但議席卻嬴到與建制4:2,可說是超額完成,今屆再多拿一席的空間等於零‧反而要小心,過去兩次補選,姚松炎和李卓人都先後敗北,得票率跌到少於一半,因此來屆議席由4:2跌到3:3,是有相當可能的,所以泛民若然能夠守住4席,就已經很好。

新界東:(泛民+本土) 上次在這區得票率為58%,但議席卻嬴到與對手6:3,同樣是超額完成,情況就如九龍西。所以來屆泛民若然能夠守住6席,就已經很好,尤其要提防方國珊的屢敗屢戰,捲土重來。

新界西:與九龍東的情況類似,(泛民+本土) 上次在這區得票率同樣過半,但議席卻反輸對手4:5,原因同樣是因為協調失敗,李卓人、黃浩銘、馮檢基三人「攬炒」,因此,若然來屆改善協調,多拿一席,也是大有可能的。

所以,作為一個小結,就地方直選而言,在事事順利,理想的情況下,泛民是有機會多拿2席的,即總數21席。

超區議席戰線:難再進一步

再看超區議席,上屆泛民的得票率為58%,議席與建制3:2分配,是十分正常的,就算來屆有5個百分點增長,要在議席上變為4:1分配,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若然建制派打定主義穩守兩席的話。

作為一個小結,地方直選加上超區議席,若然事事順利,來屆選舉泛民頂多拿到 21 + 3 = 24席,仍然只是比上屆多拿2席。

除非 (泛民+本土) 來屆的直選得票率大幅標升至 65-70%這樣的超高位,並且事前按此作了相應十分進取的參選部署 (如多派參選名單),否則的話,直選加超區,在24席上,很難再越雷池一步。但若然參選部署過份進取,派出太多參選名單,而結果得票率又跟不上,並未達到超高位的話,就反有機會攤薄選票,應勝變反輸,「貪家變個貧」,這點不能不察。

功能組別戰線:五個搶灘點

上次立選泛民在功能組別摘下共8席,分別是會計界、法律界、資訊科技界、教育界、社會福利界、衞生服務界、醫學界,以及建築測量界(後來補選時再度丟失)。若然泛民想立法會議席過半,來屆不單要眾人連任成功,且要反攻成功拿回建築測量界那一席,在此之外,還要在功能組別多摘下4席。那麼這4席又可以在那些界別動腦筋呢﹖經研究後,筆者認為可以有五個搶灘點。

最穩陣的,當然是由區議員互選那一席,除此之外,筆者認為可以打主意的,還有工程界、飲食界、批發零售界、體育演藝文化出版界四個界別。

過去幾年,在雨傘運動和反送中運動等連串政治事件後,年輕一代在政治意識上起了很大變化,對民主自由都有很大的渴求,這包括了很多年輕的專業人士。功能組別中有部份是用個人專業資格界定,也就是所謂投「個人票」,而非投「公司票」或「法團票」的,其實前述泛民在功能組別摘下的8席,就是這種投「個人票」的。如今餘下來泛民未有攻克的「個人票」議席,就只剩工程界,也因此是攻堅的當然之選。

除此之外,反送中運動之後,興起了所謂「黃色經濟圈」的概念,當中不少食店和零售商鋪,都成了所謂的「黃店」,這個新的政治經濟生態圈的形成,讓飲食界和批發零售界這兩個過去那麼多年都是由建制派壟斷議席的功能組別,選情出現了暗湧,浮現了可乘之機。根據去年9月政府公佈的選民登記冊數字,批發零售的登記選民數目為6,621,而該界別的合資格選民數則為17,074;至於飲食則分別是4,408及18,096,換句話說,兩個界別分別有高達六成多和七成多選民未登記,若然這些選民都走去登記和最後出來投票,哪怕只是未登記者的一半,都足以完全顛覆選舉結果。

至於體演文出界,體育界一向都是建制的鐵票,但文化界則不然。其實體育界及出版界,分別佔整個界別登記選民約兩成,而文化界卻佔五成多,絕對能夠左右大局,問題是能否把他們動員出來投票罷了。

困難重重但卻非天方夜譚

最後想強調一點,我並不是要說以上一個方案,實行起來輕而易舉,事實上還是困難重重,但比起一年前,這個可能性確實已經大大提高,起碼不再是天方夜譚,在反送中運動以及武漢肺炎兩件事之後,市民的反政府情緒高漲,政治意識大大提高,且急於求變,很多市民都自覺在政治上多走一步,不單是自己出來投票,更會主動走去看看還有何可做,例如走去功能組別登記做選民。今天或許真的會是走出九七後二十年來政治悶局,邁向政治巨變的前夕。

 (本文原先刊登於3月4日的《明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