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泛民跟本土派能合作下去嗎?

2020/10/5 — 10:59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立場新聞資料圖片

【文:籠外人】

「前任」立法會議員的延任問題已成定局,絕大部份「前任」議員都將留任一年,但在正式為去留下決定前的一個多月,泛民和本土派意見相左,雙方鬧得臉紅耳赤,合作的基礎似乎有所動搖,不禁令人疑惑整個抗爭陣營的合作還能走到多遠?

市民的團結是令抗爭能走下去的最重要因素。回望後雨傘時期,公民社會的低谷和市民的犬儒,一部分原因都是源於政治上的分裂,政客無真心去團結起市民,政客互相攻擊更令市民更厭惡政治。但是,今天市民已經學會了團結的方法,我們可以團結起來打贏區議會之戰,一齊舉辦初選,一齊支持黃色經濟圈。市民共同參與這些抗爭行動不是以政治光譜的區分為前提,而僅僅是因為我們都是分到是非黑白的香港人。如果公民已經團結起來,當然也會期望各政黨都可以共同合作 !

廣告

毫無疑問,泛民跟本土派的確存在競爭關係,不論在選戰還是輿論戰上,兩者都必須樹立自身獨特的立場才可以吸引到支持者的眼球,而在廿一世紀的網絡時代,較激進的本土派的確較易拿到網民的注視,令較保守的泛民有一些被本土派拉着走的感覺。但是,筆者認為這種競爭關係正正是令整個抗爭陣營進步的動力,當中不分激進、保守、年紀老幼、社會地位高低的一群人聚在一起,互相交流、討論的過程,無疑等同進行了一次民間啟蒙運動,其開啟民智之效,令香港人慢慢蛻變成一個新生的共同體。政黨作為市民在政治上的代理人,某程度上都是不斷吸納這些民間的新思維,在政黨運作和政治綱領上都不斷進步,各黨派也不應該辜負市民對黨派團結的期望而鬧反臉。這正解釋為何過去一年,共產黨不能重施故技,以雨傘運動時期的方法,透過分化政黨去分化市民,再把抗爭運動一棍打死。如果團結是唯一能夠對抗暴政的方法,那麼「泛民跟本土派能合作下去嗎?」就成了偽命題!

而泛民跟本土派繼續合作,最大的好處是雙方都可以上一課「政治成長堂」。對於泛民政黨來說,跟本土派合作有助他們進行世代交替。在泛民本土雙方爭論議員去留問題的初期,泛民政黨都未急於表態,反而不少政黨元老就一一表態支持留任,筆者認為這是一種壓力給予現任黨魁、議員,要求他們支持留任。這種「大佬文化」正是泛民政黨因循守舊,固步自封,令年輕人失望、轉投本土派的原因。泛民政黨要生存下去,就必須轉型,吸收不同的新思維,重新爭取年輕人的支持。泛民的新世代政客能否利用跟本土派合作的契機,改變政黨固有的老思維,告別「大佬文化」,真誠地回應年輕人的訴求,這將成泛民延續政治生命的關鍵。對於本土派來說,一些初入政壇的政客似乎中了共產黨的分化計,在去留問題上對泛民攻擊,不留情面。反而筆者今次特別欣賞在本土派入面資歷較深的劉穎匡,即使他反對留任,但言談間不忘提醒各人不要分化,或許他也經歷過後雨傘時期的低谷,深明團結的重要。通過跟泛民合作,本土派政客可以離開網上世界的同溫層,接觸更多不同光譜的市民,提升政治智慧,找方法跟泛民求共存異。

廣告

大部分泛民議員都決定留任,如果他們的表現未如理想,自然就要付出政治代價,筆者希望他們可以為市民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同時也希望泛民議員儘快跟本土派和初選勝出者商討合作計劃,確保不同光譜的聲音都可以在議會、公民社會中發聲。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