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洋修之死 — 英方提議修改基本法的難產與啟示

2020/4/18 — 19:48

本土研究社製圖

本土研究社製圖

不要以為中聯辦駱惠寧 2020 年提出修訂《基本法》是突破先河 [註一] ,其實英方才是在頒布《基本法》後最早想提出修憲的第一人,不過英方最後沒有出手,原來也是怕「政治攬炒」。

參考近年解密 80-90 年代的英國檔案 [註二],可以看到英方在基本法草委制訂基本法過程中,對外就公開說支持,但其實對內一直都「頂唔順」基本法許多條文。直到 90 年初基本法最終訂稿頒布出台,內部只覺得若有 22 分,基本法只值 2.5 分,因為英方透過中英雙方法律顧問溝通渠道,提出過 22 個沒有跟從中英聯合聲明的基本法條文修訂建議,最後中方只改得兩條半,心裡清楚自己對《基本法》條文並不滿意(unsatisfactory),但卻講不出聲,最後只專注於處理對英方最為頭痛、因基本法條文而衍生的國籍問題。可見基本法未開始行使,已經被英方當年評為不合格。

英方在基本法草委制訂基本法過程中,曾提出過 22 個沒有跟從中英聯合聲明的基本法條文修訂建議,但最後基本法的修訂並不令人滿意,英方為其評分 22 分中只獲 2.5 分。

英方在基本法草委制訂基本法過程中,曾提出過 22 個沒有跟從中英聯合聲明的基本法條文修訂建議,但最後基本法的修訂並不令人滿意,英方為其評分 22 分中只獲 2.5 分。

廣告

到 91 年基本法頒布一周年,英國解密檔案透露 [註三],英方已經為意到中方在基本法頒布一周年的官方文宣,故意忽略英方在香港未來發展的角色。到同年時任英國首相馬卓安(John Major)的書信回覆時任行政局的鄧連如對基本法問題的關注,重申強調「中英聯合聲明是香港未來與中國關係的基礎。」(the Joint Declaration was the foundation of Hong Kong’s future relationship with China),更形容這份多方面與聯合聲明不符的《基本法》條文,尤其是國籍問題,是一個「未完成的事業」(unfinished business),暗示還會盡力向中方力爭在 97 前「修改基本法」。

廣告

基本法頒布一周年,英方認為中方文宣中故意忽略英方在香港未來發展的角色

基本法頒布一周年,英方認為中方文宣中故意忽略英方在香港未來發展的角色

對此理解,檔案裡面看到英方法律顧問 S. Brooks 看得膛目結舌,在旁留言「嚇親!我地唔係真係要叫中方修改基本法吓嘛?」(Boggle! Are we seriously going to ask the Chinese to amend the Basic Law?)

英方法律顧問 S. Brooks 對英國首相馬卓安就基本法問題討論留言,表示「嚇親!我地唔係真係要叫中方修改基本法吓嘛?」

英方法律顧問 S. Brooks 對英國首相馬卓安就基本法問題討論留言,表示「嚇親!我地唔係真係要叫中方修改基本法吓嘛?」

及後在解密檔案中,就打開了一個英方應否叫中方在 97 前修訂基本法的內部討論。英國外交部研究部一方認為修訂基本法很有機會打開一個極壞先例,會令中方在 97 前鑽空子「順手」修改其他已寫進《基本法》的條文。而外交部政治顧問就認為其實擔心都是多餘,反正中方並非會因為你提出改就會改,而是他想改時就會改,也不會因為你開了個先例後就會改,更不會因為你不開先例就不會改。英方政治顧問進一步描繪中方對修法的取態,說單看中方改自己修憲的次數,就知他們要按其所欲修改香港基本法時,是不會存有任何內疚感的 (they will have no compunction about altering Hong Kong’s if it suits them)。

英政治顧問認為單看中方改自己修憲的次數,就知他們要按其所欲修改香港基本法時,是不會存有任何內疚感的。

英政治顧問認為單看中方改自己修憲的次數,就知他們要按其所欲修改香港基本法時,是不會存有任何內疚感的。

經此討論,英國外交部官員 N.J. Cox 認同 97 前提出修改基本法會打開先例的觀點,更評估有機會被一併改掉的,會是特首不再需要通過「選舉」只透過「協商」的辦法產生(因聯合聲明只提及是「透過選舉或者(or)協商」),或者取消所有立法會的直選元素(因聯合聲明只提及選舉而沒有「直接」兩字)。若果今時今日中央決意修改基本法,亦有可能不只改廿三條,「普選」亦會是一個可被順手牽羊的隱患,因為今天中方邏輯都可以將「普選」或者爭取「普選」,任意提昇至危害國家安全而順手刪除。

外交部官員 N.J. Cox 留言認同 97 前提出修改基本法會打開先例的觀點,更評估有機會被一併改掉的,會是特首不再需要通過「選舉」只透過「協商」的辦法產生,或者取消所有立法會的直選元素。

外交部官員 N.J. Cox 留言認同 97 前提出修改基本法會打開先例的觀點,更評估有機會被一併改掉的,會是特首不再需要通過「選舉」只透過「協商」的辦法產生,或者取消所有立法會的直選元素。

故此,英國外交部不再將《基本法》當作一個「未完成的計劃」,反而認為應將《基本法》視為「神聖不可侵犯」(sacrosanct),才是在一種中國持續偏執(paranoiac)的取態下對香港的最大保障,自此在檔案中繼續研究 97 前要求中方修改基本法再沒有下文。中英雙方同視當時《基本法》為一個好方案(pretty good deal),從此就弔詭成為了一種中英雙方殊途同歸的共同旋律。

三十年後,駱惠寧說「該修訂的修訂」反過來變成了今天的主旋律,可以預視北京所想修改的基本法版本,將與當年一種朝向更符合中英聯合聲明的修改愈走愈遠。連自行修憲做「終身主席」也是家常便飯,就如英方所預視,當要任意修改一個香港的憲法時,亦自然不會存有絲毫的疚感及保留。

 

#英檔解密
#修憲攬炒
#具中國特色的憲法精神
#洋修之死
#突出的短板

參考檔案及資料:
[註一] 文匯報 : 駱惠寧:決不能讓香港成為國家安全的風險口
[註二]1990 FCO 40 2995 Future of Hong Kong: exchanges with the Chinese on the Basic Law. The National Archives
[註三]1991 FCO 40 3293 Basic Law General. The National Archives

🈲 追蹤本地惡法前世今生 支持中港檔案研究工作
記著 Follow 我地:📸 IG / 🖨 TG / 🎥 YouTube

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