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活下來,記住這裡的一切

2020/6/4 — 11:51

捷克著名作家米蘭昆德拉曾經說過:「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 」(The struggle of man against power is the struggle of memory against forgetting.)每年六月四日,我都會想起這句說話。

今年是六四屠殺三十一周年,也是香港人最「接近」六四的一年。過去 31 年來,絕大部份的香港人都只在香港這塊土地上聲援八九民運、要求平反六四,與血案現場北京相隔一大段距離,但經歷了反送中運動之後,香港人被子彈鎮壓過,再加上港版國安法殺到,香港人應該意識到「六四」將要來臨。

即將要發生的,是一場未必會大規模流血的「六四」。極權透過武力、威嚇和洗腦,把一切反抗種子都消滅於萌芽之中,要我們忘記政權殘暴的歷史,64、612、721、831這些削弱政權正當性的事件,通通都要你忘記。維園燭光第一年被禁,港版國安法通過後,「平反六四」、「結束一黨專政」的聲音都可能會漸漸消失於街頭、議會、互聯網和主流媒體之中,只要你看看澳門和中國大陸的情況,便能預見到香港的未來。

廣告

前面的路必定極之黑暗,可能這篇文章也要下架,究竟怎樣抗爭才有用?沒有人知道,但請不要絕望,因為最後仍然可以做的抗爭就是承傳記憶,將歷史真相傳給下一代,對抗政權的洗腦。政權可以將人鎖進監獄,但無法強行改變一個人的思想和記憶。

「我不會忘記的,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電影《返校》的結局,年老的男主角魏仲廷重返荒廢校園,一個人坐在書桌前。他答應老師努力活下來,沒有忘記當年發生的事情。告訴我們:只要能夠活下去,就有改變的希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