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亡海外道路艱難 流散港人應該如水、如霧、如冰

2021/1/14 — 11:32

2020 年 10 月 24 日,300 人出席倫敦集會聲援 12 港人。

2020 年 10 月 24 日,300 人出席倫敦集會聲援 12 港人。

上星期,香港警方國安處拘捕了五十多位曾參與去年七月民主派立法會選舉初選的候選人與組織者。連在初選落敗、政見上與建制派趨同的保守民主派也在被捕之列。國安處單憑他們計劃在後來已經被取消的立法會選舉獲取多數議席和否決政府財政預選案,便將他們拘捕。《國安法》的執行,已經到了莫須有的任意拘捕的地步。

最初《國安法》被用來對付主張港獨和勇武抗爭者,以及參與國際線到外國遊說的朋友,現在連最接近建制的泛民也被拘捕。可以想像,當北京覺得已經全面制服了反對派後,《國安法》很快便會用來對付上層權力鬥爭中的其他政商精英。馬雲被整失蹤,國家開發銀行前董事長胡懷邦被判無期徒刑,香港的本土與大陸富商、建制派人物看到,應該也會心寒。現在香港當局對於上周被捕的五十多人暫時不起訴,讓他們保釋,並沒收他們旅行證件。這顯示大拘捕可能不是要將他們收監,而是要防止再有民主派流亡海外。

同屬溫和泛民的許智峯流亡海外,他與家人的銀行戶口與信用卡即遭凍結。北京不斷攻擊英國和其他國家開門收容港人,並研究懲罰擁外國護照港人,顯示北京對正在形成的海外港人社群甚至是海外港人抗爭運動,十分憂心。有流亡人士向媒體表達籌劃香港流亡議會,北京即作激烈反應,警告任何國家不可允許有關議會運作。

廣告

流亡在外,路是艱難的,怎樣解決生活問題、維持士氣,不會比留在香港面對高壓統治容易。得悉有海外香港年輕人創辦雜誌《如水》來凝聚流散香港社群,並邀我為創刊號作序,我欣然答應。以下的文字,是對於他們的鼓勵,也是對所有選擇出走而理想仍未熄滅的港人的勸勉:

任何爭取自由的運動,都有低潮與高潮。人類歷史的進步,總是在高潮與低潮的交替中前行。運動就像人生,決定你最後能否達到目標的,並不單是你在形勢大好時可以走多遠,而更是在處境艱難時不倒退、不沉淪,並利用沉靜伺機的時間充實自己,為機會再次來臨時作好準備。

廣告

要改變現狀實現理想,行動與理念缺一不可。不間斷的行動可以導致疲勞與盲動。有時行動被壓抑無法寸進,其實可以是一種祝福,因為這正是大家可以閲讀、辯論、反思,深化理念的時候。流水可以匯聚成足以衝破圍牆的巨大洪流,但在更多時候蒸發成無法捉摸的霧氣,在寒冬時則結聚成冰,蹲伏著有待回暖後再次奔騰,但無論如何也不會消失。在寒冬時能有機會在海外深造的朋友,應該好好把握機會,武裝思想,段練意志。

從 1990 年代初到現在,在香港在海外,我看到過很多不同民主抗爭運動低潮時的眾生相,有的潰散,有的轉軌,有的在不斷的分裂與內鬥之中鑽牛角尖。我深信經歷過這 10 年香港與世局巨變的香港年輕人,不像上一代那樣被大中華心魔或冷戰時代的僵化意識形態禁錮,有更廣闊的視野,應該有更佳的條件面對逆流。但前車仍然可鑑。

得知現在流散各地繼續學業的香港有志年輕人要辦《如水》雜誌,作為一個思想交流辯論的平台,不能不高興。多年來在歐美等地遇到的海外香港人,一來人數不多,二來大都比較看重急功實利。現在有海外香港人願意義務組織平台探索世局思潮和香港前路,不是前無古人,也是珍貴可嘉。希望他日在煲底相聚歡慶時,大家會感謝《如水》的思想養份為勝利作出的貢獻。那一天一定會到來。

原文刊於自由亞洲電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