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亡澳洲抗爭者指有人疑借申請政治庇護歛財 被指控者:申請人自動消失、撤銷簽證

2020/4/13 — 22:51

反修例運動近 10 個月,不少因曾被捕或檢控的參與者,流亡海外,其中一個地點是澳洲。《立場新聞》收到在澳洲流亡人士表示,到達澳洲後,有當地自稱是移民顧問的人士接觸他們,又指以他們的情況很容易取得政治庇護,願意為他們申請,如他們能力許可,可繳交約 500 元澳幣的申請費;有人願意繳交,有人更為別人交錢,金額達 3,000 澳元,不過最終當事人指查核有關申請進度時,卻發現申請根本沒有提交。

在當地協助流亡人士的港人組織表示,受騙者大約 4 至 7 人,涉及總額最少約 3,500 澳幣,他們提醒在當地尋求居留協助的港人,當地申請政治庇護的資格相當嚴格,不要亂信有人可輕易申請。被指控的人士回覆《立場新聞》指,有為相關人士出申請,不過自己沒有移民顧問牌照,只是轉介有關個案。他又指費用有用於申請,只是流亡人士中各有山頭,申請過程時屬「泛民」及「本土」派的抗爭者互相鬥爭,或撤回申請,或舉報有人造假,「刻意想陰我」才導致有人指自己收錢後「無做嘢」。

有被控暴動大學生險付款

廣告

20 歲的 Luke (化名)是一名大學生,去年 11 月在理大圍城戰中參與十路營救,在油麻地一帶被捕,後被落案檢控暴動。他保釋後不用交出旅遊證件,隔數天後就乘坐上澳洲的航班,「真係上機前幾小時屋企人先知……我諗住都返唔到來啦!」到澳洲後,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在澳洲的網台主持 Caterwood Ko,對方表示可協助他在澳洲申請政治庇護(potection visa),如果他有錢的話,可以付款 1,000 元澳幣(約 4,831 港元),「佢話錢唔止係我,仲可以幫到第二個。」但 Luke 由於資金不足未能付款,但就給予 Caterwood 一些個人資料。

其後 Luke 發現 Caterwood 把有關資料放上社交媒體,感到他不可信,沒有再聯絡。Luke 現時在悉尼,另託人申請政治庇護,現時獲澳洲當局批出過橋簽證(Bridging Visa)以等候其庇護資格的核實。對於返港的希望,他直言重返香港已經無望,「光復香港就可能返到。」

廣告

比 Luke 年長 10 年有多的 David(化名),現時在墨爾本。他是在今年 2 月到澳洲,有感疫情令社會運動趨向平淡,加上發現身邊戰友陸續被捕,而自己也試過多次被警察追查,「兩個便衣跟到我入(住宅大廈)大堂,看更見他們想入升降機,喝住他們。跟住先攞委任證出來,要我出去大堂。」警員直指他可能涉及一宗案件,故此要截搜查他。

流亡者指申請學生簽證或技術移民簽證更可行

David  二月來澳洲,在朋友介紹下認識 Caterwood Ko。他指 Caterwood Ko 稱很容易獲得政治庇護,會為他申請,但需要他交 500 元澳幣(約 2415.5 港元)。在香港從事設計工作的他按要求交出 500 澳幣,但他後來查核自己的申請進度時,卻沒發現沒有自己的申請記錄。David 稱從未見過 Caterwood Ko,全部溝通都是whatsapp、facebook 或視像會議中進行。他就事件向澳洲邊防署(Australian Border Force)作網上舉報。David 指自己事後了解,像他這樣有專業技能的人士,可以申請技能移民簽證,亦可借報讀課程申請學生簽證。他現時就報讀一個課程,以學生簽證在澳洲逗留 18 個月。

有份協助 David 及 Luke 的澳港聯(Australia-Hong Kong Link)發言人 Jane Poon 表示,暫時難以評估有幾多人在申請澳洲簽證期間被騙金錢,她所知有女士一心想幫流亡人士申請簽證,曾將 3,000 澳幣現金給予 Caterwood Ko,以協助多人申請簽證。她又提醒來澳洲的人士,如果尋求申請政治庇護的人士,必須找持牌的移民代理或律師,有關牌照可以上網查閱,而澳洲亦有不少非政府組織設有法律部門,協助尋求政治庇護人士。 

《立場新聞》其後透聯絡到 Caterwood Ko,對於所指控,他一概否認。他指自己沒有收過 3,000 元現金,「 1,000 元也收不到,有些學生沒給錢。」Caterwood 又指有些學生給了錢和個人資料後便自動消失,再沒聯絡他。他指最終有為那位女士提出政治庇護申請,只是因為女士的子女未有其父親的同意書,令個案未能進行。最後女士依然獲發過橋簽證,以等候政治庇護審批,但 Caterwood 卻指女士自己申請撤銷簽證。他指過程中,女士和她的媽媽先後給予他 1,000 元澳幣及 500 元澳幣,以贊助他的支援基金。

Caterwood Ko 指投訴者內鬥 旨在搞禍政治庇護

至於其他人士的指控,Caterwood 指自己在澳洲「得失太多人,啲人想整死我」。他指這些人士的指控「旨在搞抗爭」,「將香港果套人鬥人、黨鬥黨、理念鬥理念果套帶來澳洲之嘛……有啲學生真係想做(政治庇護),有啲假造就去篤另一班,跟住就指控另一班人用假資料去做,意思就係想搞禍個『政庇』(政治庇護)。」Caterwood 指來港的學生有「泛民」及「本土」陣營,互相攻擊,所以才有現時的爭議。

他指自己收錢後有為那些港人提出申請,不是沒有做事, 自己有協助大約 4 人提出政治庇護,但不少人在獲批過橋簽證(Bridging Visa)後又撤銷政治庇護申請,目的係令到其他人放棄使用政治庇護「呢樣嘢唔係講玩,你要諗得好清楚,呢個係 last resort ,你去得就唔好玩玩,(申請人)好多腦囟未生埋,耳仔軟囉!聽身邊的人遊說囉……佢哋想做到、講到政庇係唔得嘅,一係就呃錢,一係就呃呢樣咁。」他承認自己並非持牌移民顧問,但指有向申請人說過,自己是中介而已。

《立場新聞》就是否在申請庇護一事上出現騙案,向澳洲聯邦警察、澳洲邊防署,以及澳洲內政部查詢,等候回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