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流血的合一」— 回憶六四

2020/6/4 — 16:18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1989 年 6 月 4 日一事對那些 30 以下青年人是相對地較難情感投入。再加上,香港與中國關係的變化,青年人對 64 的感覺和感情變得更加疏遠。一個年 25 歲青年人,以往 7 年的 6 月都不在港。以往,她沒有主動就六四有甚具體行動,但今年,她主動畫了這張插圖。

她問:「你覺得這插圖如何?」

我答:「在雨傘和黑衣的隱藏圖像是本地圖像。會考慮加入一些與 64 天安門相關圖像嗎?」

她回應:「我知道這插圖有些現代,與 64 可以沒有必然關係,但這是我如何經歷到不公義和政府的殘暴。有很多人說,香港發生的事不是世界最殘酷的事,但這是我們這一代的經歷。若要追溯 64 之路,我一定要先追溯我們這一代曾走過的路。這是我畫這插圖的起點。」

她今年也不在港。昨晚,她通知我 Facebook 有《5 月 35 日》直播

廣告

我們當中有些人因分擔中國人的苦難,使我們不能遺下 31 年前那些因在中國,爭取一個問責政府而遭受到不同殘暴對待的人民。他們當中有的死了、有的仍在哀悼中和受恐嚇中生活、有的被判刑、有的被流亡……這事沒有因著時間得到痊癒,不但因為中國政府仍繼續以威嚇和暴力對待倖存者和紀念者,更因為不公義只可以透過消除不公義和行不義者悔改才得到平息。31 年前,我們以感同身受,甚至以命運共同體與中國 64 一代團結。今日青年人或許沒有 31 年前在北京和香港的經歷,但他們在當下香港經歷使他們對 31 年前在天安門經歷開始不陌生。兩代人同樣追求一個公義、自由和民主社會、兩代人同樣拒絕向一個說謊和倚靠暴力的政府乞求、兩代人同樣不計較用自己身體抵抗荒謬、兩代人同樣受到不同程度的侮辱、暴力對待和檢控。若說苦難使反逃犯條例修正案的抗爭者與天安門 64 死難者和倖存者連在一起,我們更可以說,因著對公義和自由實現的盼望使我們在不同時空團結了。

在 2016 年一次教會合一聚會,天主教教宗方濟(Pope Francis)說,殉道者帶來「流血的合一」(ecumenism of blood)。為甚麼人會流血?甚麼使人不計較被流血?流血者為何會帶來人與人的合一?合一有甚麼重要?他們流血,因為暴力容不下他們見解的公義。流血的合一要求真相。流血者不計較被流血,因為尊嚴是不可妥協。所以,流血的合一見證對自由和公義的堅持。流血向生命發出一個呼喚,我們不可能在流血者面前以路人甲出現。昔日被該隱殺害的亞伯,亞伯流的血向上主哀求了,上主回應流血者的哀求(創世記四 10)。然而,流血驚嚇了很多人,人會因流血可能被打散了,但耶穌基督在十架的被流血卻要求我們不要忘記被流血的苦難者。記念被流血的苦難者就是見證著一份人們對追求公義、自由、真相和復和的不放棄。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