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歸派精英只有這種水平? 論香港政府的國師芝加哥學派(二十四)

2020/12/26 — 17:04

政治人物有無水平,從其說話的闊度和深度 — 通常反映在捕捉問題的能力之上 — 很多時都可以看出來。

紫荊黨主席李山在訪問中,誓言推動發展符合香港巿民利益的政治經濟社會治理體系,打造香港成為中國的佛羅倫斯。但姑勿論在「香港治理路徑的現實向度」抑或「香港治理問題探討」中,李山對香港的當前困境,以及因何弄到如斯田地都只有隔靴搔癢的評論,那又如何談得上對症下藥?先瞄準核心問題,再提出針對性措施,乃管理學 ABC。欠目標為本,缺乏通盤策略考慮,便無法知進退,作出最有利大多數人的政策決定,更不會有危機意識預先準備 Plan B、Plan C,只剩下一套華而不實的路演言辭。打正「救港」旗號的海歸派精英,玩財技或許有過人之處,要幫中央在香港建立繞過 SWIFT 的結算系統,亦可能有一技之長,但論管治一個城市所需要的複合知識和智慧,恐怕和林鄭只有五十步笑一百步的距離。

從李山建議眾籌為大嶼山填海,便充分顯露其眼中只有錢的盲目程度,和港府國師、經濟學者兼任領展非執董多年的王于漸大教授不相伯仲。氣候專家早就指出填海的地,有隨氣候劇變而遭水淹的巨大風險。香港基建嚴重超支的往績,亦預視明日大嶼大大高估收益,低估成本以爭取市民支持,幾可肯定成為糊塗賬。與此同時,大興土木便必然要撙節其他開支,那當然是向那些最弱勢的人開刀。弊在十年八載後,人口老化和 AI 失業潮又會令弱勢群體的數目創新高,政府儲備用不得其所,社會民怨便更加會像滾雪球般壯大。假如一切不利因素沒及時遏制,相信到了 2035 年前後,便大有機會一次過爆發出來。不要忘記,2035 年,是習近平定下要實現遠景目標的限期,到底紫荊黨是從地產金融界,抑或從國家領導的最高利益角度出發去思考香港問題呢?

廣告

平安夜,筆者路過九龍灣德福廣場,只見人影稀疏如假日中環的晚上,不少店舖索性提早關門,冷清得使人心寒。許樹昌更指,疫情預計到 2024 年才會受控,市民未來數年仍要做好保護措施。眾所周知,政府的保就業以保僱主為主,援助的金錢很大一個部分輾轉落入各大業主手中。香港貧富懸殊和貧窮問題如何舒緩,是政府以至所有替政府做軍師的主流經濟學者,最先要處理和解答的難題。但後者只懂要求撤辣、不加稅,考慮的首先是大商家、大財團的利益。紫荊黨的路數,說到底,也是大同小異,要跟團結香港基金背後的金主爭奪肥豬肉。

李山曾在演講中說:「我們可以用西方社會能夠理解接受的手段解決住房問題。」其實遠勝「明日大嶼」的解決土地問題方案,規劃署前助理署長伍華強早已提出,那不是比玩財技搞融資更實際嗎,為甚麼不採納呢?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