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海洋公園的前世今生

2020/5/14 — 19:10

圖片來源:海洋公園 Facebook

圖片來源:海洋公園 Facebook

政府最近向立法會申請 54 億元撥款為海洋公園「吊命」。其實海洋公園財政困局,既是政府背棄海洋公園成立「初心」的結果,亦都是主題公園債務陷阱的宿命。

海洋公園的「初心」

政府於 1977 年與海洋公園有限公司簽訂批地協議,當時構思中的海洋公園為非牟利機構,興建一個屬於香港人的公園。因此,當時的批地文件列明,海洋公園的任何設施,需要以非牟利海洋館及公園及其他輔助性目標為目標。當政府於 1987 年制訂《海洋公園公司條例》,《條例》由當時至今仍然列明,海洋公園公司需要「管理與管制海洋公園作為一個公眾康樂及教育公園」。

廣告

直至 2005 年,海洋公園大至上仍然謹守《條例》的約束,以服務香港市民為己任,提供康樂及教育功能。不過,隨著中國大陸於 2003 年開放自由行,以及香港迪士尼樂園即將開幕,海洋公園於 2005 年動用約 55 億元「重新發展計劃」,令到海洋公園逐漸走向與香港迪士尼競爭,互相搶奪遊客的定位,更令到海洋公園的財政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

主題公園的債務陷阱

廣告

海洋公園「重新發展計劃」下的設施於 2008 年相繼落成。雖然當時的收入只有約 8.9 億元,但經營成本、折舊及財務費用只有 8 億多元,公園當時未計投資收入的實際盈利接近 6,700 萬元。不過,去到 2014 年,雖然收入大幅上升到 19.7 億元,但經營成本同樣急升;再加上折舊費用由原先 1.2 億元急增至 3.7 億元,公園的實際盈利由高位下跌,返回 2008 年約 7,000 萬元水平。換句話說,「重新發展計劃」未能有效帶動海洋公園盈利上升。

雖然海洋公園經營盈餘在 2014 年錄得高峰後已經逐步下跌,但過去十年仍然錄得經營盈餘。不過,由於新設施相繼落實,折舊不斷增加,公園才會在計算所有折舊及財務費用後,年年錄得虧損,造成今天的財務困境。

政府暗渡陳倉ㅤ拆除緊箍咒

現時政府建議的撥款計劃未有任何海洋公園長遠發展方案,令公眾質疑海洋公園的未來。不過,其實政府已經試圖暗渡陳倉,於撥款中綑綁成立檢討小組,檢討海洋公園的職能及法律地位,為海洋公園成為旅遊景點拆牆鬆綁。

現時《條例》對於政府其實是一個緊箍咒,任何偏離該職能的新設施,都難保會受到任何法律挑戰。當政府解除緊箍咒,就會宣佈大手注資海洋公園,將公園發展為全新的旅遊景點,屆時海洋公園只會重演數年前遊客排長龍,市民完全失望的情況。

筆者認為,政府應該謹守設立海洋公園的「初心」,將海洋公園定位為香港人的公園,避免大興土木,提供為香港人服務的「貼地」設施。假如海洋公園成為類似維園一樣屬於香港人的公園,就算海洋公園或許偶有虧蝕,相信香港人絕不介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