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浸大國際學生:驚見 200 萬人上街港府無動於衷 香港竟如敍利亞伊拉克用血淚爭取自由

2019/11/15 — 15:26

Johannes 和 Viktoria 是分別來自瑞典和德國的浸大國際學生,他們周五(15 日)早上回到持續被「反送中」學生抗爭者佔據的逸夫校園,除了察看抗爭情況,也預備收拾個人物品帶離校園。進入平日上課前經常光顧、現在因中資背景遭破壞的咖啡店,Viktoria 說: 「This is really sad to see this」。

本周二(12 日)中大、城大和港大等大學校園,發生「反送中」引發的抗爭運動以來首次大規模警民衝突,浸大示威者亦在校園築起多重防線和磚陣,以防警方來襲。浸大校方把逾 200 名國際學生緊急搬到九龍城的酒店暫住,昨日又搬至另一酒店。Viktoria 指,當日傍晚校方通知他們不知事態會如何發展,警方可能進入校園,遂叫國際學生帶同證件,把簡單衣物放入背囊便起行,很多學生遺下大量衣物書籍,她買了的紀念品和毛公仔也仍然在宿舍,校方表示會郵寄予他們。

她表示,很多來自法國、德國、瑞典和芬蘭等地的國際學生已離港,她在校方國際學生事務處安排下,亦將於今晚午夜回國:「他們叫我們避開抗爭現場,指是太危險,因為我們聽不懂廣東話,警察來也不懂得走」。

廣告

八月來港作設計系交換生的 Viktoria ,對於要提早離開香港感到難過,稱昨晚有很多即將離港的學生,與他們在港認識的新朋友道別時哭了起來,本來他們安排了 12 月舉行盛大道別晚宴,現在卻只能在 What'sapp 上說再見。

她表示,民主、言論自由以至各種基本人權和自由,都是人與生俱來的,從沒想過在香港竟成為要爭取的東西,「看電影以為香港是先進的現代城市,但竟然如敍利亞和伊拉克般沒有自由」,但她強調不想見到雙方再互相施以暴力,希望能有機會「降溫」並商討。

廣告

商科學生 Johannes 則打算繼續留港觀察,他表示不認同暴力手段,但理解抗爭者的行為,主因是政府一拖五個月都拒絕回應市民訴求,「希望事態有改變,如果在歐洲有200萬人上街,政府必須回應及作出改變......我們以為自由民主是理所當然(take it for granted)」。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