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宗任命周守仁做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 曾稱港獨犯法但需理解為何有人提倡

梵蒂岡今日(17日)公布,教宗方濟各任命耶穌會會士周守仁神父為天主教香港教區下一任教區主教。天主教香港教區表示,基於耶穌會為中華省新省會長在任命上的安排,周神父的祝聖禮將延遲至本年十二月四日舉行。按照天主教會的教律,直至周守仁神父接受祝聖並於主教座堂就職,現任宗座署理湯漢樞機將繼續掌管天主教香港教區。

天主教香港教區主教出缺整整 2 年 4 個月。出身自修會、與教宗方濟各同屬耶穌會的神父周守仁,將在今年12月正式接任香港教區正權主教,領導這個已有 180 年歷史的教區。周守仁 1959 年出生於香港,同年受洗加入天主教會。中學就讀於耶穌會辦理香港華仁書院。其後到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攻讀心理/哲學學士學位、教育心理學碩士學位後,於 1984 年加入耶穌會。他後來在都柏林耶穌會主辦的 Milltown Institute 攻讀哲學碩士。及後回港到九龍華仁書院實習,再在聖神修院學院研讀神學。1993 年周守仁在香港領受執事聖職後,再度赴美國耶穌的芝加哥羅耀拉大學取得機構發展碩士,其間於 1994 年回香港領受鐸職、95 年返回香港在兩所華仁書院任教和擔任校牧,並推動青年使徒工作。五年之後,周守仁前往美國哈佛大學,於 2006 年獲得教育學博士(人本發展與心理學)。

他現時是兩所華仁書院「校監」,即兩校校董會主席,亦為耶穌會中華省省會長。

周守仁是繼陳日君後,再有修會背景神父出任香港教區主教。耶穌會和內地關係良好,去年武漢肺炎疫情期間,由耶穌會神父創立的北京中國學中心(The Beijing Center)去年三月向湖北省荊州市中醫醫院,送出 150 套醫用防護服。物資由耶穌會美加區議會提供資金支持,北京中國學中心受托捐贈。

周守仁亦有和政府交往的經驗,2011 年時耶穌會向教育局提交意向書,有意競逐粉嶺皇后山前軍營用地以發展私立大學。周守仁當時受訪時明言,計劃開辦4年連住宿的課程,以發展全人教育為目標,預計提供 3,000 個學額,期望長遠再設立研究院。當年適逢中學減班傳,有傳當時兩間華仁書院願意減班,以爭取政府支持耶穌會辧私立大學。可惜該用地最後在梁振英上台後,改為屋地,私立大學之路無疾而終。(另見報道)

去年開學期將至時,周守仁聯同九龍及香港華仁書院兩校校長,向家長發信,強調學校並非政治組織,也不是進行政治動員的平台,在校內進行罷課、政治宣傳等政治活動均不恰當。但他當時亦指,若有華仁學生以學校名義,或穿校服在校園內外進行政治活動,校方會一如既往以聆聽、對話、指導或其他教育方法跟進。

去年底周守仁接受《明周》訪問,談及自己六四時曾上街,「我告訴學生我會上街,誰要跟着來就來。」他多年在外國生活,說自己直至經歷社會運動後,才發現內心深處,原來還有「香港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

他又談及在反修例運動後,社會分化,「這個世界沒有人是中立,我話自己中立也是欺騙你。」但他指自己會包容各種意見,又指自己願作橋樑,「作為橋樑,某程度上是要忍辱負重。我的言論可能兩面不討好,但是至少令橋樑兩端的人有機會走到中間,不然,這個社會就沒有前途。」他受訪時以「香港獨立」舉例,指今日提出「香港獨立」是犯法,學生需要知道法律後果,但是也需要理解,為什麼會有人認為香港需要獨立,原理如同當日他以往教避孕和墮胎一樣。「試想想,假設我們要求學生什麼也不能提,一旦事情地下化,我們如何與學生傾偈?談何陪伴?」

全港有 60 萬天主教徒

根據教區教務統計,截至去年 8 月,全港永久居民當中,共有 40.4 萬天主教徒,另外有約 21.7 萬菲籍及其他國籍教友,總計逾 62 萬人,可見天主教會的影響。教區上任主教楊鳴章自 2019 年 1 月 3 日離世後,教座一直從缺,梵蒂岡萬民福音部在楊逝世兩日後通知香港教區,委任榮休主教湯漢樞機,為教區的宗座署理(Apostolic Administrator),負責在教區主教出缺期間,治理教區,直至梵蒂岡另行通知。

夏志誠反修例運動經常曝光

其後一直有報道,教區輔理主教夏志誠,以及曾被楊鳴章委任為副主教的蔡惠民,接任主教呼聲最高。不過到去年一月,專門報道天主教相關新聞的天主教新聞社(Catholic News Agency),引述梵蒂岡教廷消息,指教廷原本屬意由輔理主教夏志誠擔任主教,更已得到教宗方濟各同意,但由於夏志誠多次高調聲援反送中運動,令教廷承受政治壓力,最終改變決定,任命較親中的蔡惠民。

夏志誠在反修例運動中頻頻現身,曾出席科大學生周梓樂的公開悼念活動,他形容周梓樂的死因「不明不白、不清不楚」,是文明社會及良心未冺的人不接受的。他又強調,必須要召開死因庭「還一個真相、一個公道」。

到警方圍堵理大,夏志誠又到尖東希望和警隊指揮官對話,以望進入理大,和平解決危機。後來他終於成功進入理工大學,逗留四小時,和留守人士對話。夏志誠從不掩飾自己對反修例運動抗爭者的關注,例如本月初他以「地球 POST」貼出對幾位被判刑年青人的婉惜,早前貼出為面對強權下的新聞工作者代禱。

蔡惠民曾被拒進入內地

至於蔡惠民,本身在 2005 年任聖神修院神哲學及宗教學部主任,同時兼任中大天主教研究中心執委會副主任,其後獲教區任命進入多個教區屬下委員會。據 2011 年一個名為《Vatican Insider》的網站指,蔡和其他三名神職人員,未能進入內地。相信是內地報復梵蒂岡當年六月初拒絕多位由北京提名的主教候選人。

2017 年楊鳴章出任香港教區主教,委任蔡惠民及林祖明為副主教;副主教為教區職務,主教的全職助理,不具繼承權,亦不是主教,而是司鐸。蔡惠民一直被指立場傾向保守和親北京,但一直未有實質指控。

對任命蔡惠民最反對的香港教榮休樞機陳日君,他不諱言一旦蔡接任,他將避免和蔡同場出現,以示抗議。他重申,為不想和蔡葬在一起,他死後不想葬在主教座堂。

值得一提,根據中梵委任主教的臨時協議,中國選出主教後,教宗可以接納或行使其否決權。雖然香港教區不在協議範圍之內,但北京背後有否參與選擇香港教區主教人選,相信是新任主教須向教友及公眾交代的問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