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執屋》劇照

【公映無望】涉反修例短片《執屋》 導演指電檢處要求改名、刪所有執屋場景

【 16:03 更新電影報刊辦及商經局回覆 】

政府今年 6 月突刊憲修訂《電影檢查條例》檢查員指引,同日一部原參與「鮮浪潮電影節」、以反送中運動為背景的短片《執屋》,因未獲電檢處發出准映證而取消放映。該片導演莫坤菱今日 (25 日) 向《立場新聞》表示,當月 17 日收到電檢處回覆,提出多項要求,包括刪剪 14 處「執屋」情節,她指刪改幅度誇張,亦有違創作原意,故已退回申請,目前亦無計劃修改短片再送檢,「已沒希望再在香港放映。」

要求刪走所有執屋情節

《執屋》一片以 2019 年反送中運動為背景,故事以年輕男子被捕後,其女友到他家中為他「執屋」為情節開展。運動期間,網上流傳一些被捕須知,提醒被捕人要「執屋」,即清理家中物品,避免該些物品成為不利證據。導演莫坤菱指片中不同角色涵蓋不同政治光譜,「例如媽媽比較『藍』、兒子及其女友比較『黃』、爸爸是『淺黃』,故事是描述他們,都是平衡意見,但可能不是很符合現時的政治氣候。」

這部片原定 6 月參與「鮮浪潮電影節」,最終因未獲電檢處發出准映證而取消放映。莫坤菱受訪時指,當月 17 日收到電檢處回覆,要求短片刪剪 14 處,片名不能用《執屋》,另須加上警告,標明內容可能構成刑事罪行,否則退回申請。

莫坤菱提到,被要求刪剪的 14 處,都是「執屋、在家中收拾的情節」,「我們推斷他(當局)很介意執屋,一入門口(在家執拾的場景)就要刪走,不准你描述清理這場景,是很介意執屋這個字眼。」她提到其中一場,戲中兒子的女朋友在家門外講「我嚟幫你執屋」,其踏入屋之後的場景全被要求刪走。

她坦言曾與團隊嘗試修改,令短片符合電檢處要求、可以上映,「但剪落(修改)真的做不到。而且 14 處也很多,剪完片長可能剩 10 分鐘不到。修改很誇張。」她亦提到創作原意,是因為留意到不少人在運動期間都曾「執屋」,「其實我很介意不能用《執屋》作片名,不可以再講這件事(執屋)、加上很多刪剪,都違背創作原意,最後決定不改,退回申請。」

憂創作紅線進一步擴闊

「創作人都希望作品可以上映,辛苦完一輪,最後上映不到,我跟製作團隊都覺得可惜。」莫坤菱說目前無計劃再將《執屋》送檢、亦無希望可以在香港上映。她又提到,曾聽聞有其他創作人嘗試就著電檢處要求刪改電影。

港府昨日( 8 月 24日 )公布電檢修訂草案詳情,賦予政務司司長以「不利國安」為由審查電影的多種權力,莫坤菱回應:「正如剛才講,創作人都希望作品可上映,其實(香港)本身已經有白色恐怖、自我審查,(修例)對創作人而言,要考慮的是再闊了的紅線。」

《立場》就此事向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查詢,處方回覆指已將決定及理由告知影片送呈人,不會就個別個案作評論。而商經局則表示,是次修例旨在完善電影檢查的規管制度,並不是針對個別影片。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