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深夜中在警署捱更抵夜的人

2019/12/24 — 16:01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十月至今,每次有大型拘捕行動,就會有「社總 oncall48」註冊社工義務執勤,到警署門外為被捕者親友提供資訊上和情緒上的支援。這廿多個晚上,我們總會碰到義務律師團隊為被捕者的權益東奔西走,忙個不停。

星火民權民陣等律師團隊

其中一個律師團隊,最近被指是洗黑錢的組織。這可能更反映,這些律師團隊的角色非常重要,才會招來注意。事實上,每次拘捕行動完結後,被捕者抵達警署時,已是深夜時份,就算有人願意用雙倍律師費聘用私人律師處理「警署保釋」事務,也未必有私人律師在三更半夜來到。就是這班義務律師團隊,根據消息自動抵達各警署,為被捕者提供即時性的法律服務。

廣告

義務律師ㅤ盡責支援

各區情境,印象深刻。例如是某晚的將軍澳警署,義務律師攜帶沙灘摺椅來,因為經驗告訴他要整晚駐足警署門外接觸被捕者親友;某晚的屯門警署,義務律師以為屯門被捕者會被帶返當區警署,誰知原來全部被送往元朗警署,律師連忙順道載著在場的被捕者家長趕往元朗去;某晚的大埔警署,四周放了催淚彈,氣氛緊張,警署警員要在場人士離開,但義務律師不走,純因為工作未完;某晚的屯門醫院,義務律師與被捕者會面後,已是凌晨四點,但他知道天水圍警署需要律師,隨即又驅車前往趕去了;某晚的旺角警署,義務律師處理完一位 MIP(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被捕事宜後,仍感憂心,隨即通知我們社工跟進。

廣告

後方熱線支援亦盡心盡力

除了前線律師,星火民權民陣被捕支援熱線負責義工,亦是盡心盡力。每當有大拘捕事件,熱線收到海量求助支援電話/訊息,義工們不單要 24 小時不眠不休去處理求助個案,更因求助個案/家屬的無助,不時成為他們的傾訴對象,碰上情緒不穩的,更會不時被無理無由的指責謾罵,義工都只能默默承受。最驚險一次,義工試過遇上家屬欲自殺個案,慶幸義工揭力勸籲家長,並同時冷靜尋求社工協助,才避免悲劇發生。

天使的禮物

前線的義務律師團隊,從嚴夏奔波至寒冬,半夜三更留在警署內外,目的只為著保障被捕人士的權益,他們更努力聯絡各個專業合作,包括社工,以提供法律以外的援助,只因他們明白被捕者背後的故事,體諒到當中的辛酸和眼淚。

陳奕迅有一首有聖誕氣氛的流行曲《天使的禮物》,歌詞是歌頌為香港出力、深宵工作的基層打工仔,包括「每晚你也要駕著的士盼望」的的士司機,「每隔數秒要對著電話講你好」的熱線服務員,「一路上夢想的櫥窗 憑勞力發亮」的抺窗工人,「擔起一噸噸繁華的廢物」的清潔工友。

這半年以來,在深夜時份為香港打拼的,也包括了義務律師團的朋友,同樣受人景仰。謹以這首《天使的禮物》送給他們,祝大家聖誕節快樂,在漫長抗爭的路上,繼續努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