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淹死」反對派

2021/1/6 — 20:12

在香港,真是做正常人都已經非常危險。沒想過在最冷的一天,一覺醒來,就已經又有 50 多位曾經參加民主派初選的義人,竟然被指「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捕。游老師果然神準,在曾為黨局長過度演譯國安法下,二、三百個區議員人頭落地不是夢,這 50 多人恐怕只是第一波。當爭取民主都是罪的時候,香港已經變成腥港,我們可能每天仍有呼吸的權利的時候,已經要感謝黨和國家,還有大大皇帝的皇恩浩蕩。WFH 的我,懷著極度悲憤的心情,決定要斷食新聞,去找游老師食午飯好了!

游老師好像意有所指地,約我去了灣仔警犬總部附近食飯,讓我們可以見證歷史,眼睜睜地看著一個接一個義人,被帶進警犬總部。奇怪的事就發生了!游老師一邊在切他那客西班牙豬扒,一邊露出諸葛神算般的笑容。我大惑不解,香港政治氣溫跌到冰點,我難過得食不下嚥,游老師反而胸有成竹地發笑。我實在無法忍受,便向游老師問過究竟。游老師一貫氣定神閑地說:「美德呀!乜你無聽過:「人蠢無藥醫,叫得孽瘤 Madam 正白痴」嗎!曾為黨今次不但攬炒了比家超,還捅了個大蜂窩了!哈哈哈哈!」

劇情簡直峰迴路轉,兩個柒頭今次應該是立下落實一國一制第一功,為什麼游老師竟然會認為他們捅了個大蜂窩呢?游老師為我繼續說故事,一切原來是因為㐂娥正苦廢到一個點,天朝已經開始就不同的正插局進行盡職調查,以便鋪排新香港人成為下屆正苦的領導班子,當中最為高危,當然就是無得留底的陳姑娘。其他正插局長為免於難,只能努力地表現出政治正確的絕對忠誠。當中的俵俵者,穩膽首選是膠憤局長,他為了投西廠所好,不惜委任一班瀨共人造人擔任釘牌上訊委員會的劊子手。

廣告

其次一定是紅到發紫的嘉士伯局長,他夠膽在搶在㐂娥之前,明知無辦法做到,也信口雌黃地宣布要小區清零;又出奇地得到天朝的肯定。面對各個進擊的局長,曾為黨既得到孽瘤唯利是圖的真傳,又豈會甘為人後呢!於是便你有小區清零,我便利用比家超,便大你一個政治清零!來一次大圍捕。據知,若不是祝君報導彈出彈入,兩個柒頭是打算在 1 月 4 日,即新年假後的第一個清晨,便送給阿爺一個 Surprise!

豈料柒了!曾為黨為了上位,過於急攻近利,完全打壞了阿爺清洗真、香港人的部署。眾所周知,反對派在立法會總辭,在缺乏政治平台之下,他們很快就會消息在鎂光燈前。因此阿爺的第一戒,就是不能讓他們再有任何對白,進行地區文宣工作及群眾動員。所以,策略上就是要「淹死」反對派,上上之策就是修改基本法第104條,老屈各區區議員重新宣誓。以現時的政治氣氛,必定是部份反對派議員會願意宣誓,而部份拒絕。只要出現二元對立,反對派必然會有內耗,大大有利獻世派九月立法會的選情,整固各區基本盤,進而有利新香港人接班。

廣告

而「為上位乜都制」的曾為黨,並非因為區議員發假誓,又或者違誓,無法可懲,而躊躇修改基本法第 104 條的腳步;唯利是圖的他,是考慮到區議會的本質只是諮詢組織,若諮詢組織也需要重新宣誓效忠天朝,理論上全港所有法定諮詢組織的委員也需要重新宣誓。問題上,這類法定諮詢組織,動輒數萬人全是藍屍;他們全部乖乖就範還好,若是經過反送中一役,他們覺醒變回正常人,不欲宣誓,甚至與㐂娥正苦割席。曾為黨不但令數萬委員歸零,還會丟了大大皇帝的面子,讓他柒出國際,這是死罪呀!

心念一轉,曾為黨便動了壞腦根,揼波鐘式處理修改基本法工作,順手跣了已經想唔撈,晚晚要食安眠藥的比家超一鑊,改為以政治清零的大圍捕,作為他的政績工程。誰知柒無止境的曾為黨,不明白捉魚要捉活的。捉死魚,不如買咸魚!他們現時拘捕的50多人,大部份已經打算不會參加今年立法會選舉,政治影響力已經自我壓縮,對大局根本就沒有影響。他們這樣勞師動眾地大圍捕,各人排期上庭,已經費時極長;兩個柒頭變相送了反對派一份大禮,讓他們由現在到九月立法會選舉前,可以以受逼者姿態,大打特打國安牌,反對派既不仇沒有議題,也不仇沒有傳媒報導。而且,以兩個柒頭的檢舉標準,初選又如何可以毫無合理疑點地,得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結論呢?即兩個柒頭最後還利用了法庭,送了這50多人,一人一個政治光環,令他們成為義人!

我終於明白:「叫得孽瘤Madam正白痴」的意思了!難怪游老師如此開懷。

如欲看到更多評論,可關注 Facebook:譚美德

召集讚賞公民:https://button.like.co/tammeida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