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對法官的評論

2020/9/29 — 19:28

有博友問我,作為一名市民,如何去評定一位法官的工作是否出色。

我認為首先作為市民,我們應該先撇開個人的政治立場去看法官的工作。

一位法官的工作,先決條件當然係判案嘅理據要服眾。裏面牽涉到兩個問題:法官如何處理法律問題,以及對事實爭議嘅判斷。即使我地作為檢控,對控辯雙方處理嘅法律觀點往往都係外行人,更遑論大部份嘅市民。所以大家有知識去評論嘅,往往只能從法官對案件事實嘅判決來斷定。事實上,法官判案時,必須就案中每個關鍵及受爭議嘅事實羅列出佢嘅分析。哩啲大部份傳媒都會有報導,大眾比較容易掌握。

廣告

但第二點,亦係筆者個人認為好重要嘅一點,係法官如何檢視自己在法庭內嘅角色。有些法官,會認為事實的發掘及呈現,應該由控辯雙方去負責,自己嘅角色只係一名審裁者。他們的看法有如比賽的球証一樣,公平、客觀、抽離。這是法官的天職,筆者無異議。

有時官在陳詞時會講,「我有咁咁咁疑問,但你問來問去都無問到個重點,我無辦法」。此時大家自知法官心裏有數,只不過選擇以抽離方式去處理,不會主動偏幫任何一方。

廣告

但有些法官會視乎情況,進一步參與案件的審訊。他們視自己為公義的體現者,而真正的公義必需建基於真相的呈現。這些法官如遇上控辯雙方就發掘事實有所不足或遺漏時,會主動介入發問,將事實釐清。法官當然不會告訴你,他的立場如何,他決定何時需要介入。但筆者一直認為,一名法官如果主動介入,查問出的事實無論對控方有利不利,都是好事,都能讓法庭以更全面的事實去作出公正的判斷。

至於作為檢控,其實我唔認為一定係「入哂」所有被告先叫「好官」。好多時個官判被告無罪,提出嘅理據控方其實自己心知肚明,關鍵案情 50/50;又或者有時佢從細微處認為證人不夠可靠不肯定罪,作為檢控無可奈何。

反而我地內部說法,有所謂「釘官」及「甩官」,好多時都係以佢是否比較傾向予執法人員較多或較少 credibility,又或者對執法者工作的門檻高低而已。雖然如今政治氣氛下,大家會比較鍾情所謂的「甩官」— 但也不要忘記過去日子,所有涉嫌姦淫擄掠,殺人放火,偷呃拐騙,黃賭毒貪者,全部都係靠一班「釘官」將他們制裁於法內。

希望哩個小小分享,會讓大家觀看法庭新聞時,有另一番體會。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