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香港培正中學政治風波

2020/6/24 — 17:10

【文:博奕人】

鑒於近日培正校友反送中關注組發起網上聯署反對港區國家安全法而令該校副校長及教師被投訴一事,作爲社會公民,我對此表達關注,因而撰寫文章一篇略作回應。以下將就教育局發言人對此事的評論略作分析,望能抛磚引玉,啓發讀者思考,並作出討論。以下内容僅爲個人淺見,如有不當之處,萬望海涵以及不吝賜正。

回應教育局發言人對此事的評論

廣告

根據立場新聞於六月二十四日發表的文章<培正中學副校疑聯署反國安法遭投訴 教育局:教學人員須以身作則>,僅摘錄教育局發言人的評論,逐點回應。

教育局發言人強調,所有教學人員,特別是學校管理層,必須以身作則,不應在未經校方同意下在校內、校外參加與學校名稱相關或在觀感上令公眾聯想到學校的活動及主張,其參與不但可能誤導公眾以為這是代表學校的立場,亦可能會對其他教師及學生造成影響,甚至壓力。教育局發言人強調,學校是學生學習的地方,任何人士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也不應任意使用學校名稱在具爭議及正在發展的政治事件上表態或參與有關行動。教育局會繼續嚴肅跟進事件,不容政治入侵校園。

廣告

1.1 所有教學人員,特別是學校管理層,必須以身作則,不應在未經校方同意下在校內、校外參加與學校名稱相關或在觀感上令公眾聯想到學校的活動及主張,其參與不但可能誤導公眾以為這是代表學校的立場

首先,此評論對教師的權利有欠公允。教師是否必須徵得校方同意才能表達政治立場?教育專業的特殊性令這個問題別具爭議,但相信有一點是取得共識的,那就是,人先是社會公民,然後才是老師,其先後次序尤為重要。所以,作爲社會公民,他 / 她受基本法保障(第三十五條),擁有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他 / 她所作出的選擇僅需對自己負責,亦即願意自行承擔其行動帶來的法律責任及後果。而根據「教育專業守則」第三章第一條<作為公民,專業教育工作者應享有法律賦予的一切權利及基本人權。>亦確保教師享有表達政治意見的權利,而沒有提及是否必須得到校方同意。誠然,有徵得校方同意固然更保障自身及校方利益,但并非必須。故,此評論對教師的權利有欠公允。

其次,此評論對事件瞭解并非全面,用字有失客觀。此評論提及教學人員在校内外參與和學校名稱相關或在觀感上令公衆聯想到學校的活動和主張,可能誤導公衆以爲這代表學校立場。而根據培正校友反送中關注組反國安法網上聯署中提及「本聲明並不代表香港培正中學校方、培正同學會、全體師生或校友立場」。培正校友反送中關注組在此事中擔當組織,收集各方簽名,並將其刊登在報章上的職責,集體為每個聯署人表達其政治意見,其行動符合公民權利。再者,培正校友反送中關注組亦再三聲明此聯署並不反映校方立場,教育局實不應斷章取義,為此事冠以誤導之詞。故,此評論對事件瞭解并非全面,用字有失客觀。

1.2 亦可能會對其他教師學生造成影響,甚至壓力

首先,我僅為此評論界定定義。此事指培正校友返送中關注組作出的反國安法聯署行動。其他教師及學生,一可指其他學校的教師及學生,二可指培正中學内沒有參與聯署的教師及學生。而影響一詞為中性,有好的影響亦有壞的影響,壓力就是其中之一。

其次,我僅分析此事對其他教師的正面影響。此事件喚起教師對教育專業自主性的關注,推動日後教育專業良性發展。根據教育專業守則 2.1.2「應堅持專業自主是教育專業履行其社會職責的必要條件,並致力於創造有利於專業自主的工作環境。」此事件引起各界關注亦能令在職或將要成爲教師的市民更關心其專業自主。故,此事件對其他教師有正面影響。

再者,我僅分析此事對學生的正面影響。此事培養所有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也是教育局一直以來的信念。首先,何謂獨立思考(independent thinking)? 獨立思考和批判性思考 (critical thinking) 有沒有分別?有的話是什麽?獨立思考一詞常被廣汎使用,但并非所有人亦能説出獨立思考的定義。獨立思考指對自己思考過程中的情緒、偏好、既定立場有清楚的意識,也能在思考過程中檢視自己之所以選擇如何思考這些面向的理由。簡言之,就是知道自己的想法,清楚自己的行動目的。而批判性思考確實和獨立思考有相似之處,但亦不完全一樣,各位可自己思考。選擇參與聯署或者不參與聯署,學生需要做出選擇。而做出選擇的過程中,學生首先需要明白國安法的細則對自身及香港社會整體利益的影響,與其個人持守的價值及追求的事物有否違背。其次,學生需明白簽署所代表的意義,亦即承擔因簽署而來的責任,並決定作出簽署與否。綜上所述,聯署能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有所廣益。基於此,我認爲所有聯署人做出聯署行爲必定是經過獨立思考的審慎舉動。

因此,對於大公報於六月二十三日發表的文章<教育亂象/違師德培正副校長聯署反國安法 荼毒學生>中,「網上聯署名單不乏中一至中三學生,情況令人擔憂,『2023 至 25 年畢業嘅學生已參與聯署,只不過係初中生,心智並未成熟,真係好離譜』!老師將十二、三歲的學生推上政治前線,甚至煽動他們上街參與違法活動,」我對此表示深切遺憾,并為該批因年齡較小而令他們聯署的選擇不受尊重學生表示難過。此説法實在偏頗,亦否認年齡較小的學生獨立思考的能力,實在令人惋惜。

關於負面影響及壓力,相信大家亦略有耳聞並各有己見,我在此不再冗述。

1.3 學校是學生學習的地方,任何人士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

我需再次重申,培正校友反送中關注組所作出的反國安法聯署不代表香港培正中學政治立場,亦并非利用香港培正中學作爲表達政治訴求場地,詳情請見本文1.1。

1.4 任何人士也不應任意使用學校名稱具爭議及正在發展的政治事件上表態或參與有關行動。

若此説法成立,還請教育局秉持持平原則,關注於六月十五日經濟日報上,一衆拔萃男書院舊生使用學校名稱公開在政治事件上表態支持國安法的行爲,並作出回應。

以上内容僅爲個人淺見,如有不當之處,萬望海涵以及不吝賜正,謝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