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五四運動」對香港罷工的啟示

2020/1/13 — 11:4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垃圾歷史佬】

自反修例運動以來,香港出現了不少民間自發的罷工行動,以「8‧5大三罷」最為顯著,接踵而來大三罷行動卻慢慢地式微,促使被罷工行動來衍生。於是,有人問:香港為何搞不起罷工,為何「五四運動」又可以做到呢?然後,他給了自己的答案,就是「人民冇得食」。我不期然起了一個疑問,難道中國人社會永遠只滿足物質階層嗎?於是我查閱有關「五四運動」的來龍去脈,找到一個答案,亦是現時香港工運的關鍵因素。

我相信每人都可以透過網絡世界,容易找到「五四運動」的內容,故此我只提其撮要。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中國在戰勝國所舉辦的巴黎和會中,未能取回山東權益,反而該權益被轉讓至日本。消息一傳回中國,隨即引起民眾不滿。北京大學學生率先聯同其他學校的學生於 1919 年 5 月 4 日發動遊行及示威,這就是「五四運動」的開端。當日遊行發生了火燒陸家樓及毆打章宗祥等事件,正如現時香港警方所強調暴力事件、暴徒等。北洋政府處理手法固然是展開鎮壓、逮捕等行動。強硬動作即刻引起全國各地民眾不滿,天津、上海、南京、杭州重慶南昌武漢長沙廈門濟南開封太原各城市開展不合作運動,如罷課、罷工等。以上海為例,罷工人數前後多達六、七萬人。結果北洋政府在 6 月讓步,命令和會代表拒絕簽約,大總統徐世昌下台、以及交通總長曹汝霖、幣制局總裁陸宗輿、駐日公使章宗祥被免職。

廣告

回應於首段所提的某人答案,「冇得食先可以罷工」,事實上並非如此。我們首先辨清一個問題,究竟何為「冇得食」呢?如果「冇得食」就指連米都買不起、甚至有飢荒的情況發生,人民一早起兵叛亂,那會罷工抗議呢?再退而求其次,「冇得食」是指經濟惡劣,尤指北洋軍閥時期戰火連年,民不聊生(我相信這是大家深受影視影響,造就固有的印象)。前半部是正確,因為大大小小軍閥互相混戰,猶如春秋戰國一樣;後半部卻不正確,這個時期是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年代。民國成立之後數年,列強們展開大戰,中國乘著此勢大力工業化,尤其是輕工業。在 1912 年至 1920 年,中國經濟每年增長達 16.5%。以棉紡織業為例子,1912 年至 1927 年間,紗廠由 22 家增至 65 家,紗碇 51 萬枚升至 163 萬枚,意味著工商環境良好,不少資本家願意投資,亦帶動人們走出農村,去到上海等大城市尋找工作。當時,工人的月薪是倍於農民(農民每月只能賺取四元),生治水準已經勝於中型地主。因此,北洋政府時期的經濟處於萌芽期,每一個軍閥需要發展經濟來撐起軍隊。

另外,民國初年的新文化運動帶來不少西方思維,提高人民對政治的意識。當時工人罷工,不論口號或其他不合作活動,不但同情學生,而且皆是針對北洋政府外交軟弱及日方野蠻,那有指明經濟不景氣的事情,情況如同現時反修例運動所強調的五大訴求,具有政治意味。問題又來了,「五四運動」為現在帶來有什麼警示?

廣告

「五四運動」牽動全國自發性罷工行動,除了激發救亡之心,還有賴於當時政治環境。北洋政府保留住輪流執政的風氣,還保有人民集會、結社的自由,而且領導人具有開明風格,例如大總統徐世昌派人慰問學生、將軍吳佩孚發電報支持學生等。直到國民黨北伐成功後,政治形勢大變,以黨為優先的體系腐食了先前的自由風氣,國學大師王國維一知北伐勝利,即投湖自盡;國民黨更以反共為名,實行剿黨行動來殺害不少民主人士,如汪壽華等。其後,繼承國民黨江山的中共(同樣行黨國一體化)更青出於藍勝於藍,震驚中外的事件就是文化大革命,以及「六四事件」。民眾那會透過罷工表示不滿,否則被消失、被自殺等。事至今日,中共對全國行網絡防火牆、篩選有利新聞、鼓吹愛國主義勝於任何事等,根本不容許反對聲音,甚至扼殺於萌芽階段,尤其是國泰事件。

相較於香港,自殖民時代所發生的罷工行動非常具有民族主義及反帝國主義的色彩,所掌握工運的絕大部份力量是中共所操縱。當中最著名的例子是六七暴動,左派人士聯合工聯會藉住天星碼頭加價事件,發起罷工行動,後來演變成挑戰港英政府的統治權。期後的工運沒有了政治的性質,大多與薪酬福利掛勾,工聯會反而成為全港最大規模的工人組織(在 2015 年,會員人數達 88 萬人)。回歸後,工聯會扮演了維穩角色,在 1997 年臨時立法會投票廢除工人的集體談判權,令到工人喪失對付資方的武器(明明宗旨是維護工人的福利)。工聯會在 2007 年紮鐵工人罷工及  2013 年碼頭工人罷工等事件,幾乎消失中,與資方談判角色卻被職工盟介入。直至 2019 年反修例的運動爆發以來,香港各界分別表示不滿政府的回應,連甚少接觸政治的公務員罕有地在 8 月 2 日舉行集會,與示威者同行。當罷工行動涉及政治訴求,工聯會會長吳秋北隨即在報紙、雜誌及訪問強烈評擊該等罷工行動,然後定位為港獨。因此,香港一直以來好難發生大三罷事件,原因在於工人參與政治意識低,惟一擁有龐大勢力的工會都是站於中共一邊,造就反修例運動後不少新工會猶如雨後春荀地成立,目的建構同樣力量來抗衡工聯會等建制勢力。因為罷工能量向來被中共牢牢地緊固。

始終有人問及,香港真的有能力打勝中共嗎?筆者只可以說:不是見到希望才堅持,堅持下來才見到希望。畢竟我們有太多不利因素,尤其是大部份公司資金或者生意來往來自於大陸,容易因政治原因來威脅,迫使員工離職。當過數以十萬計工人或僱員集體罷工,相信公司不能輕易炒了他們,因為炒了真會令到公司停擺,喪失大部份生意,真正做到「攬炒」!更進一步的是,工會可以與外國工會互相合作,取得新資源,成為新一股的政治力量。至少,工會可以成為你的後盾,形成罷工的助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