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淺談《人權法》、中美貿易,與香港未來

2019/11/30 — 17:16

千呼萬喚始出來,特朗普終於親手簽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使其成為法律。如何解讀當中意思及政治考量,香港日後又何去何從?

政治現實是不得不簽。一直以來,特朗普對香港問題的立場都模棱兩可:時而作貿易戰籌碼,時而隻字不提。相反,魯比奧等人則一直致力推動法案,有共和黨黨內高層更直言,他們願意在外交政策問題上挑戰特朗普。

在兩院幾乎全票通過法案的情況下,特朗普其實是處於被動,因此他多數幕僚亦建議讓法案通過。原因是即使他行使否決權,及後亦會被國會推翻,這只會令他的處境更尷尬。

廣告

在明知要讓其通過的情況下,與其等待法案十日後自動生效,不如主動簽署,手執多一張牌作貿易戰籌碼,同時又可緩解彈劾調查的壓力。當然,本港民主派在區選大勝,或多或少亦令他更堅定。

由此可見,香港抗爭者使全球關注,海外遊說推動法案加速,加上港人積極投票(不包投白票),和勇和一才有以上成果。這絕對不是靠投白票的人,或是單單舉美國旗就做到。若大家只是在特朗普 Twitter 留言,而忘記魯比奧及佩洛西等人,法案更可能已胎死腹中。

廣告

坊間一直擔心,先簽署《人權法》會令中美貿易談判變得複雜,中共會借香港人權問題反客為主作談判籌碼,換取延期簽署及更多優惠,以拖延中共衰亡時間。更有暗謀論推斷,日前香港的混亂就是共諜催逼美國盡快速通過法案的手段。

特朗普以及善於搞民主政治的美國政界,又怎會沒想過這些問題?考量後大家都知道,時序的影響其實不大,以上的論述,亦實在太高估目前法案的作用:中美都知道,通過《人權法》的象徵意義大於實際,一日未執行都只是紙老虎。

特朗普的解決方法是低調處理,並在聲明中表明對法案某些部分有保留,以降低法案對貿易談判的影響,同時亦比面中共。中共亦禮尚往來,只是流於表面地高調表態反對,無制出實際舉措。種種舉動其實不無因由:目前對中美而言,達成「第一階段貿易談判」似乎較香港問題重要,亦是他們的共同目標。特朗普要在大選前站穩陣腳,習近平則要鞏固黨內聲音。

中美雙方近日均發出樂觀信號,稱第一階段協議「非常接近」。中共是更心急達成協議的一方,皆因美國針對價值 1,560 億美元中國商品對華關稅預定 12 月 15 日生效,中方一直堅持要華府取消關稅,若中共現在才因香港問題發難,恐怕是下下之策,得不償失。

特朗普簽下法案後,再將香港問題「擺埋一邊」,需要時就可實施制裁或取消香港貿易優惠地位,有如將刀架在習近平頸上,進可攻退可守,加壓吊高嚟賣或是減壓換取讓步,任君選擇。而中共則是一如既往處於被動,要在美國執行《人權法》後,才能針對實質性措施做相應反制。

當然,中共亦可以不按章法破局,收緊對港政制,以武力手段鎮壓香港,或是在國內捉拿更多美國人加諸控罪。不過這等同向美國宣戰,孟晚舟將從此無法踏足中國,世界各國都可能會討伐中共。在這個時候,香港抗爭者可以真正「抖抖先」,若不,在此之前大家仍要繼續努力。

這亦帶出一個問題:法案通過後以至確實執行仍有漫漫長路,最快要到 2020 年第一季,華府才會對中港官員或實體實施制裁。若繼續散水休息,屆時能換取到大家想要的結果嗎?

這半年來,已證明街頭及國際線,和理非與勇武不但不互相抵觸,更是相輔相成。國際線不止於美國,要取得成效必需繼續遊說及抗爭,令更多國家有動力加入制裁中共的行列,連成包圍網。英國受大選及脫歐問題困擾,日本則與韓國陷入爭端,可能未能全力支持香港抗爭者,但國際線又怎會如此狹窄?

我們仍有加拿大、澳洲、德國等國可以「We Connect」。荷蘭日前通過該國版本的《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下一個國家可能是加拿大,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指,逾 60 名加拿大跨黨派議員同意動用《全球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違反人權的香港官員及警員。

國際政局勢分析各有見解,而國際線對我們來說,只是剛起步而已,多看各家之言同時,切忌盡信。我們都只是提出見解的凡人,別妄想控制民眾、別只想冷眼旁觀批評,這些冷氣軍師、冷水軍師及冷血軍師,最應該被皇天擊殺。

 

(編按:作者並非《立場新聞》記者)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