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清潔工被控阻差辦公 6 月 8 日裁決 辯方結案陳詞:條例不可能旨在保護濫權警員

2020/5/13 — 19:58

馮耀彤

馮耀彤

去年 8 月 5 日全港「三罷」當晚,一名清潔工何永隆被指在深水埗攔截防暴警長截查少年,讓對方逃脫,被控阻差辦公,案件今(12 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續審,由辯方律師結案陳詞。辯方律師陳詞時指,控方必須證明被告當時是刻意阻撓警員,並知道該名警員當時正在「正當執行職務」,因為如果警員當時正在濫權,被告去阻止他實屬合理辯解,相信沒有一條法例會旨在保障濫權的警察。

裁判官聽取辯方陳詞後,押後案件至本年 6 月 8 日早上 11 時裁決,期間何永隆繼續保釋。

辯方律師結案陳詞時指出,本案最大的爭議點,在於控方是否要證明被告當時知道警員正在「正當」執行職務。辯方認為,「阻差辦公」控罪最少應有三項犯罪意圖元素,包括被告當時刻意阻撓警務人員,知道對方是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員,以及被告並無合理辯解。

廣告

辯方律師指,案發時現場警員和市民曾經互罵,包括涉事警長馮耀彤曾侮辱一名女士是妓女,最終逃脫的少年亦曾以粗口辱罵警察。辯方律師指,當時現場環境非常嘈吵,被告何永隆很可能根本聽不到、看不到馮耀彤準備截查少年,形容事件只是一場誤會,被告根本無意阻撓警方執行職務。

辯方律師又指,案發時社會對警方信心低落,當時警員在與市民謾罵後突然衝向人群,任何人介入叫雙方冷靜都是正常反應,被告當時擋身在涉事警員和逃脫的少年之間,很可能在憂慮警方失控下將雙方「隔一隔」。

廣告

辯方:應該無一種職務叫「找晦氣」 指涉事警長非誠實證人

不過控方其後陳詞反駁,指只要被告知道他當時阻撓的是一名警務人員,並知道該名警員正在執行職務,便會構成「阻差辦公」,控方無需證明被告知道該名警員正在正當執行職務,因為警員的職權是由《警隊條例》釐定,一般不熟知法律的市民未必知道警方何種行為屬濫權,但不熟知法律不應成為市民阻撓警員執法的辯解。

但辯方律師就反駁,案發時現場曾有警員和市民對罵,氣氛緊張,3 個全副武裝的警員在被市民粗口辱罵後突然衝前,被告可能誤以為他們是要「找晦氣」,並非正當執行職務,「我相信無一種職務係叫做『找晦氣』卦?」

辯方又質疑警長馮耀彤並非誠實可靠證人。據馮耀彤供稱,被告案發時曾左右移動阻撓他追截少年,及大叫「你做咩嘢」、「走!走呀!」等,所有情節均「無獨有偶」地未有被錄影片段拍下,馮耀彤的口供及警員記事簿亦沒有記錄被告左右移動的細節,令人相信有關說法只是馮在庭上臨時編造。

辯方引用本港終審法院案例「香港特別行政區訴譚立輝(2005)」一案指,如果市民因為真誠相信自己並無違法,而在被截查時和警員理論或詢問,有關行為並不構成「阻差辦公」下的「刻意阻撓」定義,而如果當時市民的行為只是對警察帶來少許不便,亦不應構成「阻差辦公」。而終審法院在「梁俊威案(2002)」判詞中亦指出,如果被告認為當時警員的行為超越其合理權限,亦是作出阻撓的合理辯解。

裁判官黃國輝聽取辯方結案後,押後案件至 6 月 8 日早上 11 時,在九龍裁判法院第 7 庭裁決。

案件編號:KCCC2077/2019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