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中關係是誠信社會與失信社會之矛盾

2020/8/10 — 13:4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籠外人】

執筆之時,美國宣布將制裁11名中港官員,包括林鄭月娥和駱惠寧等人,中共、港共政府當然馬上發聲明指責美國的行為。這將揭開美中新冷戰的新一章節,值得留意的是中共到底能否理解造成現時的矛盾的成因?如果中共的思維依舊是「美帝亡我之心不死」,中共必然會錯判刑勢,在新冷戰中處於下風。事實上,不論是港中矛盾還是美中矛盾,問題的核心主要不是意識形態之爭,而是誠信社會與失信社會的矛盾,關鍵是港人、美國以至其他西方發達國家與中國如何看待一種基本的道德價值 — 誠信。

不是意識形態之爭 是誠信問題

廣告

孫中山先生定義政治為「管理眾人的事」,即是談政治的前提是定義何謂「眾人的事」(筆者認為即是民眾的日常生活),然後才可以談如何「管理」,最後是人民通過「政治」想達到那一種理想的目標。用以上的邏輯和「誠信」的角度看港中矛盾,能夠由三個層次去看:「生活失信」、「管理失信」、「政治失信」。港人對中國的認同感在2008年北京奧運時達到高峰,之後卻一直拾級而下,為什麼呢?筆者認為這是港人慢慢看到中國正處於一個「生活失信」的狀態,即是欠缺誠信會直接影響到人們的生活。2008年的時侯,跟奧運一齊發生的大事還有毒奶粉事件和汶川地震揭發出豆腐渣工程。事件的詳情在此不贅,但兩件社會事件都是反映出中國人的誠信出現問題,作為商人每每唯利是圖,罔顧消費者的安全,提供劣質、不合安全要求的產品和服務。而作為消費者和普羅民眾,消費者權利、性命、健康都不被保障和重視,人命猶如草芥。這些事香港人看在眼裏,即使中國以民族主義包裝北京奧運為盛事,結果只是讓港人看清「現實」和「理想」的分別。不過這些都是在中國發生的失信事件,真正影響到港人生活的是原來中國人的失信會影響到港人的日常生活,最佳的例子便是水貨客和雙非兒童的問題。水貨客「佔領」北區的公共空間處理他們的貨品,而專做水貨客生意的藥房開到成行成市,他們走水貨的一大目標貨物正正是奶粉。作為一個有同情心和誠信的人當然會為中國人不能享用安全可靠的奶粉而同情他們,但是中國的失信問題卻影響到自以為是「局外人」的港人,我們要為自私的「失信者」埋單。另一方面,雙非兒童的家長不曾在香港工作、交稅,卻獲取大量本地的公共資源,利用制度的漏洞斂財,這是另一「中國人獲利,港人埋單」的例子。

失信造成的連串問題

廣告

當欠缺誠信的社會影響到民眾的日常生活,不論是港、中雙方政府作為管理者卻未有妥善處理「生活失信」的問題,結果造成「管理失信」的問題,意即管理者未有將「改善誠信」作為一種「管理」的目標。中國政府對解決毒奶粉和豆腐渣工程基本上無所作為,在捉拿幾個生產商負責人作代罪羔羊後,卻轉而針對要求追究責任的被害者。「結石寶寶之家」的發起人趙連海被控尋釁滋事罪而入獄,呼籲追究豆腐渣工程的譚作人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身陷囹圄。中國政府未有反思自身監管不力,甚至是官員受賄而放生生產商的問題,只懂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種失職、瀆職的行為不可能得到任何身處文明社會的港人認同。而香港政府對水貨問題和雙非問題同樣基乎無所作為,所謂邊境購物城原來無人問津,水貨客、自由行旅客繼續「佔領」北區街頭。政府禁止雙非孕婦預約生產,無疑是斷了「雙非的來源」,但現存的雙非兒童卻繼續在他們父母不需付出任何代價的情況下,獲取本地的醫療、教育資源,政府等於默認、默許這種無聲無息的新殖民行為。人民的生活原本是非政治化的事物,但當政府無力解決「生活失信」的問題,而政府的「管理」又同時是助長失信歪風的推手,「管理失信」問題終必引致民眾要求改革的呼聲,「失信問題」慢慢政治化起來。

政治就是一種人民對管治者的期望:一個管治者急人民所急,在解決社會問題的同時帶給人民一個理想社會的願景。如果政府無法做到,這將造成「政治失信」— 管治制度無法解決人民日常生活的問題,同人民卻無法改變制度去改革制度本身,政府不能承擔起其身的責任,因而失去人民的信任和執政的正當性。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同時,中國的政治形勢卻急速倒退。「解決提出問題的人」的維穩思維進一步鞏固,持續打壓維權人士。針對新疆和西藏的民族矛盾問題,中國政府竟然用泯滅人性的「再教育營」軟禁和更高壓的手段去消滅疆、藏地區的民族主義。面對貪污腐敗的行為,中共的打貪淪為打壓政治對手的手段,而非真正從制度開始改革。明顯隱瞞武漢肺炎疫情,結果在消息流出的幾日內就要封城。中國政府獲取執政正當性的手段不是靠選舉,更加不是靠改善民生,反而是販賣廉價、虛偽的民族主義情緒,用空洞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夢」大搞個人崇拜和無限期連任的帝制復辟。香港人看到這種「中國夢」難免一笑置之,由急住移民或已擁有外國國籍的「中國人」要游說港人服膺這套「政治失信」的制度,未必太小看港人的智慧,反國民教育運動正是港人對這種盲目民族主義說不。另一方面,中國的「政治失信」成了一種傳染病蔓延到香港的政界。向中國撫首稱臣的傀儡派議員只懂對中國的旨意阿諛奉承,他們用蛇齋餅稯去滿足低下階層的物慾,卻無法滿足代表未來的中產階級和年輕人的精神追求。當港人看到政治制度的進步追不上社會的改變步伐,不同的社會問題愈積愈多,管治者未有以港人為本位努力解決問題,反而是慢慢消滅英國人留下的文明制度和價值,轉而融入到所謂的「大灣區規劃」。港人求變之心,誰人阻止得到呢?不過,中國再次向港人展示其「政治失信」的可惡面貌,早被承諾的普選一拖再拖,結果催生出五區公投、佔中運動,當管治者在去年以送中條例徹底拆除港中之間的防火牆,「香港民族主義」、民主、自由、法治等意識形態在反送中運動中激發出來(利申,本人不支持港獨)。而一而再再而三地干預選舉,包括非法DQ 和非法押後選舉,情況正是政府今天下了非法的決定,明天再立新法律,後天政府做的一切都合法,這種玩弄法律的行為跟詐騙無異。港、中兩地管治者都顯示自身的誠信為零,並一同深陷「政治失信」的泥沼之中,而根據路徑依賴(Path dependence)的傾向,要管治者自我改正,卻無異於緣木求魚。

子曰:「民無信不立」,港中矛盾正正由非政治化的誠信問題開始,一步一步走到意識形態之爭。事實上,人民都不可能用意識形態當飯食,社會的構成必定是由人民的日常生活開始慢慢構建起來。港人暫時都無法改變制度,那麼不如我們由改變大家的生活入手。筆者給予抗爭者一點忠告:要爭取人民的支持,必須由民眾的生活入手,然後將人們扣聯在一起,才能達成一個共同的政治願景。未來的抗爭路,是一場人民組織起來,互相支持大家生活的長期戰。抗爭者當然不像政府般擁有大量資源,但至少我們還有300多個區議員的社區資源和網絡,當我們能夠從民眾的生活小事入手,了解不同人對未來的想像,再用be water 的方式去連結人民,這就是一種現任管治者、傀儡派議員、過去的泛民政黨都缺乏的「執政意志」。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