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在社交媒體的新聞參與由升轉跌

常言道,在社交媒體的時代,人們早已不是單純的新聞使用者或消費者,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新聞的生產者,或更普遍的,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新聞或公共事務內容的傳送者。人們在社交媒體上的行為,縱使簡單至給一則新聞按讚,均可以影響該內容的傳送幅度。所以,今時今日,傳播學者除了分析人們的新聞使用外,也會探討人們在社交媒體上的「新聞參與」,亦即是以不同的方法參與到新聞的生產、評論和發布之中。

分析新聞參與,可以讓我們看見人們在接收信息以外,有多積極投入到新聞和時事的世界之中,一些研究者甚至會把新聞參與視為政治參與的一種模式。固然,一個社會中人們的新聞參與程度有多高,會隨着社會和政治氣候變遷而轉變。在香港,由 2019 年到現在,社會在經歷過一段「社運低潮」過後,因反修例運動的爆發而進入一個近乎「全民動員」的狀態,而 2020 年的疫情和《國安法》立法,則令社會存在於一種政治上的超低氣壓之中,有市民認為國安法令香港社會回歸平靜,但亦有不少市民對政治環境感到非常失望。在這背景下,持不同政治立場的香港市民在網絡上的新聞參與有什麼改變?新聞參與跟市民對網上新聞環境的認知有什麼關係?

2017-20 年間新聞參與指數上升 今年明顯下降

牛津大學的路透新聞研究社在 6 月底發表了一年一度的《數碼新聞報告》,報告基於一個於包括香港在內的全球 30 多至 40 多個國家或地區進行的網絡調查研究。調查研究中的一組問題測量被訪者的新聞參與程度。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是路透新聞研究社的合作伙伴,表1 展示了過去幾年的香港數據中市民的新聞參與。問卷共有 13 個相關項目,將所有項目相加,我們可以得出一個新聞參與指數。在 2017 年的調查中,被訪者的平均新聞參與指數是 1.91。在往後兩年,新聞參與度一直有輕微上升,到了 2019 年,新聞參與指數的平均值為 2.03。其後,反修例運動開展,市民對新聞資訊的渴求及傳播新聞信息的意欲應有所上升,事實上,在 2020 年 1 月的調查中,香港市民的新聞參與度上升至 2.17。

不過,在 2020 年 1 月後的一年,疫情出現和社運的退潮,令市民少了參與傳播新聞信息的動機,而國安法的確立,亦令不少香港市民在使用社交媒體時多了一些顧慮。

表1 顯示,到了 2021 年 1 月,香港市民的新聞參與指數明顯下降至 1.6,不單比 2020 年 1 月時低,比 2017 年 1 月時也要低。看個別項目的話,下降幅度最大的,是有通過通訊程式分享新聞內容的比例,由 2020 年 1 月的 38.1% 下降至 2021 年 1 月的 26.6%,以及有通過社交媒體分享新聞內容的比例,由 2020 年 1 月的 31.2% 下降至翌年的 21.9%。除了就着新聞或政治議題寫部落格外,在其餘 12 個項目上,2021 年所得出的參與度,都是 5 年以來最低的。

紅線處處 市民使用社交媒體小心翼翼

如前所述,在 2020 和 2021 年之間新聞參與度的下降,部分可能源於在國安法下,不少政治新聞和評論變得敏感,紅線處處的情况下,市民使用社交媒體也變得小心翼翼,例如一些市民就更改了社交媒體帳戶的名字。我們可以預期,新聞參與度的下降,在民主派的支持者中會較為顯著。

民主派新聞參與度大幅下降 建制派降幅較小

表2 顯示了不同政治立場的市民的新聞參與度,由 2019 到 2021 年的變化。為簡單起見,我們只看總體新聞參與指數。在2019 年 1 月,民主派支持者的新聞參與顯著地高於其他兩個組別的香港市民。到了反修例運動期間的 2020 年 1 月,民主派支持者的新聞參與指數進一步上升至 2.77,建制派支持者的新聞參與並沒有顯著上升,中間派或沒有取向的市民的新聞參與更稍為下降。到了 2021 年,民主派支持者的新聞參與度大幅下降至 2.16,比 2019 年時更低,中間派或沒有政治取向的市民的新聞參與度也下降至 1.2,建制派支持者的新聞參與度也稍為下降,但幅度較小。民主派支持者仍然有較高的新聞參與,但民主派和建制派支持者之間的差距收窄了不少。

民主派更傾向認為「自己政治觀點未得充分報道」

新聞參與度和新聞內容的能見度是互相影響的。一方面,對某一種政治立場的市民而言,跟自己政見相近的新聞內容或評論愈少,往往也代表着值得轉發或支持的內容愈少,所以可能降低了新聞參與;另一方面,當某一種政治立場的市民不再積極參與新聞內容的生產和傳送時,也可能減低該種政治立場的新聞內容的流通程度。

2021 年路透新聞研究所的調查研究加入了一個新的問題,詢問被訪者覺得自己的政治觀點在自己國家或地區的新聞中有沒有得到充分的報道,結果發現,在香港,20.6% 的市民覺得媒體並沒有充足地報道自己的政治觀點,47.8% 認為報道量大致合適,12% 認為有太多報道,另外的回答不知道。若把不同立場的市民分開處理的話,在支持民主派的市民中,29.4% 認為自 己的政治觀點的報道量並不足夠,只有 9.9% 認為自己的政治觀點已經被報道得太多;在支持建制派的市民中,則只有19.7% 認為自己的政治觀點報道量並不足夠,另外 20.7% 認為自己的政治觀點已經被報道得太多。換句話說,支持民主派的市民更傾向認為自己的政治觀點並未得到充分的報道。

社會和政治討論多元性持續消退

這些都是 2021 年 1 月的數字,那是在香港電台仍未大幅度地更改各節目安排和《蘋果日報》停刊之前,客觀的狀况是,在過去半年,到了今天,支持民主自由的聲音再弱了一些,體現媒體第四權的批判性報道再少了一些,如果這種狀態使更多支持民主自由的市民遠離政治,降低新聞參與度,相關的新聞內容和觀點的流通程度就會再低一些。支持政府的市民也許會覺得「耳根清淨」,實際上卻是社會和政治討論的多元性在不停的消退之中。

原文刊於明報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