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仲明

高仲明

從事新聞攝影 20 年,一直以香港為基地。2019 年,他以為自己仍可以在衝突場面中來去自如,記錄抗爭中的人與事。可惜歲月不仁,他腰酸背痛,再也跑不動,只能在催淚煙中食塵。8 月,高仲明因為對催淚煙嚴重過敏,呼吸困難,先後兩度入院,從此退下火線。作為香港人,他不甘心缺席這場空前的抗爭。遂另闢蹊徑,以警暴為主題,拍攝受害者的人像照。《港傷》獲「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 2020」Documentary — 專業組冠軍。高仲明關注的議題包括貧窮、無家者、少數族裔等。Facebook:https://bit.ly/3dYmOLj

2020/6/12 - 22:33

【港傷.前言】初衷

高仲明《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封面構想(圖片來源:作者眾籌網站)

高仲明《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封面構想(圖片來源:作者眾籌網站)

「人與政權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傷痕可能會隨年月退卻,但我們必需記住它們的由來。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初衷,是記錄警暴。24 位受訪者在反修例運動中各自付出血汗。在以數千計的傷者中,僅是冰山一角。但他們的經歷、識見和感受,為我解惑,在此先行致謝。

記得在 2019 年 6 月、抗爭爆發初期,作為攝影師/記者,我隱若感到不安。抗爭者都是蒙面俠,該如何闡述他們的故事?我不甘於隔著厚格薄格或臉罩,去窺看他們的精神面貌。然而這點不安很快就一掃而空,因為抗爭者是他、也是你和我。街頭衝突以外,他們日常面對的問題,也就是香港社會的問題:少年受傷後與親建制的家人決裂,但「家」本來不就是舔傷之所嗎?有人在頭破血流時,最擔心的是翌日能否出發去旅行,否則女友會不高興,反映港女確是力拔山河!區議員在中產屋苑受襲,兇徒的背景折射出紅色資本炒高香港樓價,中共爪牙深入香港每個界別、每個階層的濫觴……

廣告

是香港人就得面對土地問題。因為無法負擔影樓的費用,拍攝地點差不多全是後巷、公園等公眾地方,唯有用攝影技巧隱去煩雜的背境。但我更擔心拍攝期間會遭警察干擾,每次都只能速戰速決。我們相約在被訪者居住或工作的地點附近。他們領著我穿插在橫街小巷、尋找安全的落腳點時,我恍惚體會到他們的生活軌跡。焉知非福。

過去一年,我們喊得最多的口號由「香港人加油」,演變成「香港人報仇」。然而「香港人」究竟是什麼?我們到底愛香港些什麼?作為 80 後,我年少時所認識的香港人其實不怎樣可愛。香港人嘛,就是一種流行文化下的共同體,看港產片、聽廣東歌。信奉黃子華的「魚蛋論」、投機取巧、沒有價值信念、低俗當有趣,令阿叻(影視紅星陳百祥!)異常入屋。但在這場抗爭中,香港人迸發出新的素質:正義、團結、創意、勇氣。我們共同經歷過的喜怒哀樂冶煉出族群身份,而哀怒又往往比喜樂來得更深刻。可以很自豪的說,我們為「香港人」下了新的定義。

因為香港人,反修例運動才有前所未見的特質。我們朝著共同目標進發,各盡其力,所以不需要再有大台;和勇不分,既流動又機動。24 位抗爭者有著不同背景,但他們為了同一種價值,負隅前行。這場運動對你的意義又是什麼?希望大家在閱讀這輯作品時,會找到自己的答案。

高仲明ㅤ蔡慧敏

香港攝影記者高仲明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獲得 Sony 世界攝影獎 2020 公開賽、紀實攝影組冠軍。該輯作品拍攝港人在抗爭中的種種傷勢,惟主辦方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 指相關影像「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具煽動性」,並將十幅參賽作品的其中六幅下架。被下架的都是明顯見到傷痕的照片。

高仲明現正舉行眾籌。所得款項會用來製作《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相集,並在香港及世界各地舉行展覽。《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相片和文字是大家的。任何媒體、機構或個人只要註明出處,均歡迎轉載或使用,以廣流傳。「攬炒團隊」(APPG)已採用部份照片,製成「Edvidence of Human Right Abuse」文宣,要求英國國會調查香港的人權狀況。書中有 24 位受訪者,《立場新聞》會率先連載部份內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