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仲明

高仲明

從事新聞攝影 20 年,一直以香港為基地。2019 年,他以為自己仍可以在衝突場面中來去自如,記錄抗爭中的人與事。可惜歲月不仁,他腰酸背痛,再也跑不動,只能在催淚煙中食塵。8 月,高仲明因為對催淚煙嚴重過敏,呼吸困難,先後兩度入院,從此退下火線。作為香港人,他不甘心缺席這場空前的抗爭。遂另闢蹊徑,以警暴為主題,拍攝受害者的人像照。《港傷》獲「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 2020」Documentary — 專業組冠軍。高仲明關注的議題包括貧窮、無家者、少數族裔等。Facebook:https://bit.ly/3dYmOLj

2020/6/29 - 14:47

【港傷.10】爆眼少女 K:「香港人不要放棄」

K(化名)ㅤ2X 歲ㅤ動物診所助護(高仲明攝)

K(化名)ㅤ2X 歲ㅤ動物診所助護(高仲明攝)

【攝:高仲明,文:蔡慧敏】

K(化名)ㅤ2X 歲ㅤ動物診所助護

2019 年 8 月 11 日晚上 7 時許,尖沙嘴警署閘外的巴士站聚集了若干身穿反光衣的記者和急救員,現場沒有太多示威者,也沒有衝擊行動。突然「嗖」一聲,一名黑衣少女中冷槍倒地,血流披面,一枚布袋彈嵌在她的護目鏡上。

廣告

K 受傷後的片段被《蘋果日報》拍下。浸滿鮮血的護目鏡、恍如血洞的眼框成為了抗爭者的圖騰。「爆眼少女」的插畫頭像貼滿各區的連儂牆、「黑警,還眼!」成為抗爭口號、社交媒體一時舖滿手掩右眼的自拍照。但為免影響訴訟,她一直保持低調,不接受訪問或披露傷勢。今次願意參與拍攝,原因很簡單:「能幫的就幫。不能再幫忙,唯有在其他地方努力。」

中彈後兩日,她仍在醫院昏迷,已收到警方的問候。來信大致是叫她報警求助,並祝她早日康復。警方明顯知道 K 的身份,卻沒有主動調查,枉論揪出兇徒;同時向法庭申請搜查令,向醫院索取她的醫療報告,並一反常態在記者會上公佈K 提出司法覆核,質疑警方拒絕向她提供搜查令的副本,是違反《基本法》。她堅持訴訟,就是不想立下先例,讓警方對病人私隱予取予攜。

冷槍擋不了,抺黑更是陸續有來。警方表示從社交媒體留意到 K,但不能確定她受傷的原因,「案發現場有鋼珠,不排除她是被其他物品所傷」云云。然後中國中央電視台和應,指 K 是被「豬隊友」的彈叉所傷。假新聞出口轉內銷,在藍絲群組流傳,好一個完美的循環。K 對此一笑置之,只道:「香港人不要放棄。」

香港攝影記者高仲明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獲得 Sony 世界攝影獎 2020 公開賽、紀實攝影組冠軍。該輯作品拍攝港人在抗爭中的種種傷勢,惟主辦方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 指相關影像「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具煽動性」,並將十幅參賽作品的其中六幅下架。被下架的都是明顯見到傷痕的照片。

高仲明早前的眾籌已經完成。所得款項會用來製作《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相集,並在香港及世界各地舉行展覽。香港的展覽正在 Openground 舉行。購買相集,可以私訊高仲明的 Facebook 專頁,在 Openground 和指定黃店亦有發售。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相片和文字是大家的。任何媒體、機構或個人只要註明出處,均歡迎轉載或使用,以廣流傳。「攬炒團隊」(APPG)已採用部份照片,製成「Edvidence of Human Right Abuse」文宣,要求英國國會調查香港的人權狀況。書中有 24 位受訪者,《立場新聞》會率先連載部份內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