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仲明

高仲明

從事新聞攝影 20 年,一直以香港為基地。2019 年,他以為自己仍可以在衝突場面中來去自如,記錄抗爭中的人與事。可惜歲月不仁,他腰酸背痛,再也跑不動,只能在催淚煙中食塵。8 月,高仲明因為對催淚煙嚴重過敏,呼吸困難,先後兩度入院,從此退下火線。作為香港人,他不甘心缺席這場空前的抗爭。遂另闢蹊徑,以警暴為主題,拍攝受害者的人像照。《港傷》獲「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 2020」Documentary — 專業組冠軍。高仲明關注的議題包括貧窮、無家者、少數族裔等。Facebook:https://bit.ly/3dYmOLj

2020/7/1 - 11:53

【港傷.12】縱疲憊不堪ㅤ吳傲雪堅持控訴:「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

吳傲雪ㅤ25 歲ㅤ學生(高仲明攝)

吳傲雪ㅤ25 歲ㅤ學生(高仲明攝)

【攝:高仲明,文:蔡慧敏】

吳傲雪ㅤ25 歲ㅤ學生

吳傲雪在「8.31 太子站事件」中被捕。她在葵涌警署扣查期間,被一名男警拍打胸部;如廁時被兩名女警監視、直視她的性器官。後來又轉押至新屋嶺扣留中心,合共 44 小時才獲釋。她先後三次出席記者會和公開集會,蒙面講述自己被性侵的經歷。2019 年 10 月 10 日,在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段崇智與學生的對話會上,她脫下口罩,公開要求校長譴責警暴。

廣告

吳傲雪是中大幼兒教育系四年級生,但她所做過的人生抉擇,已沉重一生。17 歲時因為家暴離家出走,自此與父母鮮有來往,靠兼職和奬學金為生;患抑鬱症,曾三次企圖自殺;沒有家,就為自己建立一個,12 月宣佈與相識不久的「手足」結婚;被控非法集結後決定「踢保」(拒絕保釋安排),獲無條件釋放。覊留室的惡夢令她想起童年經歷:父母/警察手握權力,所以你是魚肉糜鹿。

逆權運動以來,被捕者在警署遭輪姦、雞姦的消息多番流傳,但從未有受害人現身控訴。不想現世的邪惡淪為都市傳說,吳傲雪決定身先士卒,「大家都要照顧家人感受。如果我在意我媽的看法,她也不會讓我站出來。他們的心態是:不做出頭鳥,對方未必會置我於死地。」以為息事可寧人,但對當事人來說,沉默會令抑鬱在心底發酵,「喺度攪攪攪(不斷翻滾)。」

吳傲雪選擇在鎂光燈下控訴,令校長無從迴避,「Timing 一去不返,now or never。」這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決定,同時也是為了一口氣,「我覺得唔 gur 咪講囉(覺得不忿便說出來)。」「其實講又煩,不講也煩。我站出來,就會不斷被人質疑。說我是大話精、前言不對後語、哪來證據等。要 blame the victim,總有好多方法。」立竿見影的,是恐嚇短訊蜂擁而至,「你的行蹤我們十分清楚」、「天拿水正在等你」、「一晚收幾錢?」等。但站出來可有令她稍稍釋懷?「如果以『舒服』去考慮,都幾可悲。」

在對話會上,她的說辭充滿張力:「我來自暴力家庭,我沒有家,我的家就是中大。既然校長說『所有學生都是我的兒女』,你會否關懷我們的感受,出聲明譴責警察暴力?」段崇智起初一貫官腔,「所有暴力我都譴責。」隨即惹來全場學生鼓躁。「令他態度改變的,其實不是我,是之後的閉門會議。」

段崇智離開會場時被攔截,數名男同學跪地痛哭,猶如上訪的情節。他終於答應學生閉門再傾,「有同學說自己的爸爸是退休警察,會罵示威者是『曱甴』。但當他帶著一身傷痕回家,爸爸仍會替他搽藥膏。這番話令他醒悟。」「我的原生家庭不會支持我。他們是藍絲,看《文匯報》。學校是我唯一的居所,我不在此發聲,就沒有其他渠道發聲;教育工作者不保護學生,有誰會保護學生?」她「出櫃」後,媽媽與她斷絕聯絡,試過在街上碰見,也裝作不見。

8 日後,段崇智發表公開信,向學生靠近了一步:「對於部分警務人員涉嫌不當使用暴力或違反人權,經查證後須予以譴責。」算是香港各大學校長之中,最「親民」的立場。吳傲雪認為這是「不完美、可接受、需改善」。11 月 12 日警方攻打中大,段崇智親身到前線試圖交涉,結果中了催淚彈,要入院留醫。他終於與學生呼吸同一口空氣 — 雖然學生想要的,其實只是一句公道說話。

中大被轟炸後,宿舍關門。本地生必須回家,只有個別人士可入住國際生宿舍。吳傲雪的遭遇被廣泛報導後,校方主動處理她的住宿問題,「有人報導,就會獲得特別優待。他們也不想你向傳媒告狀。」受注目等於受保護。每次訪問,她都會自動穿上同一件 statement tee:「You have to be very strong, if you want to do something very wrong.」但不斷反芻自己的不幸,也令她疲憊不堪,「我覺得好厭,好麻木,好像在說別人的故事。」由除下口罩的一刻開始,她已沒有退路,只能堅持到底。

香港攝影記者高仲明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獲得 Sony 世界攝影獎 2020 公開賽、紀實攝影組冠軍。該輯作品拍攝港人在抗爭中的種種傷勢,惟主辦方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 指相關影像「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具煽動性」,並將十幅參賽作品的其中六幅下架。被下架的都是明顯見到傷痕的照片。

高仲明早前的眾籌已經完成。所得款項會用來製作《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相集,並在香港及世界各地舉行展覽。香港的展覽正在 Openground 舉行。購買相集,可以私訊高仲明的 Facebook 專頁,在 Openground 和指定黃店亦有發售。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相片和文字是大家的。任何媒體、機構或個人只要註明出處,均歡迎轉載或使用,以廣流傳。「攬炒團隊」(APPG)已採用部份照片,製成「Edvidence of Human Right Abuse」文宣,要求英國國會調查香港的人權狀況。書中有 24 位受訪者,《立場新聞》會率先連載部份內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