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仲明

高仲明

從事新聞攝影 20 年,一直以香港為基地。2019 年,他以為自己仍可以在衝突場面中來去自如,記錄抗爭中的人與事。可惜歲月不仁,他腰酸背痛,再也跑不動,只能在催淚煙中食塵。8 月,高仲明因為對催淚煙嚴重過敏,呼吸困難,先後兩度入院,從此退下火線。作為香港人,他不甘心缺席這場空前的抗爭。遂另闢蹊徑,以警暴為主題,拍攝受害者的人像照。《港傷》獲「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 2020」Documentary — 專業組冠軍。高仲明關注的議題包括貧窮、無家者、少數族裔等。Facebook:https://bit.ly/3dYmOLj

2020/7/8 - 16:32

【港傷.17】稱警民對立無法彌補ㅤ遭警暴紮鐵工:「除非重組警隊」

Mike(化名)ㅤ37 歲ㅤ地盤工人(高仲明攝)

Mike(化名)ㅤ37 歲ㅤ地盤工人(高仲明攝)

【攝:高仲明,文:蔡慧敏】

Mike(化名)ㅤ37 歲ㅤ地盤工人

2019 年 10 月 23 日凌晨,Mike 在太子目睹一名的士司機因為政見與市民口角,繼而被圍毆。「獅鳥」(「私了」諧音)四散後,司機欲追上前報復,Mike 勸阻,卻被接報到場的防暴警抓住。在旺角警署扣留期間,一名蒙面警員用警棍在他的右腿上連續打了十幾下,造成嚴重瘀傷。三十多小時後,Mike 獲無條件䆁放,未有被起訴。

廣告

當晚的事發經過被網台拍下,但警方相信司機片面之辭,把 Mike 押返警署,「拉入去,打完你一輪,然後十幾個人輪流侮辱你。我算是硬淨(堅強),小朋友真的會被嚇壞。」Mike 是個身型精瘦的紮鐵工人。旺角警署的「散仔」(低級警員)問他學歷如何,又問:「你知道我們的學歷嗎?」Mike 答曰:「毅進吧?」警員笑道:「你個死地盤佬。」「我賺錢多過你啦。」

香港有一條進修途徑名為「毅進文憑」,供中學文憑試不及格的學生報讀。當中有「紀律部隊課程」,修畢後可以投考警察、消防、懲教等部門,薪高糧準,成為考試失敗者的理想出路。近年警隊的編制不斷擴充,入職要求降低,故聘用了大量「毅進仔」。示威者常以「毅進仔」來稱呼前線警員,揶揄他們的智商和情商。當警員遇著學歷或社會地位比他們低的市民,也就覺得「機會來了」,「他想找點什麼來侮辱你、踩低你。打工而矣,其實不需要這樣。」Mike 認為警民之間的對立與仇恨已經無法彌補,「除非重組警隊。」

紥鐵技工的日薪大約為 2,500 港元,若每月開工 10 天以上,確是高於「毅進仔」的起薪點 24,110 港元。但地盤工人缺乏保障,被剝削、被走數時有發生。辛苦、危險、開工不足,收入極不穩定。Mike 這次受傷需休息 9 天,手停口停,他倒是處之泰然,「一向都是賺到就慢慢搣(賺到錢慢慢花,未雨綢繆)。」

在「地盤佬」之中,Mike 算是罕有品種,「好多都是藍絲。因為堵路會阻礙開工,影響生計。」為免在工地上被人另眼相看,故不願出鏡。作為社運常客,他在 2014 年 7 月 1 日參與「佔中預演」時曾被拘捕,當年的警察仍未腐化至此:「以前還算有禮貌,不會隨便打人。現在就當你是曱甴般對待。他們的思想很恐怖,完全覺得自己沒有錯。」這次他「循例」向警方投訴、索償,「但我無信心,警署怎會呈交對他們不利的閉路電視片段。我完全不知道毆打我的警員是哪位,如何舉證?」

香港攝影記者高仲明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獲得 Sony 世界攝影獎 2020 公開賽、紀實攝影組冠軍。該輯作品拍攝港人在抗爭中的種種傷勢,惟主辦方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 指相關影像「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具煽動性」,並將十幅參賽作品的其中六幅下架。被下架的都是明顯見到傷痕的照片。

高仲明早前的眾籌已經完成。所得款項會用來製作《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相集,並在香港及世界各地舉行展覽。香港的展覽早前在 Openground 舉行。購買相集,可以私訊高仲明的 Facebook 專頁,在 Openground 和指定黃店亦有發售。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相片和文字是大家的。任何媒體、機構或個人只要註明出處,均歡迎轉載或使用,以廣流傳。「攬炒團隊」(APPG)已採用部份照片,製成「Edvidence of Human Right Abuse」文宣,要求英國國會調查香港的人權狀況。書中有 24 位受訪者,《立場新聞》會率先連載部份內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