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仲明

高仲明

從事新聞攝影 20 年,一直以香港為基地。2019 年,他以為自己仍可以在衝突場面中來去自如,記錄抗爭中的人與事。可惜歲月不仁,他腰酸背痛,再也跑不動,只能在催淚煙中食塵。8 月,高仲明因為對催淚煙嚴重過敏,呼吸困難,先後兩度入院,從此退下火線。作為香港人,他不甘心缺席這場空前的抗爭。遂另闢蹊徑,以警暴為主題,拍攝受害者的人像照。《港傷》獲「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 2020」Documentary — 專業組冠軍。高仲明關注的議題包括貧窮、無家者、少數族裔等。Facebook:https://bit.ly/3dYmOLj

2020/7/12 - 12:59

【港傷.20】大學生涯隨「中大保衞戰」結束ㅤ學生記者:「好唏噓、好無奈」

Kathyㅤ22 歲ㅤ學生(高仲明攝)

Kathyㅤ22 歲ㅤ學生(高仲明攝)

【攝:高仲明,文:蔡慧敏】

Kathyㅤ22 歲ㅤ學生

「中大保衞戰」所在的二號橋,是校園連接高速公路的隘口,闊不過 10 米。2019 年 11 月 12 日 3 時許,警方開始轟炸二號橋,直到晚上 10 時才停火。其間發射了過千枚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布袋彈不計其數。示威者從宿舍、飯堂搬出床褥和餐枱作掩護,間中掟磚頭和汽油彈還擊。火力懸殊,要攻入校園本來不費吹灰之力。折騰竟日,客觀效果是把死守的員生困在瓶頸,燒烤、熗炒、煙燻。Kathy 是二號橋上的縷蟻之一,左腳被布袋彈打中。

廣告

Kathy 是中大新聞系四年級生,在某網媒做兼職記者。她在 11 月 11 日起在二號橋採訪,當日除了早上有一輪衝突,下午過後相對平靜,沒想到翌日烽火連天。在中大生活了接近 4 年,Kathy 其實從沒去過二號橋,那是駕私家車才會經過的入口。12 日下午,港鐵大學站早已封閉,她乘小巴在崇基門下車,再徒步走向戰場。作為地膽,總算沒那麼迷惘,「不然在火車站兜來兜去仍未找到。」

戰幔一打開,槍聲就沒有停止過,雙方的防線在火光熊熊的橋上左右移動。中間有若干插曲:示威者堆疊的路障頗有中大特色,掛上「快跑ㅤ否則無 PE 分」的旗幟,貫徹中大學生必需修讀體育課才能畢業的傳統;校長段崇智傍晚來斡旋,正當他跨過二號橋、出發去警署處理被捕學生的事宜,警方又再投擲催淚彈,令他初嘗 TG 之味,事後需入院治療。

晚上 8 時許,警方又一輪猛攻。硝煙燶濁,所有人與事都變成剪影。Kathy 處身戰地大半天,身心麻木,「其實我不算站得很前。」左腿忽然一陣劇痛,繼而頭暈、耳鳴、站不穩。兩名急救員把她抬走,發現小腿中彈。裹上紗布,轉眼由白變紅,「太大煙,戴了面罩都吃不消。有兩、三個行家再扶我去較遠的地方。」她本來沒打算去醫院,但同事堅持要她入院。當時警方已經出動水炮車,不能再經二號橋直出公路,惟有攀過山坡。此時 Kathy 遇見三個只戴著外科口罩、沒有裝備、自稱是校友的黑衣人,「他們輪流揹我上斜,好感動。」混亂中也來不及道謝,Kathy 登上家長車(市民自發來接送示威者)直奔醫院。

事發時 Kathy 仍在拍攝,翻看錄影片段,前面仍有一堆記者和示威者,但布袋彈還是穿過人群射中她。醫生說傷口很深,縫了三針,事隔幾個月仍覺痛。但受傷當晚她沒有回家,「之後也沒有讓爸媽知道我中彈,推說是跌傷了。」「中大圍城戰」全程有多間媒體在網上直播,本來難以隱瞞,但她的家遠在平行時空,「我爸是藍絲,專看 TVB(無線電視,親北京的免費頻道);媽不理世事。他們都不知道我做這些『危險嘢』。」她也從來不與父母談論,「不想爭拗,跟他們嘈交沒有意義。」她哥哥倒是個行動派,曾把無線新聞台的選項從搖控器上剔除,「阿爸勁嘈,後來我叫哥重新安裝好了。」

爸媽本來就不想她唸新聞系,「覺得人工低又辛苦。」Kathy 文憑試的成績不俗,大可選擇法律系,但她還是忠於自己的喜好。她也沒有被布袋彈所嚇怕,「最多下次不要走太前,早點戴上裝備。」畢業在即,對於是否入行做記者,她反而無可無不可,「如果有 offer 都會做,但好似不覺有機構請人。」撇除傳統媒體赤化兼萎縮,若抗爭未全竟功,香港失去僅有的自由,傳媒行業將正式蓋棺。

二號橋的硝煙久久不散,路面的彈痕仍在。中大陷入戰事後宣佈停課,第二個學期又因為武漢肺炎,只能遙距教學,「今個學期本來選修了好玩的科目,例如新聞攝影,但都泡湯了。」Kathy 本來打算暑假留在中大修讀韓文,再想找工作的事,偏偏學位有限,搶不到。沒想過大學生涯早已隨「中大保衞戰」溘然而終,「好唏噓、好無奈。」

香港攝影記者高仲明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獲得 Sony 世界攝影獎 2020 公開賽、紀實攝影組冠軍。該輯作品拍攝港人在抗爭中的種種傷勢,惟主辦方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 指相關影像「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具煽動性」,並將十幅參賽作品的其中六幅下架。被下架的都是明顯見到傷痕的照片。

高仲明早前的眾籌已經完成。所得款項會用來製作《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相集,並在香港及世界各地舉行展覽。香港的展覽早前在 Openground 舉行。購買相集,可以私訊高仲明的 Facebook 專頁,在 Openground 和指定黃店亦有發售。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相片和文字是大家的。任何媒體、機構或個人只要註明出處,均歡迎轉載或使用,以廣流傳。「攬炒團隊」(APPG)已採用部份照片,製成「Edvidence of Human Right Abuse」文宣,要求英國國會調查香港的人權狀況。書中有 24 位受訪者,《立場新聞》會率先連載部份內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