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仲明

高仲明

從事新聞攝影 20 年,一直以香港為基地。2019 年,他以為自己仍可以在衝突場面中來去自如,記錄抗爭中的人與事。可惜歲月不仁,他腰酸背痛,再也跑不動,只能在催淚煙中食塵。8 月,高仲明因為對催淚煙嚴重過敏,呼吸困難,先後兩度入院,從此退下火線。作為香港人,他不甘心缺席這場空前的抗爭。遂另闢蹊徑,以警暴為主題,拍攝受害者的人像照。《港傷》獲「Sony World Photography Awards 2020」Documentary — 專業組冠軍。高仲明關注的議題包括貧窮、無家者、少數族裔等。Facebook:https://bit.ly/3dYmOLj

2020/6/24 - 20:12

【港傷.6】楊子俊:「教師必需有政治立場」

楊子俊ㅤ30 歲ㅤ中學教師(高仲明攝)

楊子俊ㅤ30 歲ㅤ中學教師(高仲明攝)

【攝:高仲明,文:蔡慧敏】

楊子俊ㅤ30 歲ㅤ中學教師

2019 年 6 月 12 日,楊子俊在金鐘參加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集會。下午 3 時開始,警民爆發嚴重衝突。警方施放了 240 枚催淚彈、中間夾雜致命的橡膠子彈和布袋彈,希望一舉驅散數萬名示威者。楊子俊當時身處夏慤道與紅棉道交界,站在警察防線前面。他一直注視著警察的舉動,對方突然擘槍,沒想到那是他右眼見到的最後一格畫面。

廣告

6.12 為無休止的警暴揭開序幕,楊子俊是「黑警、還眼」的第一筆血債,「似好重的一搥打過來。」他右眼的視力僅餘 0.025(完好的視力是 1.0),醫學上判斷為失明,「手術算是失敗了,傷口太大,沒什麼可以再做。」右眼的外觀沒有異樣,但他見到的是一團幻光,只有邊緣位置看得清楚,「都幾煩,工作時寧願遮著一隻眼。」改薄、備課燃燒眼力,工作能量大幅折損。但他在受傷後兩星期已急於復工,「同事已經替我改了試卷,很不好意思。我教通識科,做 IES(獨立專題探究)一定要有老師指導,要顧及學生的利益。」

楊子俊一度被控暴動罪,最高可判囚 10 年,「犯刑事,會被吊銷教師執照。」令他一度惶恐不安。6.12 僅是打響第一槍。往後警暴變本加厲,不斷有市民受傷,有學生被實彈打進胸膛、打爆腎臟。8 月 11 日晚上,尖沙嘴「爆眼少女」被布袋彈射中了右眼,令他深感內疚,「如果我早點站出來控訴警暴,這是否可以避免呢?」

現時香港的遊行集會就算有「不反對通知書」,往往也落得流血收場,正是路過都有風險。6.12 的集會本來合法,後來成為了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口中的「暴動」。但楊子俊堅持繼續上街,「保釋期間再犯,就要即時囚禁。踢保後心理上好過一點。」「踢保」即是拒絕繼續保釋,警方若不即時落案起訴,就要無條件釋放當事人。

楊子俊任教的拔萃女書院是傳統名校,校長劉靳麗娟曾任青海省政協委員,立場保守,「我沒有感覺到她特別紅。她也不是藍,而是真正擁有權力的階層。」校方沒有即時因被捕一事而為難他,「大家都在觀望中,校方也不夠膽來搞你,就當沒事發生。」然而校長炒人有很多方法。2020 年 3 月,楊子俊終於被告知不獲續約。理由是來年中三的通識科會取消,人手過盛。

通識科被陰乾,非一日之寒。女拔萃幾年前已逐步取消了中一、二的通識課,「通識科不被看重,學校高層覺得不值得投資。他們靠近權力核心,他們的選擇反映教育政策的走向。」通識科自 2009 年起成為香港中學文憑考試(DSE)的必修科,原意是加強學生的社會觸覺。但近年親北京勢力不斷吠,指通識誤人子弟、令學生走上街頭造反,要求取締通識科。女拔萃由初中開始教通識,原意是為了贏在起跑線,如今的取態,其實是預言不出三年,通識科將不會是 DSE 的必修科目。「好可惜。我是第一批修讀通識的學生(舊學制的 AS-Level),大學時才會唸社會科學,畢業後投身教育,人生軌跡從此改變。」「當年學民思潮的成員都話,IES(獨立專題探究)是他們的啟蒙。沒有通識,未必會咁快明白社會發生什麼事。」

作為年資最短的合約制員工,向楊子俊開刀可謂不癢不痛。校長認為這是「真實而合理的原因」,可以坦誠公開云云,「女拔萃是直資學校,大部份老師都是合約制,除非是做了很久的吧。」「如果出現任何狀況要炒人,都是先炒合約教師,結果新人每份工都做不長。」不論工作表現,人瑞都可緊抱鐵飯碗,年輕的卻惶惶不得終日,還有更赤裸的年齡歧視嗎?「現時媒體上有不同的工具和新方法可使用。年輕、熱血的老師真心想教好學生,有時卻被認為是『做得太多』,破壞了原有的 routine,因而被盯上。」「我 8 月會出一本書,講合約教師的問題啦。」他決定提前在 7 月離職。面對急速惡化的形勢,希望離開建制能換取更多空間,力挽狂瀾,「其實我很期待新生活。不需再晨早起床,不用遵守好多規條。」

楊子俊在 2020 年 6 月 18 日在 Facebook 宣佈自己即將失業後,收到大量私訊,說可以提供工作機會,「正路的,有其他學校的教職。補習、記者、保險都有。」香島中學一名音樂教師因為容許學生演奏《願榮光歸香港》,都可以被解僱。楊子俊是「暴動教師」,哪有學校敢起用?「這反映教育界也不是完全保守吧。」然而他暫時沒打算回歸校園,「要等香港的社會、政治制度重回正軌,否則教育界的情況不會有改善。『光復香港』並不是口號,而是切實要做。」

楊子俊在 2020 年 1 月 3 日的教師集會上發言時表明,「政府和教育局不斷散播白色恐怖,希望教師不會有政治立場。我想說,教師必需有政治立場。學生需要有血有肉、有思想的老師。」「遇到政治問題就說『不知道』,見到警暴、香港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仍說『不知道』,學生不會尊敬這種老師。我們要多發表意見,令學生和社會都知道,教師會堅守自己的立場。」楊子俊早已展開另一條戰線,入稟指警方對他施行非法暴力,追討賠償,並要求法庭頒令警方的行為屬違法;又提出司法覆核,質疑「速龍」(警察特別戰術小隊)未有展示編號及委任證屬違憲。

香港攝影記者高仲明憑作品《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獲得 Sony 世界攝影獎 2020 公開賽、紀實攝影組冠軍。該輯作品拍攝港人在抗爭中的種種傷勢,惟主辦方 World Photography Organisation 指相關影像「對某些人來說可能具煽動性」,並將十幅參賽作品的其中六幅下架。被下架的都是明顯見到傷痕的照片。

高仲明早前的眾籌已經完成。所得款項會用來製作《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相集,並在香港及世界各地舉行展覽。香港的展覽正在 Openground 舉行。購買相集,可以私訊高仲明的 Facebook 專頁,在 Openground 和指定黃店亦有發售。

《Wounds of Hong Kong 港傷》的相片和文字是大家的。任何媒體、機構或個人只要註明出處,均歡迎轉載或使用,以廣流傳。「攬炒團隊」(APPG)已採用部份照片,製成「Edvidence of Human Right Abuse」文宣,要求英國國會調查香港的人權狀況。書中有 24 位受訪者,《立場新聞》會率先連載部份內容。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