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家麟

區家麟

曾經夢想浪遊世界,竟然實現了一大半。行過萬里路,又發覺,不如讀萬卷書;很多話要說,請讓我慢慢說。

2020/10/23 - 17:19

港大變黨大,黨委副校要進來了

香港大學即將升格為香黨大學,《眾新聞》引述消息報道,兩位新任副校長人選,來自清華大學,其網頁顯示,工程工業系申作軍乃系方的黨委委員。新聞曝光後,《立場新聞》報道,工業工程系黨委班子名單上,「申作軍」的「黨委委員」職銜隨即消失。

堂堂清華,極速刪除黨籍資料,一定不是黨員身分見不得光,一定不是作賊心虛,一定是技術問題,一定是小編搞錯,也許,是申同志退黨了呢。

讀歷史,見到一百年前的共產黨員都是偉大的理想主義者,誓要推倒吃人的資本家剝削,為大同世界烏托邦努力奮鬥,個個都是有為青年、先進分子。英明的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圳四十周年重要講話,我就領略到,沒有黨中央,就沒有新深圳的真諦,講到抗美援朝的鬥爭成就,黨總是排在國家與人民之前。傳媒姓黨、軍隊姓黨、黨對法院全面領導,才有中國的今天。內地黨員與共青團成員,都會光明磊落在個人資料上公開自己的「政治面貌」,那是光榮的傳統、榮耀的標誌。

廣告

不過,大家有無發覺,「共產黨」三字來到香港,卻變成一種根深柢固的負面印象?

看《鏗鏘集》的〈袁氏這一家〉一集,除了容海恩講「各人有自己的良知」這熱話之外,還有一個小枝節,在談到容海恩父母是否共產黨員,容海恩似乎心有不甘,一副含冤受屈的樣子。奇怪,若然屬實,你不是應該感到無比光榮嗎?這種即時反應,可見「共產黨」三字,就算建制派「自己人」亦恥與為伍,原因很簡單,偉大的共產黨員來到香港,總是要偷偷摸摸,總是要地下活動,百般掩飾身分,諸位黨員,不認不認還是不認,一副副虛偽臉龐,簡直敗壞中國共產黨的名聲。

不如這樣,反正一國已經取代了兩制,一黨已取代了一國,香港是中國共產黨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如就開誠布公,在香港搞一個百萬黨員大遊行,宣示主權,黨員公開身分,由黨國還其清譽,褒揚他們潛伏多年對黨國的貢獻。

港大易名黨大,又一個劃時代征程,又一碌深度交融的豐碑。

作者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