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島區補選「樁腳」見聞

2018/2/23 — 12:00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圖片由作者提供

【文︰麥德正(工黨副主席(政策)、東區區議員)】

立法會補選在即,是民主與親中共陣營的對決。我作為「樁腳」的東區區議員,參與助選工作義不容辭,並一直忙著開街站替民主派參選人宣傳。

上月,我為尚未被DQ參選資格的香港眾志周庭在西灣河站台,我拿著大聲公「嗌咪」呼籲市民投票,周庭則派傳單,並向街坊打招呼、介紹自己。我是區議員,該區街坊固然認得我,但我也不禁會替周庭著急,擔心街坊會對周庭感陌生,甚至會誤以為她只是眾志的其中一個義工。周庭大概也知道這一點,故出盡百二分努力,主動向街坊揮手,態度親切。說實在,如果我在區議會選戰中遇上這個對手,也必然陷入苦戰。

廣告

我的擔心也許是過慮。事實上,有很多街坊不斷走過來跟她聊天,年長的關心她的抱負,年輕的有時匆匆走過,但也會接過傳單,說一聲支持、加油;而沒說話的,也投下鼓勵的眼神。

廣告

在此之前,周庭和黃之鋒來到我的辦公室與區議員們交流。一直以來,我印象中的周庭是抗爭者,她說是次參選,將以教育和城市規劃為焦點,他們與一眾區議員交流之前做足準備,論述內容相當豐富,也準備回應質疑,與參加選舉辯論無異。他們是有備而戰。

可惜,周庭被無理DQ,公眾無法見到她的實際表現。港島區民主陣營候選人轉為無黨派的區諾軒。

就在幾天前的大年初四,區諾軒及其團隊在東區拉票巡遊,我當然也參加。路上,有街坊向我善意的開玩笑:「之前支持周庭,乜咁快又要轉為支持區諾軒?」我說:「係呀,所以你唔好話政府冇效率,搞 DQ 幾快呀。」大家對望而笑。

區軒(圈內稱呼)是次參選,我感覺很有「俠氣」,他早為大局作好準備,在關鍵時刻挺身去「補位」。認識區軒好一段日子,他是那種有想法、思慮慎密、做事細心、有貢獻但不爭功的人。

還記得好幾年前,我還是職工盟幹事的時候,他打電話來,說想請教如何組織地區工會。我當時還坦白地說,勞工處眼中只有企業工會和行業工會,沒有地區工會,你準搞不成。結果,兩年前他成功了,在鴨脷洲組織了地區工會,他沒有「潤」我,我反要請教他成功之道。他說:「係咩?我都係求其試下咋,俾我撞彩搞掂囉。」

抗議領展不仁不義,鑽營賺盡,區軒有份聚集區議員和社運團體組成聯盟,他更是當中的核心份子,並以集體為先,以「做好件事」為目標。很多研究和行動策劃,不能缺了區軒,但他不搶風頭。記得他在示威行動之後,問我:「行動效果如何?如果再搞,你諗有冇法子做得好啲?」這就是他顧及團隊意見的處事風格,是他親和力的來源,難怪他能夠聯繫非建制光譜各派別的政治人物,包括本土派。

尤記得我第一次聽到區軒準備為眾志補位時,心想:「唔係啩,眾志都可能被 DQ?」事實證明,區軒不但有政治觸覺,而且準備充足。香港眾志兩度被DQ,前有羅冠聰前立法會議員,後有周庭,他們均全力支持區軒。區軒本身也是年輕人,現更背負了比他更年青一代的寄望,背負了香港的未來。

區軒人氣不弱,年初四街上行人不多,但從老遠打招呼的街坊也的確不少,只是這還遠遠不足夠。在港島,尤其是老區,建制勢力很強大,支持民主的市民要把區軒的選舉當成自己的事,盡力遊說親人和朋友,將選票逐一拉過來。

3月11日,港島選民請投區諾軒一票,我們「不用家佩,謝謝」!


(註︰家佩,是另一港島區參選人新民黨陳家佩。「不用家佩,謝謝」,是取自某快餐店點餐時的選項「不用加配,謝謝」的諧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