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德權 Patrick Nip FB

港府借機「抽水」 露宿實不是罪

港產片《濁水飄流》在疫市中大放異彩,吳鎮宇的演出讓香港露宿者的內心世界展示於人前,而公務員事務局局長聶德權居然借「不再飄流」為題「抽水」,宣佈政府已針對露宿者現況,增設臨時住宿服務「共聚」供最多 12 位露宿者入住,更煞有介事地表示此為「官民商」的「合作」成果。

於武漢肺炎肆虐期間,香港露宿者數字一直攀升,社署表示單是上年,已知的露宿者人數超過一千五百人,比同年多一成半,再加上因應防疫限制,很多過往二十四小時開放的快餐店縮短營業時間,令露宿者未能「借宿」,可謂舉步維艱。2019 年由黃慶勳執導的《麥路人》,早已反映香港貧富差距問題嚴重,不少星斗小民無處容身,因應經濟壓力引來的種種生活問題,而須在連鎖快餐店留宿,成為「麥難民」,其中由張達明飾演的「口水祥」,更是因為缺錢吃飯而犯了盜竊罪,被捕入獄,劇情充分反映露宿者在港的苦況。然而,卻不見港府當時有何積極回應。

港府的市政管理手段,從來都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近年食環署及警方針對露宿者的清場行動,甚有中央政府對「低端人口」處理的影子。早年北京市政府於多個城區「清洗」低學歷、低收入的外來人口,包括利用截水截電、城管登門恐嚇、冬天暫停供暖等拙劣手段威脅他們搬離北京,而港府則「依樣畫葫蘆」,對露宿者進行驅趕、掃清家當等行為,最惡毒的,莫過於在寒冬中以清潔水車對付露宿者,令他們的家當濕透,以 2012 年通州街天橋的清場事件最為人所知,而 2 名露宿者在同年更因病辭世,無緣看到政府對他們作出的賠償。

另外,為人不齒的是警方於上年 2 月份執勤時,在通州街公園對露宿者下「毒手」,不但破壞他們的財物,而且更對他們施襲,橫行無忌,後來更發現其中一名露宿者黎文十,是被警方誣陷藏毒被捕,最後更於小欖精神病院發生「長褲上吊」事件,使他不幸身故,案件疑點重重,包括長褲從何而來、閉路電視監察系統等等,而時任立法會議員邵家臻更指,「呀十」沒有自殺傾向,當中警方對他所作所為,使人懷疑。

誠然,聶德權及港府對「其他部門」的針對露宿者行徑視若無睹之際,再加上《蘋果日報》被港府針對,遭凍結財產而須無奈停運時,以後仍會有媒體願意報導這些真正弱勢群體的苦況嗎?又或一些調查式報道,能夠不經審查便公開嗎?在寒蟬效應下,相信除了吹噓政府的豐功偉業外,也只餘下一些「小罵大幫忙」的媒體,能夠在夾縫中生存,而真正被侵蝕的,除了新聞自由,還有這些弱勢群體的基本人權。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