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澳辦、中聯辦展示「中共式民主」

2020/4/14 — 15:39

駱惠寧

駱惠寧

港澳辦、中聯辦同日發表強硬聲明,劍指立法會內會選舉主持郭榮鏗行為與「政治攬炒」,更加上綱上線到質疑有違宣誓誓言,構成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言論引起廣泛關注,多方指出港澳辦、中聯辦此舉違反《基本法》第二十二條: 

「中央人民政府所屬各部門、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均不得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根據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務。」

廣告

行政會議成員立場鮮明嘅湯大狀都忍唔住指出「言論敏感會被用作引證中央破壞一國兩制」,更加指出「不要讓人以為律政司作刑事檢控的決定是受中央影響」。唔知湯大狀係咪食咗「誠實豆沙包」,竟然講真相洩露國家機密,由此可見呢番說話係赤裸裸咁破壞一國兩制。 

莫講話中聯辦、港澳辦喺香港立法會內部點選主席無緣置喙,基於「三權分立」嘅原則,連林奠都無權去干涉立法會內會主席嘅誕生,所以先至要「出口術」指桑罵槐咁要求盡快選出內會主席。終審庭之前都確立咗法庭一般唔會 step in 立法會嘅內部事務同運作嘅原則,要立法會內部自行解決紛爭。除非牽涉到刑事暴力成份,例如黃毓民向 689 掟杯襲擊案,先不受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法所保障。再講,有無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係律政司嘅判斷,有無罪成係香港法庭嘅事,幾時輪到夏寶龍、駱惠寧操心?連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都唔想沾上呢趟渾水,話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議員有無違反誓言、行為不檢係由在席三分之二議員決定,唔係佢決定。

廣告

郭榮鏗只係依照《議事規則》賦予俾主持人嘅權利去履行佢嘅職責,如果有爭議嘅話應該係用「行之有效嘅機制」去解決,即係申請司法覆核,等法庭去決定肯唔肯介入同有無越權。運用司法程序,動用公帑請最好最貴嘅資深大狀,去控告民選議員,由高等法院打到上訴庭、到終審法院,唔係一直都係港共嘅拿手好戲咩?當年立法會主席粗暴「剪布」都係用司法覆核嚟確立主席有自行剪布嘅權力,今次點解唔照辦煮碗一樣咁做?

莫講話郭榮鏗只係履行議事規則賦予俾佢嘅權限,就算係佢存心要「攬炒」,存心要阻止內會主席誕生,只要投佢一票嘅選民希望佢癱瘓議會,佢都係實踐佢嘅選民賦予俾佢嘅職能,履行作為代議士嘅職責。如果佢嘅做法不得民心,下屆選舉自然會被選民唾棄,咁先係真正體現民主。相反,如果佢嘅選民一心要佢癱瘓議會但係佢反其道而行,有負選民所托,先至係真正「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再講,宜家條《議事規則》又係建制派趁住泛民俾人 DQ 之後唔過半數自己修改嘅,《基本法》又係中共寫嘅,立法會組成方法又係人大決定嘅,連律政司鄭若驊都係由外交部親自運送去北京日日「煲粥」照顧。「球證、旁證,加上主辦、協辧都係你嘅人」,咁都搞唔掂個內會主席,中聯辦、港澳辦瀆職無能,又怪得邊個?

事實上,喺中共眼中,程序公義、公民授權、司法獨立呢啲都係「大話、空話」,只有「黨嘅意志」係唯一真理,法律同程序只係用嚟對付人民,並不適用於黨國機器。本身用嚟限制政府權力嘅《憲法》、《基本法》,中共視為賦予政府權力同限制人民嘅根本大法。喺「中共式民主」之下,選舉、投票、議會都只係一場戲,作為中共向外宣傳嘅「皇帝的新衣」;人民代表大會只係舉手機器、橡皮圖章,為獨裁政權塗脂抹粉嘅幌子,從來都唔會反映民意、阻礙黨執政。兩套對「民主法治」根本性嘅對立之下,隨住香港人對抗意識逐漸高漲,港澳辦、中聯辦等爪牙只會更強加佢哋「中共式民主」喺香港,官方正式葬送「一國兩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