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澳辦、中聯辦已在攬炒名人堂留位

2020/4/17 — 9:22

去年 7 月,中聯辦的中國國徽被示威者潑墨沾污。(資料圖片)

去年 7 月,中聯辦的中國國徽被示威者潑墨沾污。(資料圖片)

立法會內會主席至今難產,港澳辦公室和香港中聯辦近日接連大發官威,破口大罵主持會議的郭榮鏗議員蓄意拉布還不夠,更公然詆毀,指他觸犯「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罪,並且違背立法會議員就職誓詞。這些粗暴指控,字字呼籲當局不把他治罪也可把他解職,但也同時句句提醒香港人,香港的自治受到侵蝕從未停止,光復香港的抗爭仍須努力。

兩間北京機構的粗暴之處,不在於言詞,而更在於強詞奪理,引領在朝派以官方歪理改變現狀。眼下的糾紛源於立法會內務委員會選舉主席,但由始至今,那一天不是按照會議常規去做?若有違反,何以至今不按常規糾正?若常規有所不足,問題不在人而在規矩,正路是修改規矩才能填補漏洞,何以要罵跟規距辦事的人?

議會的事由議會解決是常識。即使忍不住口,兩個衙門也無須胡扯郭榮鏗犯法,把主持會議變了犯罪行為,但可否細說一下,按會議規程行事又如何符合「公職人員行為不當」的入罪要求?兩個衙門不遵守《基本法》,干預香港內政,香港人確是沒有辦法制止,但怎能失智到如此地步,侮辱斯文,主持會議者依足既定開會規矩又怎會變了違背就職誓章?難道單是由於你們的不滿,郭榮鏗就被犯法了?

廣告

居高臨下的發號施令,無疑是先聲奪人,卻令特區當局難堪,進退維谷。其實兩大衙門提出的兩大罪名若可入罪,律政司又怎會不下手,特别是眼下特區政府對異見者寧枉毋縱的執法態度,早已把郭榮鏗繩之於法。但若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即以公職人員失當罪控告郭榮鏗,只會弄巧反拙。日後不能定罪的話,不僅貽笑大方,更由法庭確立他主持會議的方式得到法律保障。又例如控告郭違反誓詞從而褫奪其議員職位,同樣是談何容易,除非再來一個人大釋法,否則如何確保不會敗訴?但當今疫情未退,全國人大常委又何時可以共聚一堂作法呢?同時,法律審訊需時,能否趕及立法會今年會期完結前裁決,亦難預料。

換言之,訴諸法律不切實際,更隨時出醜收塲。相反,特區當局若壓下兩個衙門的指控不理,不起訴郭榮鏗,政府免了出醜,卻又擺明是不聽指揮,變相摑了兩個衙門一巴。可見,兩個衙門今趟高聲叫囂,或可立威,也趁機宣布新時代開始,特區政府將接受港澳辦及中聯辦的共同領導。但除此以外,最後香港當局不論是否採取法律行動,結果都不外説明,領導機關是法盲當道加胡亂指揮,由此自取其辱而招來罵名,在所難免。

廣告

表面上,兩大衙門聯合出招,是吹響政治動員的集結號,北京陣營各派勢力必須響應號召,奪回立法會內會的控制權。不過,集結號同時是警號,表達他們對現狀的種種不滿和計謀。首先是中方各派力量表現乏力,他們在立法會儘管佔了過半席位,卻無法處處壓住對手,使立法會內會停擺半年,無法啟動立法程序,卻又束手無策。其次是各派各自為政,忙於地區的抗疫工作爭取民心,卻不聽指揮,忘記政治鬥爭,沒有好好趁疫情下抗爭運動幾近暫停的時機,清算抗爭者(如罷工醫護丶黃店)以至準備廿三條立法。

最後也最重要是先標榜政治危機,再加强政治領導,樹立兩大衙門的領導地位。今次以重奪立法權動員各派力量,宣示其指揮角色,確立他們和各派中方勢力的主從關係,即使擺明干預香港內政也在所不計。接着下來,是參與號稱是政權保衛戰的九月立法會選戰。各派須服從領導指定的大局需要,做好所分派的角色,以守住立法會過半數的大關,從而確保在任何時候可推出更嚴苛法律,包括國家安全立法,來加强箝制香港人的自由和權利。

不過,兩大衙門敢於亮劍,公然干預香港內政,看來從不察覺香港高度自治的侵蝕,正是美國密切考慮會否延續香港獨立關税地位的主要因素。他日香港喪失此特殊地位的話,經濟丶政治宣告同步攬炒,最後達成「連登攬炒巴」夢想的名人堂級人物不是郭榮鏗,而是港澳辦主任夏寶龍和中聯辦主任駱惠寧。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