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版國安法殺氣騰騰 我建議泛民這樣做...

2020/7/1 — 16:5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港版國安法終於在七一前夕殺到。為了擴大懾人效果,玩了不少花樣。其中包括由建制派不斷傳播其嚴厲內容,而本來將在6月30日下午宣佈的具體條文,也拖到晚上才由特區政府與北京公佈,人們還來不及看懂,此國安法卻已經在半夜11點開始實施。這樣重要的一條法律,不必笑話就立即實施,說明他根本不是法律,只是人為的「政策」,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條文可以由當政者任意解釋。從由特首任命的特定法官來審理相關案件,即可見到其「人治」的本質。

面對宣佈前的輪番轟炸,例如最輕者判刑10年,重者無期,以及是否有追溯期,已經把有些人嚇得七葷八素。所以民調中對抗爭運動的支持度立即下降,就怕回答「支持」也會被判刑10年可想而知。

6月27日,今年80歲的前香港政務司長以愛女數月前猝逝為名宣佈退出政治,以求安靜環境。陳方安生號稱「香港良心」,那是因為她從高官轉入民間進行抗爭的原因。然而到底她不是基層出身,不能期望她有民間抗爭的韌性。接著,泛民小政黨的「街工」,長期由梁耀忠擔任立法會議員,這次宣佈不參與9月的立法會選舉,也表明要淡化它的政治性。6月30日香港民族陣綫在臉書則宣佈即日起遣散所有香港地區成員,包括發言人梁頌恆在內,海外分部則繼續運作。

廣告

比較令人震撼的是一向衝在前面、由年輕人組成的「眾志」,它在6月30日下午3時宣佈解散。因為召集人黃之鋒等宣佈退出該組織。但是他們不是放棄奮鬥,而是化整為零,街頭相見。黃之鋒一直被傳將是國安法實施後第一批被捕名單。同被傳言第一批被捕的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則自始至終表示會奮鬥到底。

但是由公民團體申請的七一大遊行雖然官方不批准,相信還會繼續進行。到時警方會用什麼手段鎮壓,將是觀察港版國安法實施後的第一個標誌。

廣告

我不在香港第一線,身處和平民主環境的台灣,所以對香港泛民各個組織或個人的決定,只要不是投共或出賣手足,我都表示理解與尊重;對不怕犧牲堅持鬥爭的更是表達崇高敬意,但是也希望他們保重,注意個人安全,不要做無謂犧牲。到底,鬥爭是長期性的,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對港版國安法,瞄了一下。其懲罰級數分為三級,為首的才是10年到無期;積極參與的3年到10年;一般參與的3年以下。各人可以斟酌情況決定自己的行動。國安法沒有明講有追溯期,然而中共一向手段是新賬老賬一起算,秋後算賬不會手軟;因此退出者也須有被算賬的準備。至於說香港還會遵守聯合國的人權法規,還有言論自由,則別相信這些鬼話。港版國安法同中共任何一個法律一樣,沒有把言論與行動區別開來,大家必須記住這一點。

從雨傘運動以後,我都預料到中共的算賬遲早要來。我對一些年輕朋友的勸告就是:第一,明確消滅敵人與保存自己的辯證關係,形勢不利時,要以保存自己為主要目標;要出擊時也要遵循游擊戰的靈活機動原則。第二,學會做地下工作,多看中共的反特小說;將非法鬥爭與合法鬥爭結合,利用合法鬥爭團結民眾,醞釀未來;組織要有不同梯隊,公開的和秘密的,甚至單線聯繫,以防不測。

革命有高潮與低潮,叫做波浪式。高潮盲動叫左傾,低潮嚇倒為右傾。這些都要通過本身的歷練不斷提高自己的認識。在困難時要看到有利的一面才不會喪氣,那就是習近平的猖狂正是他的垂死掙扎。看到國際反共浪潮的興起,正是香港的希望所在。

在《我的雜種人生》自傳裡,我在中國的21年就是一直夾著尾巴做人,積蓄能量,到文革後期看到曙光才活起來,到最後全身而退,重新做人。不論在哪一個社會,都要謙卑做人,學會保護自己,才能減少干擾,追尋自己的人生目標。

(原文刊於新頭殼,作者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