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版國安法,你害怕嗎?為甚麼?

2020/5/24 — 11:41

【文:修端】

今年的人大會議中,一條《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俗稱:港版國安法,備受香港人關注。港版國安法可怕的地方不只於它的雷厲風行,而是它能溫水煮蛙,煮得香港人的意志萎靡不振。現在的你或許會想:「我行得正企得正,點解要怕國安法呀?」今天的抗爭者是中共的敵人,所以他們害怕。當他們全被消失後,一些偶有良知,說出一、兩句實話的人,便會成為下一批被批鬥的對象。當有良知的人不敢作聲,站在中立的,不偏不倚的人,由於沒有支持中共,便會成為他眼中下一批的叛逆者。最後,便是馬屁怕得不夠響亮,讚頌祖國的說話說得不體面的人,他們也是下一批應當受罪的人。

筆者說得跨張了?不是。中國現代史告訴我們,共產黨爾虞我詐的手段一直在重複,今天的他說 60 分是合格,明天的他說 95 分才是合格,很過份嗎?不過份,因為他們才是規則的制定者。要不然想想基本法定立之初,當時《中英聯合聲明》中,承諾給予香港人真・雙普選,可現在呢?八三一白皮書裡的雙普選,一個經篩選後的行政長官選舉,是你想要的嗎?

廣告

筆者嘗試以簡單的文字描述,概括港版國安法的涵蓋範圍:1. (懷疑)分裂國家、2. 顛覆國家政權、3. 嚴重危害國家安全行為、4. 涉及外國或境外勢力干預香港事務,這些都是國安法下對香港的法規要求,聽著好像與諸位相差甚遠,但前人告訴我們,只要說實話的人,敢於面對真相的人,都是中共的敵人。

劉曉波先生,相信是眾多香港人心中,是一位碩果僅存的、富良知的中國人。他所犯的正是「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被捕的主要原因便是草議《零八憲章》。簡單說明甚麼是《零八憲章》,《零八憲章》是劉曉波先生在 2008 年,中國政府大力宣傳北京奧運期間,重提以往憲法上的承諾,這些承諾都是中共建國前對民主、自由,平等的政策。以他只是起草一份重提國家政府對民主憲法承諾的文件,便被冠以「叛國賊」之罪名。

廣告

再看看譚作人先生,譚作人是一位媒體創作人同時也是一家環保 NGO 的創辦人,出生於書香世家。家境優厚的他不忍 08 年汶川大地震期間,眾多學生因為偷工減料的工程(簡:豆腐渣工程)造成無數人命的傷亡,以協助相關家長向學校的建築商,乃至政府部門追討賠償,這樣一追便追了差不多近一年。期間,譚作人以環保 NGO 的經驗,為遇難學生的校舍進行工程質量的調查,核實死亡學生的人數,以及編寫相關獨立調查報告,期望給予當地政府,以作參考。結果在他一次調查期間,便被國安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他做的事情有錯嗎?在你中,他可能是那種稍有良知而不甘屈服的人。在中共眼中,他就是敵人。

同樣是顛覆國家政權罪,同樣是發生在中國,但你有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已兵臨城下,與你我只是一步之遙。顛覆國家政權的定義是甚麼?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是指哪些?簽署白宮聯署,又算不算涉及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這些從來都不是我們需要關心的,因為定罪與否,他們早有定案。況且,執法的亦不是香港人。

根據港版國安法的規定,中央維護國家安全機關(簡:國安)可在香港設立機構,而《有線新聞》專訪唐英年時亦指出,過往不能在香港運作的機構,將來可於香港執法。諸位可預料到國安法通過後,武警、國安、特務警察等均可在本地執法,而且不受香港法律所規管。

在中共的眼裡,今天的你反對他的,是敵人,明天的你質疑他的,就是敵人,他朝的你不贊同他的,也是敵人。當我們對無惡不作的黑警恨之入骨時,祖國更成為了牠們最「可靠」、最「堅強」的後盾。香港人,港版國安法,你害怕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