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版國安法》—— 香港邊界的崩壞與挑戰

2020/5/24 — 17:13

5.24 反國安法遊行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以大木板檔著電車路,上面寫上:警告,中共正入侵香港。(立場新聞圖片)

5.24 反國安法遊行演變成警民衝突,示威者以大木板檔著電車路,上面寫上:警告,中共正入侵香港。(立場新聞圖片)

【文:沙鷗,從事神學教學與研究的牧師】

香港的問題,歸根究底就是一個邊界的問題。

「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一八四0年鴉片戰爭以後被英國佔領。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九日,中英兩國政府簽署了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確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於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從而實現了長期以來中國人民收回香港的共同願望。」在《基本法》的序言,簡短扼要地說明香港主權轉移的過程,從香港特定地理上的邊界,並且引伸出在一國兩制框架下,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邊界。然而,在香港回歸後 23 年,五十年不變也未到一半,2020 月 5 月 22 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開幕,議程包括人大常委會提請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簡稱《港版國安法》), 香港正面臨邊界的崩壞與挑戰。

廣告

一.一國兩制邊界的崩壞

「國家堅定不移並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堅持依法治港,維護憲法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確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憲制秩序……」,在上述草案決定第一項乃是打着「一國兩制」的旗號,實質上卻是破壞「一國兩制」的黑手,甚至變相宣告「一國兩制」的死亡,而首當其衝的,乃是破壞香港的法律制度,在經歷2019年己亥抗爭運動後,中央已沒有耐性再等待特區政府進行《基本法》第 23 修立法,因而不惜公開撕破長期以「一國兩制」所隱藏的面紗,搶先公布《港版國安法》,表面上仍利用「一國兩制」作為宣傳的技倆,在草案決定第三項仍要求港府為「維護國家安全立法」,背地裏乃是從中央直接闖進香港法律制度的邊界,實際執行「一國一制」的管治,其影響比特區政府為第 23 條立法更惡劣,因為那是前所未有赤裸裸的僭越香港法制邊界的行徑,這個法制的邊界一旦衝破後,日後就難以估計有甚麼邊界繼續如骨牌般崩壞下去。

廣告

二.港人治港邊界的崩壞

在草案決定第四項列明:「中央人民政府維護國家安全的有關構關根據需要在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機構,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相關職責。」此外,草案決定第五項更針對香港特首在「維護國家安全職責、開展國家安全推廣教育、依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等情況,定期向中央人民政府提交報告」。因此,按中央感到有需要的情況下,除了在中聯辦和港澳辦之外,在香港設立另外國安機構,無形中成為直屬中央的另一套管治班子。中央若不滿意傀儡特首的表現,就會向特首問責,中央幾乎是提早實踐全面管治香港。那是中央肆意摧毀「港人治港」的管治邊界, 雖然在宣傳上仍然高舉「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的方針,但實質上已變成一個不能辦別方向的方針,就是無方針的方針,港人實際上已喪失了管治香港的邊界。在 5 月 22 日晚,由林鄭月娥率領下,30 多名高官和行政會議成員一起亮相,他們已成為一批直接由北京操控治港的傀儡,其中特首權力幾乎是被架空,正是她去年所挑起的反修例抗爭運動,加速「一國兩制」和「港人治」邊界的崩壞 。

三.抗爭運動的挑戰

該草案第二項和第六項都是針對制止和懲治任何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組織實施恐佈活動等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以及外國和境外勢力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事務的活動。並將相關法律列入《基本法》附件三,若特區政府公布實施該法例後,在反修例抗爭運動中,無論是和理非的大遊行或喊叫「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在連儂牆貼上的文宣,或在網上轉刊「香港獨立」的信息,都有可能被控分裂國家况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而勇武派的火魔法和裝修行動,更有可能被控組織實施恐佈活動的罪;至於爭取國際戰線的抗爭,則會被擯和境外勢力利用香港進行分裂、顛覆、滲透、破壞活動等罪。由此可見,《港版國安法》將會大大限制香港市民的言論自由,也會為抗爭運動帶來極大的挑戰。

《港版國安法》,可說是自一九九七以來,香港人面對最嚴重和最劇烈的衝擊,導致「一國兩制」和「港人治港」邊界的崩壞,並為香港抗運動帶來新的挑戰,那是對香港人一個非常重要的考驗,從「香港人加油」,到「香港人反抗」,再轉為「香港人報仇」,此時此刻應該怎樣叫出一句 「香港人……」新的口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