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這就是天堂》

十年前,法國《解放報》記者菲利普曾訪問脫北者姜赫,並著有一作為《這就是天堂!我的北韓童年》,記得那年成為書展的熱賣之作,很多讀者都把此書當成窺探神秘國度的鑰匙,畢竟這個素來對外封閉的國家(後來金正恩上場,為了外匯,的確開放了部分旅遊),能夠讓外界所知的事,少之又少。

姜赫脫北那年,不過十來歲,經歷北韓大飢荒,與父母冒死渡過圖們江,再輾轉亞洲多國後,數年後才能定居南韓。姜赫向菲利普憶述兒時在北韓的經歷,不論在電視、收音機,都是打倒帝國主義、金日成領袖萬歲云云。不禁讓人想起前個星期香港主權移交廿四年,報章不論中英,統一口徑「熱烈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一百周年」,對,香港如此小城市,主權移交當然不及黨大,而過往唯一相左的聲音,早就在七一前一星期被迫停運。

而在北韓的教育世界中,學生很小時候就知道甚麼是告密。姜赫在還有書讀的時候,同學總是不知為何突然消失,每個學期總會有些人中途離開,他後來才明白那些要麼就是家人被告發對「黨」不忠,牽連所有人,要麼就是連上學的氣力也沒有,活活餓死了。告發這機制就是當你發現別人「成份不良」,就可向學校、單位告密,那時還會有獎勵,所以每人都樂此不疲地玩這個遊戲。早前不論是特首、還是幾位新上任的武人長官,個個鼓勵舉報,還吹捧某某熱線成立以來收到十萬通電話,不知還以為那是有獎問答遊戲,電話越多越好呢?

那時,幾乎終身被困在牢籠的北韓人,在政府日以繼夜的宣傳機器薰陶下,認為南韓人是魔鬼,美英等國更是頭號公敵,全國人民務必奮力對抗及消滅他們。如此製造假想敵,無疑是令民族主對情緒高漲,讓人民「為國家」而團結起來。而不論是現在的外交部、中聯辦,以及港府新聞處,聲明幾乎是一式一樣,部分熱門字如「強烈譴責」、「誓死捍衛」、「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等是屢見不鮮,每逢歐美國家就香港問題發聲,他們定必暴跳如雷,希望舉全國之力奮而抵抗。

脫北者心中的天堂是否南韓,其實書中沒有給予答案,畢竟北韓是姜赫的根,但能夠肯定的是,某個與中國自古以來不能分割的小漁村,從舊時的繁華,瞬間變為製造「脫港者」的工廠,一邊官媒在自吹自擂的同時,另一邊廂機場人頭湧湧,人們直接「用腳投票」,離開這片曾經的樂土,實是唏噓。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