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獨論述欠缺什麼?

2020/5/18 — 15:58

【文:籠外人】

(利申:筆者支持對港獨的討論,但並非港獨派)

筆者希望推動未來線—— 未來抗爭手段的討論,當中前途問題更是不能忽視的一部分,如果港人只爭取真普選,而不一併解決 2047 前途問題,恐怕 2047 年的年輕人會對我們這代人重覆泛民政黨「永無願景」的錯誤而失望。要說起前途問題,必先由一國兩制開始說起,在去年筆者《由一國兩制到兩制一國再到港獨的世代心理變化》2和《港人政綱:兩制一國》3兩篇文章中,指出港人和北京各自心目中的「一國兩制」是兩套完全不同的制度,雙方的分歧令年輕人對現實感到失望,並發展出以香港為本位、去中國化的港獨論述。本文會聚焦港獨論述的優劣,而對筆者心目中的前途選項將另文再議。

廣告

筆者翻查獨派組織的 Facebook 文宣,試圖了解更多獨派的想法。泛民主派的論述是希望回歸 1997 年的一國兩制,認為成功落實真正的一國兩制是多數港人的願望,但是泛民其實一直都無直接面對一個殘酷的現實 —— 一國兩制失敗的現狀。相反,獨派正正接受此一觀點,並在此基礎上建立自己的論述。打個比喻,一個花瓶跌落地面,碎片四散,泛民主派渴望將碎片用膠水重新拼湊,而獨派則認為買另一個新花瓶取代是更好的方法。事實上,兩派的觀點是受限於不同的現實條件,用膠水拼湊破花瓶是否可以令花瓶保持耐用呢?真普選真是可以完全防止一國兩制在未來再失敗一次?而購買一個新花瓶是否可以取代到對舊花瓶的熱愛呢?港獨可以完全切斷對中國的連結嗎?筆者期望讀者多加反思,思考那一派的論述更優秀。

筆者認為為港獨論述做得較好的地方是關於「民族 / 共同體的建構」。根據香港民意研究所4在 2019 年 12 月 17 日公布香港市民身分認同調查結果,在「香港人」、「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和「中國的香港人」四個選擇中,有高達 55% 受訪市民選擇「香港人」作為自己認同的身分,較上次調查微升 3%,同時創 1997 年以來新高。當香港人高舉「香港人」身份而非「中國人」的同時,泛民主派未能有效回應民心的改變,「中國人」身份在他們心中依然佔一重要席位,即使泛民新一代有慢慢擁抱更多以香港為本位的傾向,但他們能否積極回應到市民,尤其是年輕一代的人心呢?相信上屆立法會自決 / 本土派成功開拓第三條路線的結果,已經說明泛民在身份認同問題的落後。而獨派則是跟住人心走的一派,他們最新的論述目標是將香港人過去一年經歷的共同苦難作為基礎,將「香港人」昇華成同受中共壓迫而成的民族/共同體。不論讀者是否同意「香港人」是一個民族,但在反送中運動中經常提到的「手足之情」、「兄弟爬山」的概念,無疑跟獨派的論述有異曲同工之妙。獨派有效團結群眾(至少是信奉港獨的群體中)的向心力和忠誠度的手段明顯比泛民跟其支持者的關係更深厚,結果是獨派可以向慢慢爭取泛民的支持者(主要是年輕人)成為自己一員,但泛民卻不可能重新說服獨派(或退一步,本土派/自決派)支持自己。筆者認為獨派比泛民更有效利用群眾感性的一面去爭取支持。

廣告

獨派建立自己的民族觀後,便以民族自決的概念提升獨立的正當性。民族自決是指在二戰後的解殖浪潮中,被殖民的地區可依據「民族」為單位處理自己社會事務,結果引致被殖民的民族紛紛脫離宗主國,建立自己的民族國家。獨派認為爭取獨立的途徑有二,武裝抗爭和和平公投,而為了鞏固實力,獨派有需要建立國際聯繫,爭取外國支持和對中國(香港)的制裁。在實現獨立後,獨派也有提出解決方案去解決基本的水電糧食等問題,而軍事方面筆者就聽過自建軍隊、納入美軍保護傘、派駐聯合國維和部隊等方案。獨派的論述是否過於天真,又忽視現實的局限呢?在筆者眼中,港獨論述問題不在(或較少程度)能否實現獨立,而是能否持續維持獨立地位。筆者大膽假設,如果他日港獨成了現實,這必然是在中共(中國)的默許下實現,而獨派論述中偏偏缺乏關於「港中關係」的討論。

在軍事層面,香港位處華南一角,直接接壤中國的領土,而非像台灣那樣隔了台海,雖香港遠離中國政治核心 —— 北京,但中國又怎會容許家門口有一個不受控的地方,不論是自制建軍、美軍駐紮、派駐維和部隊,基本上解放軍只要包圍香港,封鎖領海領空,外國的軍火裝備或者軍隊是不可能進入到香港,而過程中解放軍其實不用開任何一發子彈已能截斷貨物鏈,如果獨派妄想美國會為香港而捲入對華的全面戰爭,請問美軍有何能力守住全無天然屏障的彈丸之地?如果獨派論述的港中關係是全面對抗中國,全面倒向美國的話,那麼軍事衝突是無可避免,香港會輸掉這場衝突也是必然。

那為什麼筆者會說中國有機會默許香港獨立呢?根據沈旭暉教授對歐洲迷你國家/自治區的理解便可看出端倪5,沈教授認為這些地區之所以可以擁有獨立或自治區地位,主要是其「特殊經濟功能:作為避稅天堂,或地下錢莊」可以有益於其「宗主國」。事實上,香港不論在港英時代,還是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特區,都具備這種功能,現時的攬炒論述正正是相信香港獨特關稅區地位有益於中國獲取外匯和作為中國跟外國投資、貿易的跳板,所以希望美國通過取消承認香港的獨特地位,迫使中國理性地重回談判桌,給予香港真普選。如果未來按這劇本走下去,中國會被迫重回談判桌,獨派如果希望香港獨立,理應是利用此一契機跟中國叫價,港中關係維持互助的原則是可維持香港(半)獨立身份的重要條件。但基於獨派的香港民族主義高漲,在(減)去中國化思潮下,筆者看不到他們的論述是會容許香港「維持中國經濟緩衝區」的折衷方案。

顯然,現實的條件不容許香港成為像美國一樣完全自主的獨立國家,即使香港有可能成為像歐洲小國一樣實際上半獨立的政體,香港民族主義高漲卻不接納此方案的可行性。基於對港中關係論述的短板,獨派並不能夠說服筆者支持港獨。而港人應否只滿足於香港重回一國兩制在 1997 年的設計呢?當一國兩制破產了一次,如果無一個一國兩制的改善方案去保證港人利益,僅僅是重回一國兩制初心,港人會否在未來要再面對另一次一國兩制失敗﹖要再一次高喊光復香港的口號呢﹖香港未來的憲制發展必須有重大改革,方向理應在一國兩制與港獨之間着墨,方能保障中、港、美三方的最大利益。

1. 街頭、國際、議會戰線外的第四戰線 — 未來線 (立場新聞)

2. 由一國兩制到兩制一國再到港獨的世代心理變化(立場新聞)

3. 港人政綱:兩制一國 (眾新聞)

4. 民研:「香港人」身分認同創新高 僅 11% 市民自稱「中國人」 (立場新聞)

5. 田野調研:歐洲迷你國家與自治區存在之謎(隨緣家書・沈旭暉)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