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潘焯鴻:區議會選舉的成功值得喜悅?

2019/11/25 — 19:21

【文:中科監察主席潘焯鴻】

香港 2019 區議會選舉落幕,非建制派暫時以 388 席對 58 席大幅拋離建制派。建制派的雙料議員群起落馬給敵軍素人和新星。無論怎樣計算,單以區議會選舉結果論,非建制派是大獲勝利。

頓時,建制派的黯然神傷和非建制派勝利的號角聲響遍全城。請別對結果過份樂觀,看看得票,167 萬對 120 萬票,或 57% 對 41%,其實只是香港一直保存的『黃金 64 比』。亦即是說,運動了接近半年,只是換成了原來的份額。許多人其實還沒有醒覺,或者選舉前的某些不合作運動,動搖了部份覺醒。

廣告

① 294 萬選票已幾乎是香港政治意志的極限。其投票走向亦極之清晰,就是光復了『黃金 64 比』。同時,亦代表中聯辦協調部已充份掌握香港最極端情況的政治數據。所以,區議會選舉結果不值得高興。

②『黃金 64 比』原來是從來沒有改變,先前的選舉結果只是『6』這邊許多人曾經心灰意冷而選擇不投票。其實亦反映『4』那邊的強大協調動員能力。

廣告

③ 2020 立法會選舉極可能出現的結果:分區直選 35 席中,非建制獲得 21 席而建制獲得 14 席;功能組別 35 席中,非建制獲得 13 席而建制獲得 22 席;總數非建制獲得 34 席而建制獲得 36 席。功能組別的票其實一早已種好,協調部亦肯定釘得更緊,結果幾乎難以改變。

④ 2020 立法會直選方面,由於今次區選非建制贏得極輕鬆,缺乏地區工作理念,只要是被確定非建制就幾乎穩贏。可能會出現下列兩個惡性結果:

ⓐ 未來半年,區議會或變成政治宣讀機,而忽略了其原有作用。迅速令選民感到失去了過往建制派那種窩心的深耕細作服務,或令鐘擺效應加深。

ⓑ 非建制產生了許多中細型政治組織,它們獲得了資金,亦變大了頭,肯定比建制派更難以進行選舉協調。結果或會令非建制出現嚴重差額的惡性競爭,令 60% 票的力量未能充份發揮,浪費部份選票,並且衝擊非建制獲得的議席。

⑤ 區議會和立法會的議席分布改變了特首選委會的票局,但影響不了大局。

⑥ 可以預期,2020 後的新立法會將會令行政難以順暢。北京或會出現兩種極端對策的可能性:

ⓐ ◀強硬路線▶ 盡用林鄭餘下的政治價值,放棄23條立法,強而急地引用【基本法附件三】對香港頒布【國家安全法】、【反分裂國家法】及【反間諜法】三條全國性法律,設立國家安全機構,摧毀香港政治架構內連通外力和資源的能力。然後才將林鄭廢班子及行政會議大幅棄掉。但換來將會是個更專橫和厚黑的班子,實行強暴式施政,更講求一國及全面管治權,非梁振英莫屬!

ⓑ ◀溫和路線▶ 同樣放棄23條,但只和緩地引用【基本法附件三】對香港頒布【國家安全法】,附以一系列緩和措施交換,例如雙普選期票、特赦、一系列經濟及大灣區地緣民生緩港政策、加上一名溫和得像曾俊華般的特首,緩和行政及立法關係和緩靖反北京的聲音。

⑦ ◀逆權運動▶ 或出現難以為繼的局面。獨立調查警暴幾乎肯定要落實,但謹記這不一定會查得水落石出,那些會讓大家像撞船、鉛水、沙中綫事件般變得善忘和麻木的狀棍大有人在。不竟能堅毅的人總是佔少數。我們必需在爭取制度改善的同時,確保後生的一代不被清洗。否則負責任的全被官司牢獄折磨,不怎願負責而往往貪婪的剩餘群體將必會破壞用鮮血換來的制度。

⑧ ◀逆權運動▶ 往後將不斷出現折騰,不一定是被直接打擊,反而更多的因種種而出現的內耗及割蓆。不竟,特性是【沒有大台】對【嚴密謀略】的戰鬥;而幾千人面對刑責換來幾百人突然獲得區議會議席的利益,這般鮮血換來榮華的衝擊將會嚴重困惑運動的發展和方向。

⑨ ◀逆權運動▶ 要避免從核心分裂而進入難以補救的境地,或需及早鞏固核心。 避免【鮮血換來榮華】的一個選擇出路就是捆綁雙方得失,用得去補償失。 數以千計的法律訴訟或需要數以億計的訟費,亦折騰許多有能力的人。中科監察建議良知區議員應該按百分比捐出薪金,聘用義士擔當助理職務,支援被訴訟纏繞的義士。

⑩ ◀逆權運動▶ 避免重蹈 2015 佔中覆轍,避免無功而還就地瓦解,就需要認真檢討是否需要作出能談判和能為談判設謀定政的準備。

(作者簡介:中科監察主席,工程管理學士、法律碩士,英國智庫Chatham House會員,英國 IISS 國際戰略研究所會員)

原文刊於 中科興業 China Technology Corp Ltd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