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澳門稚子「一世無憾」和「親炙習爺爺體溫」的「可怕」!

2019/12/21 — 15:04

圖片素材來源:rthk片段截圖

圖片素材來源:rthk片段截圖

早前(18 日)當下紅色王朝的習近平主席前赴澳門出席回歸 20 週年盛大慶典,同時主持新一任特首的官式就職禮,而「無差別擋駕」的保安嚴密極大陣仗,惹得一眾香港傳媒人士怨聲載道。本來一般典禮形式的繁文縟節無足可觀,況且中共黨國惡俗習性素來趁勢歌功頌德,每每為求宣傳「政治正確」訊息便不惜虛張浮誇,筆者雖然是土生土長的澳門人,對該地赤化的政治現實早已麻木無覺,根本並沒有大興趣跟進習大帝的「南巡盛事」,或者聆聽他借機對林鄭月娥的「指桑罵槐」訓示。可是,令筆者瞠目結舌的卻是得悉有關習近平於行程第二天(19 日)訪問濠江中學附屬英才學校的兩則報道。

這兩則報道都是關於年約十二三歲的初中學生。其一是一位女學生表示在遠處目睹習近平跟她揮手便感到「非常激動……覺得呢一世都冇遺憾」;其二是一位男學生在習近平跟他握手後,聲稱「當時我的手其實特別冷的,然後習爺爺卻一路跟我握手,我可以感覺到習爺爺的溫暖,就一下子傳遞到我的全身了……」。澳門年輕學子表露出如此「一世無憾」,以及「親炙習爺爺體溫」的情緒反應和感覺,筆者不禁感到心底冒起一陣「可怕」的寒意!

其實就在習近平訪問濠江中學的同一天,香港西九龍裁判法院少年庭刑判了一位十二歲男童「接受為期兩年的兒童保護令,期間須遵守宵禁令」。事緣那位六個月「反逃犯修例運動」以來最年輕的被告,被控在旺角警署和太子站外牆以黑漆噴上「死黑警全家比狗 X」及「天滅 Free HK」字句。平情而論,筆者並不贊同這位中二年級學生的「塗鴉行為」,而據報道該學生自小父母離異由祖母照顧,性格衝動,相信是出於不滿和受到外界影響便以身試法,筆者當然感到不安和憂慮。事實上,這一場歷時數月的「抗暴逆權運動」無疑或多或少的撼動著所有香港人,但是對於年紀尚輕而心智未成熟的初中學生來說,畢竟不應該和不適當具體「介入」以至積極「參與」有關行動。可是,相對而言,香港這個個案的「可慮」,實在遠遠不及澳門那兩位年輕人所反映的「可怕」!

廣告

從理性角度分析,澳門那兩位初中學生的反應可能是「假裝做作」,或者是「真情實意」。如果是「假裝做作」的表面反應,那就是說這一切都是經過校方的安排和指示,學生如此「表現」就是按著既定劇本交足戲的「表演」而已,因為對於不少「唯命是從」的初中學生來說,就當作是在老師教導和指引下的一次難得的特別學習和自我演練機會,最終贏來校長的讚稱、老師的掌聲和同學的欣羨。那麼,要指斥的當然就是幕後這些利用和擺弄無知稚子的學校管理層或前線黑手,借著一齣戲的演出來賺取「政治正確」的本錢,既可直接討好領導主子的歡心,也能曲線凸顯出澳門學校推行愛黨愛國教育的成效。如此肉麻的「呢一世都冇遺憾」竟然出自十二三歲的女孩子,以及這麼煽情的「習爺爺的溫暖就一下子傳遞到我的全身了」也可以這般硬生生由初中男學生說了出來,筆者只能慨歎年幼學子在校方操弄之下,真的成為政治棋盤上任由擺布的勇兵悍卒,實在「可怕」之極!

另一方面,如果這些都是兩位男女初中生的「真情實意」感受,筆者更不期然雞皮疙瘩的警覺到「政治洗腦教育」威力的「可怕」!年紀輕輕竟然深受「愛國主義教育」的浸淫影響,如此懾服於黨國領導人的威權象徵陰影下,變得脫胎換骨似的這麼「心悅誠服」,跡近盲目崇敬和虔心膜拜的亢奮精神狀態,令筆者不免暗驚起來。須知中國共產黨精於把領導人供奉在政治高壇的「造神拜魔」手法,特別是對年輕人欺哄瞞騙和利用作惡的伎倆層出不窮。文革 1966 年,宋任窮十七歲女兒「宋彬彬」得到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欽點」,因而棄掉「文質彬彬」的名字,「不愛紅妝愛武裝」的改名為「宋要武」,隨即投身於浴血慘烈的文革鬥爭之中,直至 2014 年「宋彬彬」才就其文革時的劣跡惡行深感痛悔而公開發言道歉,可惜一切已成慘痛歷史,於事無補!  

廣告

浩劫的文革雖然已成過去,但是「造神拜魔」的陰霾近年再度籠罩內地政壇,不少政論人士指出習近平「東施效顰」學步毛澤東的野心勃勃,早已摒棄鄧小平多年來「韜光養晦」的訓誨,卻一心銳意「亮劍揮刀」,大發黷武春秋的「中國夢」!筆者以為,澳門這兩位年幼學子的「呢一世都冇遺憾」,以及「習爺爺的溫暖就一下子傳遞到我的全身了」這幾句話,彷彿在天安門城樓上霍霍紅旗掩映處,隱隱盪起文革血染的迴響……聽得人毛骨悚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