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不應摒棄「武漢肺炎」的名稱

2020/3/14 — 20:10

當世界都因應世衛呼籲和反歧視的重要性而把「武漢肺炎」改稱為「新冠肺炎」或「COVID-19」時,大家都在爭議到底要叫「武漢肺炎」還是「COVID-19」,我個人比較走精面,我覺得同時用並無不可,但認為不能摒棄武漢肺炎。當中的思考點,因為時間關係,我簡短說說,大家可討論(但我會沒有時間回覆)。

叫「武漢肺炎」歧視嗎?

認為是的朋友,大概覺得把一種流行病以第一發源地的地區命名,其實就是把「孕育」和「傳染」的責任單單歸咎於當地,但忽略了疫症出現的自然因素:不是在這個地方,就是在其他地方;而且往後各國應對疫症的失敗就是該國的問題,不應歸咎於發源地。亦有論者嘗試引 Susan Sontag 的《疾病的隱喻》分析,很多時把疫症以地區命名,是委過於他者,亦是整個社會嘗試把疫症排斥在本國的國界之外,把它視為他者的問題,當中亦少不免有後殖民因素(core states 對 periphery 的理解),循此思路再以 Mary Douglas 在《Purity and Danger》的框架看,就是把疫症目為擾亂秩序的外來「污染」。這種對疫症的委過與排斥,與在各地潛藏已久的反中/華/亞情緒完美結合,而且也令本來被「政治正確」壓力強壓下來的種族歧視得到強力的合理化理據,因此針對東亞人臉孔的直接歧視行為猖獗上演。以此來看,「武漢肺炎」的名字某程度上會再製和強化已有的種族歧視。

廣告

但是我必須指出,以「武漢肺炎」稱呼疫症本身並不一定是歧視。簡單而言就是,香港腳也叫香港,德國麻疹也叫德國,西班牙流感也叫西班牙,日本腦炎也叫日本,非洲豬瘟也叫非洲,要說比較慘的,就是跟韓國瑜扯上關係的韓國(呀這是搞笑),當我們使用這些以地區命名的名字時,其實也有實際用途 — 大概 locate 該疫症的發源地和影響的地域(當然變了大流行就失效),而用的時候,也不一定對該國有所責難,或歧視當國。你也可以說,沒有責難意思是因為這些病症已不再對我們造成很大的危機。這是合理的反駁,但我也要指出,稱呼「武漢肺炎」雖然會為本身已存在於各地的反中情緒得到合理化和增強,但同時,「武漢肺炎」和其他以地區命名的病症一樣,同時是一個讓我們認知歷史的 signifier。

摒棄「武漢肺炎」問題

廣告

一個疫病本來就有很多名稱,而命名的確定和名稱的傳播本來就是政治問題,而疫病的由來和初發永遠是一段政治性的歷史。因為時間關係,我只以 Google 查了一下香港腳的由來,不同的 sources 都指出,其實香港腳的由來與殖民地歷史有關。自鴉片戰爭後,英軍來港,在濕熱的天氣下長期穿著皮靴,令不少士兵長出了足癬。他們回國後,醫生以為是流行香港的風土病,因此命名為「香港腳」。乍聽下,其實香港都好無辜,而這個故事也反映了宗主國如何看待殖民地,用上述的理論框架解讀就很合適。

但是解讀不只有一種。現在,我們面對的國家是一黨專政的中國,我們必須思考摒棄「武漢肺炎」的名字跟黨國歌功頌德以清洗太平地的輿論操作的關係,再調整我們的解讀策略。中共現在的輿戰策略是顯然易見的:對內,隱惡揚善,以前線人員和病者和武漢人民的無我犧牲精神牽引人民的共情從而轉移和淡化針對共產黨和地區政府在抗疫上的不滿,投入「抗疫成功」、「多難興邦」的苦難爭勝感之中。對外,先極力以「反歧視」的輿論策略把肺炎「去武漢/中國化」(中共當然知道種族歧視在自由民主國家是大忌),淡化武漢肺炎的發源歷史(中共上下隱瞞疫情、資訊不透明、打壓吹哨者、沒有提供足夠支援下強制封城等),抽空了釀成大爆發的地區和政治脈絡(黨國的權力集中、封閉、對資訊自由的壓制、黨權高於人命的制度性輕視等等),從而充填以維穩和維持國際形象為目標的意識形態和論述行動,例如,積極演出國際抗疫伙伴的角色,分享「成功」防疫經驗,樂意為國際「提供援助」,從中共表示會向意大利提供醫療協助,可見一二。

一旦摒棄「武漢肺炎」,其實就不可避免地順應了中共的輿戰策略。中共的高明在於,它深明自由民主社會的政治和文化禁忌,從而巧妙的收歸己用,並主導輿論。

爭咩吖,將「武漢肺炎」同「COVID-19」一齊用咪得囉!

但我們絕對不能在命名的政治問題上讓中共主導。我們要積極地爭取解讀的權力,因此我會繼續使用「武漢肺炎」,因為它不單是 signify 了中共上下對疫症爆發的巨大責任,也紀念了武漢人,及其他在前線抗疫的醫護、病者、逝者、失去至愛者的犧牲和創痛,而他/她們的悲劇,黨國制度和重權輕民的執政黨需要付上最大責任。

但是,用「武漢肺炎」也可能會不可避免地再製針對東亞人的歧視(因為非東亞人根本不會分中港澳台韓日馬來星加坡),那麼要怎樣處理名稱的問題?

我的做法很簡單。要避免強化歧視,在非華語世界,就用 COVID-19,而實際上國際都以這個稱呼,更易溝通;但在華文世界,我會繼續使用「武漢肺炎」,因為這不但是挑戰和反抗中共的輿論策略,也是一種對武漢朋友表示敬意的方式。武漢的光復,不是因為政府的英明領導,而是全靠在武漢和其他地方,於不同崗位上抗疫的人的堅忍和人性光輝。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