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11/26 - 16:56

為什麼其實建制朋友應該樂觀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區選結束,有很多的地方其實不值得運動的支持者(不用泛民,泛民一詞在這些日子已經太含糊)樂觀,建制朋友反而應該更樂觀才是。

我預期有以下的因素將導致運動的支持者於立法會選舉之中慘敗:高估區選效用、建制動員能力強、運動支持者政見不和、政府採取懷柔保守政策。這些因素或多或少受限於運動一方的本質,要改變未來的關鍵在於運動的支持者如何像 Game Theory 一樣,在了解前提之下嘗試改變自己的策略以避免對不利的局面出現。

(1) 選舉

廣告

首先,如果有心的話對比起立法會,區議會本來就應是運動支持者志在必得,勝出實在不必大驚小怪。要是我們要衡量選舉的成敗,就應該要和另一場的選舉去比較 — 立法會。我們可以用回那個老掉牙的比喻去嘗試了解區選和立法會選舉的不同:

選舉可以分析成四種成份:透明膠箱(選區)、玻璃樽(候選人名單)、水(選票)。(其實這個解說方法可以拍成實物影片,以幫助大家了解選舉)

(a) 區議會

這次區選共有452箱子、1090玻璃樽(裝多少水都可以,就像你拿到多少票都可以)。每個箱子都有不定數量的玻璃樽,但是每個也是必定有2個或以上。(沒有人可以自動當選) 雙方支持者被劃分屬於不同的箱子,投票時只需要將自己的水倒進自己喜歡的玻璃樽,看看各個箱子之內哪個玻璃樽最滿就可以了。

(b) 立法會(直選)

上一次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則有5個箱子,86個玻璃樽。

  • 港島區的箱子有15個玻璃樽,但是只要6個最滿的。
  • 九龍西的箱子有15個玻璃樽,但是只要6個最滿的。
  • 九龍東的箱子有12個玻璃樽,但是只要5個最滿的。
  • 新界東的箱子有22個玻璃樽,但是只要9個最滿的。
  • 新界西的箱子有20個玻璃樽,但是只要9個最滿的。

人們都倒了水之後,先看看有多少人倒了水:

  • 港島區共有376,577毫升的水,所以平均分6樽,每個樽應該有62,762毫升。
  • 九龍西共有278,871毫升的水,所以平均分6樽,每個樽應該有46,478毫升。
  • 九龍東共有328,993毫升的水,所以平均分5樽,每個樽應該有65,798毫升。
  • 新界東共有580,524毫升的水,所以平均分9樽,每個樽應該有67,049毫升。
  • 新界西共有603,446毫升的水,所以平均分9樽,每個樽應該有64,502毫升。

你問,為什麼在某些區,要更多的水才能成為最滿的一支?是的,你可以選擇搬屋,那一區那一屆多不多人投票也很關鍵。你又問,多了水怎麼辦?很簡單,例如九龍西有位候選人叫蔣元秋,她得到52,541毫升水。我們先處理好比選舉法定要求滿瀉的水,把52,541當中的46,478毫升倒掉,然後給她一席。52,541 - 46,478 = 6,063。她只有6,063毫升水剩下來,再把玻璃瓶放回去。

好了,沒有人有46,478毫升,那就看看誰最接近46,478毫升,然後最接近的5個人都可以獲得一席,做元秋的立法會同事。

所以用區議會選舉對比區議會選舉其實沒有難度也沒有意義,要和立法會比才看得出本事。本來運動支持者就最擅長內鬥和分裂,區議會強制性平均劃分戰場,好讓支持者沒有內鬥的理由,這根本上就對於運動支持者有利。立法會選舉既要看出席投票人數,又要看投票人數會不會只集中某區,再要看會不會有玻璃樽水太多,多得要浪費流走了。如果運動支持者能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運動才算真正的成功。 說這場選舉是或不是運動的勝利,都實在太容易了。以上的問題都很具體,但是我不認為運動支持者可以解決。

(2) 區選效用

區選效用似乎有被高估,Stan Wong的那份Multiple Level Regression文章,其實說明了建制派得到資源後有能力深耕,所以才提高了立法會得票。一來素人們沒有經驗去深耕,他們的得票確是短期政治因素多於地區工作,而就算是地區要有政績也是兩三年的是,不可能在十個月之內就可以把網絡鋪好;二來因為對上幾屆區議會議席並無議席大手交易,地區工作有連續性,所以數學上才能顯示出這樣的效應,並不是說區選就能自動將立法會選舉的得票自動提高,兩者並無應然關係。

(3) 建制動員

所以建制朋友一來資源要多很多,只要貶一貶眼就會有不同個人團體公司名義贊助,區議會選舉失敗極其量是少了從官方渠道所得,並不影響他們的財政能力。財政能力和資源很多程度上也可以調和出選衝突,以內部升遷或在其他機構安置以解決問題。再者,他們過去十數年擺放的線眼和地區資源,也不會因此而消失,他們在暗地裡透過不同組織和關係所擁有的動員能力和關係,只會因為區選失敗而變得更團結。 以小博大從來都是建制朋友的強項,從投票在投票率大幅增加之下,運動支持者和建制朋友的票源比例仍舊維持六四比例,就看以看出本質上的分庭抗禮沒有改變,甚至在投票率大幅增加之下,六四比例可算是運動一方的失敗。 從舊時對二零一二年的立法會選舉分析,運動支持者/泛民(當年)更平均損失5.8%選票於缺乏效率的配水方法之上。

(4) 運動支持者政見不和

不要忘記,有很多非常具爭議的議案,例如迪士尼注資甚至是大灣區共融,泛民(這裡用對了)都是投棄權或者支持票,地區議題重要但不及立法會回響更大影響更深,前線的運動抗爭者絕不可能在這些原則性問題上和泛民妥協。兄弟爬山,甚至梁天琦對上楊岳橋的經典場面將會再次發生甚至越演越烈。

在建制動員能力極強以及區議會選舉多屬政治票的情況下,要有力的穩定新投票選民的參與,利用風車效應,將所有不同區的區議員補上在立法會選舉名單之上,似乎是風險較低的做法亦廣為採用。但是基於政見上的根本性分裂,這並不可能實現。不要忘記,民建聯在二零一二年中採取此策略打出最漂亮一仗,除區議員外也需要實際經濟和民生議題作為輔助,而並不是只依靠他們的地區資源,例如:

  • 曾鈺成主攻中產、鍾樹根主攻漁民基層團體
  • 陳克勤主攻北區日用品和教育議題、葛珮帆主攻西貢馬鞍山發展和環保議題
  • 梁志祥主攻元天缺乏基建和新移民、譚耀宗主攻屯葵青年和就業、陳恆濱主攻外島交通和污染問題  

(5) 政府採取懷柔政策

下棋的啟示是:你可以不斷對對方施壓以令對手犯錯,但如果對手沉得著氣冷靜應對,沒有明顯犯錯,你不能胡亂進攻採取不成比例的挑釁。在市民經過這些動亂之後,投票率和結果仍舊高企,說明了市民對於問題的主因還是十分清楚。中大一役時民意達到了高峰,但當警察政府刻意淡化事情而示威者卻攻入理大堵紅隧,令民意出現較大反彈,說明了只有當一方採取和情況不合比例的動作時,另一方才有將己方行動升級而又會被大眾接受的理由。

政府為避免進一步失去立法會控制權,甚至危及功能組別的情況下,將可預期不會採取任何大規模的行動。所以當情況冷靜下來而無明顯破綻時,區議員和媒體則應從正途去不斷向對方施壓,等對方沉不住氣時才奮力迎擊,迎擊後又回到常態施壓。孫子說:奇正不勝窮,可以且應當從這個角度理解。運動一方有內部的矛盾不過是不懂得要等待時機,在時機成熟時不出手;在時機不成熟時不出口。

所以說,立法會選舉大敗幾乎可以肯定要成為事實,而暫時也看不到有任何事件會改變這事實。如果你以為區選是大勝,就會對接下來立法會的結果認定為大敗。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 太守醉能同其樂、醒能述以文。歟?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要是因為眼前的得失醉了,現在就該是酒醒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