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什麼政府急切清算教育界

2020/1/4 — 15:21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書生曾說過,只要運動一停下來,清算就會開始。而教育界、傳媒界、法律界和社工界都會是清算的重點對象。不過,書生誤判了,清算比預計中更加快開始。

教育局長楊潤雄最近多番表示會嚴厲跟進教師被捕及投訴個案,並作出處分(包括停職及離職)。他甚至指教育局有權力 DQ 中學校長。

半年以來,警察濫捕極嚴重,即使被捕也不代表真的犯法,被捕也不代表罪成。楊局長貴為教育界「一哥」,連「無罪推定」這麼基本的法治觀念也不認識,「未審先判」處分被捕教師,無非是要散佈白危恐佈,清算「不聽話」的教師。

廣告

*****

教育界是港共政府首要針對的重點對象,清算來得特別快。為什麼?因為教育界是公民社會和思想自由的來源,只要控制到教育界,就能控制下一代的思想,更有力量打壓異見者,消滅公民力量。

廣告

哲學家羅素曾有一句名言:「言論、思想自由是自由社會的偉大推動力,這樣,探索者才有可能隨真理漫游。」沒有思想和言論自由,人民就無法自由學習、討論較真,即使知悉真相,也無法表達自己的思想良心,屆時社會上只剩下謊言、歪理,以及只有公權力願意聽到的言論聲音。

而教育自由是言論、思想自由的重要一環。因為教育就像一道鎖匙,它打開了孩子的潛在能力、開啟了孩子的視野,讓孩子能在教育環境中自由學習、觀察、獨立思考和批判。

當一個孩子從教育中學習到獨立思考,懂得批判學習,那麼他就是一個完整自主的人,能夠為自己的行動和選擇負責。所以,香港政府官員常常說現今學生上街是受到煽動,是老師行為不當和通識教材不恰當的責任,這些官員根本不瞭解教育的目的。教育的目的是令學生自由思考和行動,他們不是被煽動而出來,而是因為從教育中學懂思考而出來。

*****

當我們失去教育自由,當教育界被政府箝制,我們的下一代就不再是擁有思想自由的獨立個體,變成淪為極權政府動員的工具。

哲學家漢娜.鄂蘭 (Hannah Arendt) 曾說過「極權主義宣傳的真正目的不是為了說理,而是組織。」

極權主義下的教育,教師無法教導學生自由思考,通過「說理」而建立知識和價值觀。

極權主義之下的教育,是以「宣傳」和「組織動員」為目的,將統治者的意識形態灌輸給下一代,令下一代變成極權運動的支持者,自願組織和集體行動實踐極權活動--而這正是香港教育界面對的未來,我們的下一代都可能會變成「紅衛兵」。

*****

我們要抗衡下一代被「洗腦」,就必先要認識政府會怎樣清算教育界。它主要從四方面入手。

一是制度和目標的改變。教育制度將不會再為培育下一代自由思考為首要目標,而成為哲學家傅柯所說的「精神監獄」,國家意識形態的集中營。我們的教育制度會隨著國家的意識形態而扭曲,它會變得更不自由和成為權力遊戲的犧牲者。

二是人事變遷上。通過既有的制度去處分、制裁「不聽話」的教師甚至校長,手段包括降職、停職、離職。

三是鼓勵舉報機制。這是極權國家慣用的手段,建立舉報機制,讓學生、同僚和家長能夠主動舉報老師和校長,實現人民之間互相監控,同時破壞人與人之間的信任,令得教育界人人自危,互不信任和監控。

四是教育內容。思想內容是極權政府最忌諱的東西。因為思想言論是最具破壞力,能夠改變人心,繼而行動。所以為什麼香港政府常常把現今香港政治問題歸咎於通識科內容,又要提倡國民教育。未來政府一定會在教材和課程內容著手更改,實現統治目的。

*****

我們要抗衡,就必須守護自己的良心,不要恐懼,守住上述每一個環節。盡快建立教育界大型工會是必須的,除此之外,老師必須團結起來,抗衡任何不公義、不合理的處分。個人在教育上也不能退縮,要繼續努力教育下一代思考,教育學生只有擁有思想和言論自由,人才能成為真正的人。

原文見書生百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