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不專注打國際線,明知有機會被 DQ,都要花時間參選立法會?

2020/6/29 — 10:39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國際社會需要一個有民意認受的代議士,從而推動國際社會關注,這是無論我到華盛頓、到倫敦到聯合國,每每去遞交黑警濫暴報告時,他們都會問到香港人做遊說工作,往往很多時只是以抗爭者身份去做,而欠缺的,就是一個民意授權。

兩個月前人人都同我講,黃之鋒參選一定會被DQ,的確上次區議會選舉政府只是DQ我一人;但國安法一過便人人自危,正如過去不少報道指出,無論民主黨、公民黨,連各個民主派大黨都要找Plan B,可見在今時今日的香港,我們真的不知道九月六日的選舉會否發生,Plan B亦不再是我黃之鋒一人的問題,而是整個民主光譜均須共同面對。

對我而言,七月十一日的民意授權很重要,如過去四年我推動《香港人權民主法案》,阻止世界各地政府出口催淚彈、橡膠子彈攻擊人民時,對方經常問「黃之鋒,你有一天能否有一個選民的民意授權,有一個mandate from the people,然後去推動相關遊說工作?」,我希望往後投入國際線,不再只是有抗爭者的身份,更加能成為一個代議士。

廣告

❓國安法明言勾結外國勢力,擔不擔心中共把刀架在你頸上❓

其實國安法立法與否,中共一直將刀子架在我頸上,但很多人都會問,擔不擔心北京的打壓?我回想起北京第一次對我點名是何時,正如剛剛所說的反國教運動,當時我還是15歲,記得在2012年12月,中國國務院白皮書已經將我黃之鋒及學民思潮點名。

廣告

至於國安法立法大家擔不擔心?大家都擔心。我有否豁出去?我相信過去八年九年,在街頭上的抗爭,國際戰線的往績可說明一切;而我覺得國際線或未來的抗爭,的確國安法是有影響,但這個影響的不只是我作為政治人物。

❓你說想在國際線出一分力,你覺得你入閘還是被DQ,會在國際線上有更大貢獻❓

我入閘的話,當然這個可以將香港的選舉提升到國際事件,爭取國際關注;我不能入閘的話,政府去DQ一樣會引來更大的不滿。

而對我來說,入閘或DQ並非二選一的答案,而是我們要問北京政權,到底要DQ到幾時?由DQ黃之鋒、由4年前DQ梁天琦,到今天連公民黨的郭榮鏗,都要找Plan B,其實當我們不斷在選舉論壇,講誰是Plan A 誰是Plan B,這是本末倒置的,因為不停在初選階段討論Plan B,也是一個都嫌多。

現在既然初選沒有政治篩選,也沒有政府dq,為何我們不能珍惜這個可能是香港人最後一次可以自由選擇候選人的機會?7月11日請出來投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