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提倡杯葛臨立會 2.0 但仍要參與換屆選舉 — 兩者的基本條件不同

2020/8/22 — 20:17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立法會會議廳(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日前,不少學者或時事評論者質疑為何提倡杯葛臨立會 2.0 者卻又認為可以參與換屆選舉,甚至乎為何以前又參與選舉,認為兩者存有矛盾。他們認為立法會也包含一半的功能組別議席,也不全然是民主的議會,為何你們又認為可以參加呢?我會在技術層面上面解釋為何兩者之基本條件不同。

(一)分組點票否決權

為何以往需要參與選舉或未來仍要參與換屆選舉,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要爭取分組點票否決權。因為以往民主派在換屆選舉必定能夠達到地區直選過半,守住分組點票否決權。可是,現屆立法會因為政府的 DQ,導致民主派喪失分組點票否決權,所以由於臨立會 0 是沒有分組點票否決權,有別於立法會以及未來選舉,這是第一個不同的基本條件。

廣告

(二)關鍵否決權

不少人反對民主派議員杯葛臨立會 2.0 是認為要守住關鍵否決權,但如果有仔細看過基本法的條文就會知道這個是偽命題。因為關鍵否決權,一般是指政改或是修改基本法,根據基本法附件二第三條 [1] 和基本法第 159 條 [2],均需要全體議員三分之二通過,全體議員是指 70,不受任何議員出缺影響。(在 2010 年時任政務司司長唐英年和時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曾清楚定義過全體議員 [3, 4])換言之,民主派議員留任與否,建制派也未達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因此,政改和修改基本法均不能通過。

廣告

相反,唯一影響的就是取消議員資格議案,需要在席議員三分之二通過。不過,如果泛民都已經杯葛走人,或許最受這個議案影響的只會是鄭松泰。

(三)國安法底下

不少支持民主派議員留任臨立會2.0的論調,都是希望民主派議員能寸土必爭,在議會抵抗惡法。可是,我們必須要承認,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議會內能抗爭的空間將會大幅減少。根據港區國安法第三章第二節顛覆國家政權罪 (三):「嚴重干擾、阻撓、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權機關 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權機關依法履行職能;」究竟在議會抗爭以達致拖延法例的通過會否觸犯這條國安法呢?沒有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議會抗爭的空間將會大幅減少。更甚的是,在國安法生效前也不見得大部份民主派議員在議會積極抗爭,又怎能說服市民相信他們會在國安法生效後反而更積極地抗爭呢?

當然,往後的換屆選舉也會受國安法生效的影響,所以這個基本條件只是臨立會 2.0 與往屆立法會之不同。

結語

參與換屆立法會選舉正正就是為了爭取分組點票否決權和全體議員三分之一的關鍵否決權,倘若不參與換屆選舉,就會失去分組點票否決權和全體議員三分之一的關鍵否決權。但這次臨立會 2.0 正正就是沒有分組點票否決權,且不留任也不會失去全體議員三分之一的關鍵否決權,此謂在技術層面上面基本條件之不同。

其實,筆者並不認為民主派議員一定不可以留任臨立會 2.0,但民主派議員必須要認清這個臨立會 2.0 和往屆立法會基本條件之不同。而且民主派議員也應該清楚告訴市民,他們並未能夠阻擋惡法,頂多只能拖延惡法的立法過程,延後惡法的生效時間。只要民主派議員坦白痛陳留任的利弊,重新獲得市民的授權,不論去或留並無不可。

 往屆立法會臨立會 2.0來屆立法會(推測)
分組點票否決權✔️✖️✔️
關鍵否決權✔️✖️✔️
港區國安法✖️✔️✔️

 

[1] 附件二: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的產生辦法和表決程序
[2] 第八章:本法的解釋和修改
[3] 立法會:政務司司長就《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開場發言
[4] 《二零一二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建議方案》記者會答問全文(附圖/短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