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永遠放不低重建大台的念

2019/12/10 — 18:34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區議會結果的真正影響,是好是壞,在香港人一念之間。結論寫在前頭,非建制派大勝的結果,可以是好的;但如果人民不警醒,大勝的結果最終還是會結出苦毒的果。

傳媒黎老闆 12 月 8 號寫道,民主派區議員大增,因此「17 區 389 位區議員連合起來,或可以做成大台效應,招攬退休人士及專業人士一起投入服務居民」;之後又說,下一年立法會選舉「是時候考慮應否由泛民牽頭,協調各方候選人,分清誰是鎅票搵食者,阻止政府為所欲為。沒有大台,浪費選票是必然的,有了大台,有望像區議會一樣再打贏一場漂亮的仗。」

首先是「大台」,這是香港反送中運動、時代革命至今仍然生存,雖然未贏,但亦未輸,因為沒有大台,沒有一個被打碎了就全局癱瘓的大腦。我沒有特別調查,但其實很多人都不是「投泛民」;不滿泛民的人也投票,亦非已經冰釋前嫌,而是投否定政府的一票、投反對警暴的一票、投反對北京的一票。

廣告

很多人投票,原因很多很複雜,但多數不是期望區議員「一齊重建大台」。

如果要有平台、有人,泛民在立法會裡面的人,就可以做大台,他們也有民意授權,為甚麼不敢?因為他們知道,唔 work,就係唔 work。投了一班區議員出來,陣腳未站穩,就有了建大台之心,明明暗暗想要恢復革命之中失去的控制,為何永遠放不低?上一個被說鎅票的不就是梁天琦?大台紀錄如此,說人鎅票時又有何公信力呢?

廣告

至於立法會選舉,又是一個大問題。現時的的氣氛,到下年會是增是減,沒人知道。但現時民氣大漲,有利簡單多數對決,到了比例代表制,非建制派沒有統一的「勸退機制」,而親北京派有,於是北京控制整個工程的能力就很高,而其他人就只能食自己。

以前戴耀廷就想複製親北京派的配票手段,大家現在都發現,其實說到底何君堯也在那次因為雷動亂來而獲益當選。傳統泛民的自己人意外落馬也有。現時「黃氣」大漲,就有很多人在想立法會,並且用「不要浪費票選」號召重建大台。

首先對抗爭者來說,斷沒有犧牲抗爭戰線(建立天然令抗爭沒有效率、共負一軛而被容易清袋的大台)去遷就議會(有 DQ、有功能組別、走了二十幾年已確定作用極低),不玩主線任務,去沉迷副線,而且為了打副線而換了一套令你無法玩主線任務的裝?

親北京大黨百幾二百個議助,輸了也沒所謂,有一條水喉養著他們,這種由黨指揮的調度,雖然吸引,但不可能是香港公民社會所能模仿。這不是道德問題,不是甚麼「不能用魔鬼方法對付魔鬼」的問題,而是香港公民社會沒能力。選戰,我們早就看過太多,你被勸退了你甚麼都沒有,所以最後大家都會出來選,一到選舉就沒有大局。新界東每次都有十幾隊都是這個原因。因為你沒有補償機制。既然沒有,這只會又變成民主動力幫大黨服務,叫血緣不夠親的後生仔等下屆先。他們對梁天琦不也如此說嗎?今屆區議會之後,也有「協調苦主」出來開記者會,說大台的民主動力假民主真獨裁,協調過程很不公平,搞到親北京派漁人得利。我那一區附近的呂智恆也是苦主,我貼了那單新聞出來,有黃絲網民鞭韃受害者,問這個時候出來說這些是甚麼居心。嘩這麼霸道的人,總是有的。信耶穌的都有仆街,那麼黃絲中的獨裁者自然也有的。

為了選舉搞大台,只是食相難看的排除異己。對抗爭來說,大台沒用;對選舉來說 ,「大台」是令不公平選舉更加不公正的。跟老大台關係密切的蔡耀昌最近竟然獲邀到中國探望「天安門母親」,自出自入,安全回家。大概由現在到明年選舉,有關方面釋出善意也會越來越密切。大台沒有的話,外國勢力幫你做一個也行。

這一切,都要靠香港人自己明白是非、分清主次。選舉救港,每四年就吹一次,半年前年輕人明知可能做 condom 都出來動武衝散條 bill,否則送中早已通過。這些攤在路上的血肉,就由得其他人收割了,但收割也有禮儀的吧,你又放不低想搞個大台控制一切,香港是不需抵抗了嗎,選舉成功沒錯是會有錢,但以往妨礙香港抗爭二十年的人又回來做革命委員會礙著全世界,2014 年的教訓還不夠嗎?

去到最後就是 Baby Boomer 總是要待在不能造福社會的位置,他們覺得自己有很多經驗人脈江湖地位,但其實在破滅的世界,少年人才是老師,是 Boomer 要虛位來虛心學習。過去三四十年你們支持香港「回歸」殺人政權之後又參加了令大家都成為了社會賢達的民主運動(但運動本身從未成功),這次已經不是以前了,雖然人就是一種指頭還動都要控制一切掌權的生物,但你們沒有一個是韓信,過去二十年不證明了嗎?

既然沒有將帥,大家就做沒有領袖的維京人,不難理解。沒有大台也是保護想做大台的人,反正打沉了誰人,香港還在;誰人跟不上、離場、頂唔住,天要下雨,一定會出現的,但都不會拖累影響大局。不負如來不負卿。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