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初選催票,可以吹幾盡?

2020/7/11 — 22:30

7 月 11 日,民主派初選首日,設於西灣河一間「黃店」的票站外,有市民排隊輪候投票。

7 月 11 日,民主派初選首日,設於西灣河一間「黃店」的票站外,有市民排隊輪候投票。

執筆之時,泛民的所謂初選正在舉行。為了催谷更多人投票,泛民的文宣可謂鋪天蓋地,文宣內容亦是妙論盡出,讀後不禁令人失笑。以黃之鋒為例,便以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衛曾說過初選可能違反港區國安法做文章,話只要有超過十萬人投票,政府難以打擊全部人喎。

其實,曾國衛話初選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主要係同搞手同參選者講的,因為只有他們才有勾結外國勢力的嫌疑,只有他們才有機會在當選後,否決財政預算案達致所謂的「攬炒」,亦只有他們才會在選舉開支和捐獻申報上有甩漏,所以曾國衛除了提到港區國安法外,還提醒他們不要觸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

換句話說,曾國衛根本無話過參與初選投票的人違法。黃之鋒拎曾國衛來講,只係想讓公眾產生錯覺,從而把初選投票包裝成「集體抗法」的行動,藉此哄騙支持者投票。至於黃之鋒作為初選參選人,這樣撒謊騙人去投票撐初選,究竟算不算利用欺騙手段直接或間接獲利,因而觸犯欺詐罪呢?這個問題,便交由執法單位研究了。

廣告

另一個搞笑的催票例子,便是國安法通後着草的羅冠聰。跟黃之鋒不同,羅冠聰不只拿曾國衛話初選涉違國安法一事來講,還把警方在初選前一晚到香港民意研究所搜查,說成是什麼「搗亂」,繼而炮製陰謀論,話「北京非常忌諱初選」,又話初選成功的話,會令什麼「北京大外宣」失效。

問題是:警方到香港民意研究所搜查,是因為有人報案,懷疑有市民包括警務人員資料外泄,警方行動前還取得了法院的搜查令,可見所謂「搗亂」一說,只是文宣上的修辭需要。至於把搜查跟初選掛勾,則是為了營造初選受「打壓」的印象,從文宣上而言,還是可以理解。

廣告

羅冠聰爆笑的地方是,你要炮製陰謀論也罷,不要吹那麼大嘛?什麼曾國衛發言,還是警方搜查,都是特區政府的行動,關「北京」什麼事呢?還什麼「北京很忌諱初選」,所謂初選只是泛民一場 show ,讓人相信他們揀蟀揀得很「民主」而已。如此一來,多人投還是少人投,又有什麼可怕呢?

況且,即使你為求谷票,而把初選包裝成一場反對國安法的「民意展示」,羅冠聰口中的所謂「北京」,可是從來未曾掩飾,泛民有一批擁躉喎?你要吹雞把這批擁躉吹出來,投完票港區國安法還要照樣在港實施,所謂「北京」又要忌諱些什麼?

最重要的是,即使泛民這次初選,真的好很多人投票,揀出來的蟀要入閘,還不是要簽署確認書?為免被選舉主任 DQ ,還不是要向對方解釋,自己怎樣不支持港獨,怎樣擁護《基本法》?換言之,所謂初選從性質上而言,就是泛民政客在爭奪投共機會,北京應該高興才是嘛?又怎會害怕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