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勇武派升級背書 — 「北愛化」對香港已是較好的結局

2019/11/2 — 11:36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Halloween 這晚出席了由 The_blanks 主辦的一個關於北愛爾蘭的分享會,會上邀請了曾親身加入愛爾蘭共和軍,之後亦有協助處理北愛局勢的 Mr. Phill Hynes 來分享。被問及對香港當前局勢的看法時,Mr. Hynes 以過來人的身份,有意無意地勸說香港人不要步北愛的後塵,三十多年來的暴力衝突對整個社區影響深遠,要花數十年時間才能慢慢復原。言下之意,謂香港人不要武力升級。然而,北愛的局勢與香港固然有眾多不可比之處,即使香港「北愛化」— 抗爭一方出現軍事甚至恐怖組織,與政府方展開長達數十年僵持不下的戰爭,雙方激烈的社區衝突成為日常 — 恐怕也比「新疆化」好得多。

香港人在身份認同之爭上比北愛有優勢

北愛雙方衝突的一大 root cause 源於宗教的不同,愛爾蘭國族主義者(nationalist)多為天主教徒,而支持留英的聯合派(unionist)則多為新教徒。Mr. Hynes 提到,北愛三十多年來其中一些最嚴重的,是社區衝突,天主教徒和新教徒經常會於日常社區大打出手,爆發激烈毆鬥;但和香港不同,北愛的天主教徒和新教徒有清晰的地盤劃分,彼此壁壘分明,在香港,藍絲和黃絲卻混雜在同一個社區中。他認為,一旦香港發展至北愛級別的衝突,爆發的社區衝突將會更嚴重。

廣告

然而,在香港,若果抗爭者一方代表的,是香港國族主義,另一方代表的,又真的是中國國族主義嗎?從行為上看來,藍絲很難稱得上是合格的中國國族主義者;抗爭者成功建立黃色經濟圈,罷買藍店等行動相當成功,反之,藍絲大部份都只是口裡說不,最終,政治立場並不會影響他們的消費選擇。連經濟上的付出也不願意承擔,遑論身體力行的武力衝突呢?而且,即使從政治立場而言,他們也不見得會支持一國一制、中國於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權,他們心底裡也希望香港維持不變 — 說到底,在中國人面前,連普通話都不會講,香港的藍絲也不會做到一個稱職的中國國族主義者。事實上,中國及香港政府一方所倚賴的武力,幾乎全部都由金錢推動,黑幫固然是打手,警隊三萬人中又有多少真的願意為政府賣命,多少只是為了打份工?當抗爭者一方升級至準軍事級別的武力時,對方的僱傭兵真的願意為錢而犧牲性命嗎?北愛的新教徒和天主教徒有各自的民兵組織,藍絲們又會組成這樣的勇武派嗎?說穿了,香港的藍絲只是一種想要回復平靜,唔好搞咁多事的心態,他們對自己信仰的commitment,跟北愛雙方的宗教信仰有頗大分別。

敵對政權的天淵之別 — 「北愛化」比起入集中營已是好得多的結局

廣告

Mr. Hynes以過來人的身份說到,不希望香港步北愛的後塵,亦有提到香港的衝突在演變得更激進之前,仍然有很多選項未嘗試,甚至認為,抗爭一旦升級,只會招致解放軍鎮壓,而香港人只會落得維吾爾族人的下場。

然而,即使香港人維持現階段強度的抗爭,之後就不會落得維吾爾族人的下場嗎?甚至「新疆模式」是否已經在香港靜悄悄地局部推行呢?英國政府和中國共產黨本質上就站在兩極,前者擁有堪稱人類歷史上最文明的政治制度,後者從成立、奪取政權、到統治人民都是從一而終的恐怖主義組織。英國政府至少不會興建集中營,不會活摘器官製造大規模的「器官銀行」,不會用一系列變態及反人類的手段折磨北愛人;反之,英國政府作為最古老的民主政府之一,本來的制度就內含各種談判、折衷、讓步的可能性。反觀中共,讀畢整部黨史,恐怕也不會找到對人民妥協的例子。以暴力革命建立政權的中共,要維護政權的合法性,本身就十分倚賴恐怖的傳播,要維持這種恐怖手段就必定無法妥協,一但妥協整個政權就要面臨崩塌的危機,這對中共而言其實是十分理性的策略。Mr Hynes 的說法建基於英國政府為一個「可以談判」的政府,但連美國也未必能令中國乖乖談判,令中國遵守那怕是一個協議,香港人又為何覺得中國政府會對香港人作出讓步呢?

香港人已經完全沒有退路了。Mr Hynes 提到,英國政府最終也認知到,北愛這種植根於社區、organic 的反抗力量,根本無法完全消滅,只能遏制(contain)。同理,香港的抗爭若然武力升級,未必不能跟解放軍戰至僵持狀態(stalemate);況且,戰死沙場,也比入集中營被一生折磨好。

無大台源於不妥協

Mr. Hynes 也說到,香港的無領袖式運動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全新範式,現在世界各地的示威也都從香港中學習。然而,他也說到北愛之所以能達成停火協議,以至之後雙方都作出讓步,乃由於北愛有政治領袖能代表北愛人去跟政府談判;若然香港的運動維持無領袖的狀態,香港政府要談判也無從入手。

香港的抗爭之所以會演化成完全無領袖無大台的形態,當然是吸取了 2014 年雨傘運動的教訓 — 原來當人民作出讓步時,政府只會愈加打壓。北愛的政治領袖能藉新芬黨進入制度,而民主制度本來已提供了產生政治領袖並與之談判的機制;反觀香港,作為抗爭一方最大公約數的黃之鋒也入不了閘,中國已經完全封死了制度內談判的可能性。另一方面,當無大台完全是為了「不妥協」而形成的運動形態,任何想要成為大台代表抗爭者跟政府談判的人,都會瞬間失去合法性(legitimacy);換言之,任何想要從抗爭者中取得合法性的政治領袖,都不能跟政府妥協,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當雙方都進入不能讓步的處境,有沒有政治領袖,就不是能否達成和平協議的關鍵因素了。

香港問題能否以人道方式解決,成為了中美兩國達成貿易協議的先決條件 — 中方要確保以人道方式解決香港問題,美方才會與其達成協議。換言之,當美國發現中國根本無法做到他們所要求的制度改革時,當中美雙方發現,協議根本無辦法達成時,中共就再沒有鎮壓香港的顧忌了。中共決心挑戰世界秩序,這樣的結果恐怕無法避免。屆時,香港人做好準備,要在自由世界的最前線抗擊中共嗎?

畢竟,中國想要全方位消滅香港人,並不為香港人的主觀意志左右。不妥協,是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唯一選擇。

“You were given the choice between war and dishonour. You chose dishonour, and you will have war.” — Winston Churchill

“Those who would give up essential Liberty, to purchase a little temporary Safety, deserve neither Liberty nor Safety.” — Benjamin Franklin

作者 Facebook /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