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屠狗輩的古思堯硬漢子「請命」和「呼告」!

2020/7/20 — 14:17

古思堯

古思堯

古思堯的「思堯」這兩個字頗有「古風」,與「思齊」或「思賢」等名字容易聯想起古代人物或歷史事件。 不過,筆者對古思堯的「古風」印象並非源於此,當然更不在於他本姓「古」,而是由於深深感受到他所散放的粗獷性格,以及所表現的激烈行為,可說是古老年代的一名草莽漢子,甚至誇張一點,便是活像章回小說中出身市井鄉野的一個俠士!

筆者相信,對於不少香港人來說,古思堯這個名字只是代表著香港一個反共的活躍示威分子,個子硬朗健碩、皮膚黝黑粗糙、唇上的鬍子和下巴蓄有的一撮羊咩鬚,抬著棺材道具,或者揮著被惡搞過的區旗或國旗,在街頭與警方執法人員衝突。 據《中文維基百科》顯示,古思堯渾號「長鬚」,是工人階級,屬澳門工會總聯合會成員,政治上被視為「毛派」,早期參與保釣行動而備受關注,後來積極參加針對中共政權的多次示威抗議活動,近期是一連串塗污或貶損區旗和國旗的行為,先後被拘捕檢控,以至鋃鐺入獄,最近是因為「倒掛和以塗劃方式侮辱國旗」於7月16日在九龍城法院提訊,押後至8月27日再正式審訊。 

筆者以為,古思堯是不折不扣的勞動工人,在政治抗爭行動上是一名經常豁出去勇闖硬拼的鐵漢! 當年他隨保釣行動委員會登上釣魚台,之後從日本回港在機場面對傳媒訪問直播時,爆出一句廣東粗口,語驚四座,市民嘩然,成為城中熱話。 不過,筆者相信他始終是頑固的「大中華膠」,狠批「港獨」,對年輕人的抗爭運動「意見多多」,所以黨媒《大公報》竟然於去年專訪過他,說到底只是「借」他的口來「批評」年輕抗爭者而已。 無論如何,從抗爭行動角度而言,古思堯從來無懼被投進牢獄,經已先後七次被收監,曾在法庭上聲言「屢敗屢戰,坐監完再抗爭」,並且在第六次被判刑前與戰友們在法院門外舉杯暢飲,顯示「無悔光榮入獄」!  事實上,對古思堯來說,受牢獄之苦可說是「求仁得仁」的事。

廣告

如今筆者撰文,表明為古思堯「請命」和「呼告」! 他將會面對審訊和刑判,筆者的「請命」並非向法官求情輕判,為他說項開脫而「保命」,卻是要「呼告」而喊出來講清楚:古思堯原來已患上直腸腺癌第四期,醫生已促請他盡快入院治療,可是他仍堅持繼續上街示威,拖誤了排期。(註)   而且,筆者剛剛收到熟識古思堯的友人傳來訊息:古思堯的癌病無法施手術或電療,只能嘗試進行化療或者中醫的另類療法,醫藥費頗為昂貴,而且他還有照顧妻兒的家累。 為此,筆者朋友圈正在為他的醫藥費和生活費籌募捐款。 簡單來說,筆者的「請命」和「呼告」就是要引起香港有心人的關注,呼籲盡可能伸出援手,解決古思堯的經濟拮据問題,讓他從速治癒痼疾,保住性命,抗爭生命得以延續發光放亮!  筆者沒有具體捐款建議,只是希望與古思堯關係密切的社民連和長毛有所行動。

筆者與古思堯並不相識,只是在示威場合見過面和打過招呼,尤其是近年來在中聯辦門外的多次抗議行動之中。 筆者一直認為古思堯出自草根基層,屬於屠狗之輩。 嘗言「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都是讀書人」,筆者無意一竹篙貶抑讀書人,不過,在當前政治亂世中,邪魔當道、惡賊橫行,荒野山林實在更需要屠狗輩的人物,無懼脅迫威嚇和打壓手段,站出來勇猛的衝擊當權施暴者。  古思堯當然不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知識分子,但是,筆者相信,他有「橫刀躍馬、馳騁沙場」的勇氣和決心,較之於不少怯懦退縮的讀書人,還要應該加以援助和特別珍惜!

廣告

註:詳見《立場新聞》報道 (2020/07/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