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政者作惡,執法者施暴,等天收啦!

2020/1/7 — 14:48

駱惠寧、王志民

駱惠寧、王志民

早前新華社報道「國務院免去王志民香港中聯辦主任職務,任命駱惠寧接任」, 隨即引起香港傳媒、社交媒體和政論人士議論紛紜。不過無論是官方委婉的表示「免去職務」,還是直接理解為「被撤換」或「被代取」,其實都有「被問責追究」或「須承擔失職責任」的含義。可是,共產黨黨性是「死不認錯和永不悔改」的面子攸關,更何況當前封建紅朝主政下,習大帝絕對不會因為「用人不當」或「策略失誤」而有錯,一切都只是怪罪於膝下的伶官奴才身上。明乎此,王志民便得以倖免被推出午門斬首,較有體面的被投閒置散在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討個副主任職位,政治實務意義上已壽終正寢,算是「善終」罷! 

筆者不是專業政論人士,在聽取過不下十位「意見領袖」(Key Opinion Leader)的不同分析和意見後,基本上筆者嘗試以一般常識和邏輯歸納,「去蕪存菁」的說說。首先,中央和特區政府聯合陣線正與抗爭者周旋期間,竟然「陣前易帥」來得如此倉卒,有點令人意外。接任的駱惠寧去年 11 月底才屆退休年齡卸任山西省委書記,本來已改任為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的二線賦閑官職,如今僅一個月又匆匆被推上前線,主掌當前鬥爭旋渦中心的中聯辦,顯然不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首選人物」,卻是多方協調和角力下的「可接受角色」,屬於過渡性質也未可料。

其次,論資歷而言,駱惠寧對香港特區並不熟識,多年來的從政經驗都扎根於偏遠省份的內務,雖然屬封疆大吏,有一定政治風浪練歷和鬥爭政績,可是總缺乏對外貿和國際事務的實戰經驗,對應付如今已轉化為國際關注的香港問題,在宏觀角度和層次方面,恐怕未必可以迎刃有餘的處理得當。那麼,駱惠寧的自處角色還是極為有限,履行職權看來是承受著在上最高層的左右和指使,只不過是具體執行任務者,或者直接說就是操作性質的工具而已,政治忠誠度和黨派順服度恐怕才是勝任此要職的重要考慮,其他的已無關宏旨。

廣告

那些 KOL 意見最參差相左的是有關人事轉換與政策改變兩者之間的關係分析。有謂王志民下台而駱惠寧上場只是黨內的換人行政手法,處理「暴亂」的基本策略不變,因為共產黨早已把香港這場「抗暴逆權運動」定性為「受到外部勢力支持,有分離主義傾向的暴亂,以至顏色革命」,把「抗爭者」一律鎖定為「暴徒」,並且立意不擇手段的「止暴制亂」。這樣的說法和處理手段已是黨內共識和政治正確的方針,那麼,王志民被「調離現職」而換上駱惠寧只不過是為了方便更強硬掌控「全面管治權」,23 條立法為期不遠。可是,另一邊廂的 KOL 從當前經濟和政局實況剖析中共所面對的嚴峻形勢,失業率高、外匯流失和被外國多方面圍堵等情逼近眉睫,「支爆」危機頗大,香港的政經地位相對而言更形重要,中央不得不重新認真考慮「懷柔策略」的可行性。這是強硬路線的另一極端發展方向,言之鑿鑿,「燈神」是其中表表者,不斷著力解說中國共產黨人從來就是實利主義者,毫無政治原則可言,必要時為了眼前的政治利益,甚至必定會「借人頭一用」的收拾「自己人」! 

筆者對此從來不存任何幻想,也無意作出甚麼臆度推測,因為無論如何,世事難料,時局政情瞬息萬變,看似合乎邏輯的事往往又會急轉直下,乖離常態。不過,筆者始終相信天網恢恢和因果報應,作惡的從政者和施暴的執法者,上天總會來收,就算上天暫時未收,冥冥中也會有人來撿拾清理!今時此刻是王志民,下一個是張曉明或者林鄭月娥,再一波便將會是……筆者等著看他們被天收,「被人斬」!

廣告

發表意見